禹司凤和璇玑第一次

      “K~O!!!——”

      “YOUWIN!“

      “儿子啊,你怎么还在玩游戏,上山了上山了。”

      “我跟你说啊,等一会到了白鹤宫,见了李道长,你可一定要客气点。”

      天柱山白鹤宫三清殿前,一个打扮入时的中年妇女,正在数落一名高中生模样的男生。

      男孩个子一米八左右,眉清目秀背着个双肩包,正埋头玩着手中的掌机。

      “You competitor lost。”

      随着掌机中又传来一道提示音,一直面无表情的男孩这才皱了皱,小声嘀咕说:

      “才赢了三十局,怎么就又遇上拔线的?”

      “啪!”

      他这话刚说完,中年妇女便在他头上轻轻拍了一巴掌。

      “什么拔线不拔线,走了,我都跟李道长微信约好了,特地让他空出时间来给我们解签!”

      中年妇女拉着男孩就往道观里走。

      “解什么签?你不是说这次让我锻炼野外生存能力,好适应适应未来的大学生活吗?”

      男孩一边脚步跟上,一边一脸茫然地抬头问道。

      “这跟抽签又不冲突!我们先抽个家财签,让他看看咱家的财运!”

      中年妇女一脸的兴奋。

      “老爸公务员那点死工资,真要再创收的话,以他的性格,估计得进去了。”

      男孩一边重新将目光放到手中掌机上,一边淡淡道。

      “这倒~这倒也是!”

      中年妇女脸色有些尴尬,不过她马上又道:

      “那就抽个功名签,看看你的学业。”

      “我已经被保送了。”

      男孩依旧手上拨弄着游戏机头也不抬地说。

      “我倒是把这事给忘了,也对,这书是不能再读下去了,现在才读高中你人就读得傻乎乎的,再读下去肯定又跟你爸一个样!”

      中年妇女一脸后怕,但马上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眼前一亮道:“姻缘签!对,你来求一支姻缘签。”

      “妈,我今年才十六,老师说这么早谈恋爱不好。”

      男孩再次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机,神情有些无奈地看向一旁的老妈。

      “十六怎么了?十六岁正是谈恋爱的好年纪,想当年,我跟你爸就是十六岁搞对象的!”

      “而且不是我说你,隔壁你江叔的儿子江浪,才上初中就有小姑娘给他包里塞情书!”

      “你是不知道,他们每次跟我说起这事,那模样那语气别提有多欠揍。”

      “可你可倒好?都高中了一封情书都没收到不说,还老是被人小姑娘投诉到老师那里说你看不起人。”

      男孩老妈像是倒豆子一般数落个不停。

      “天天拿一些小学生都能做的题来烦我,我哪有那么多时间陪她们复习小学功课?”

      男孩似是习惯了,脸上表情依旧很平静,在摆弄游戏机的同时小声嘟哝了一句。

      男孩老妈本想再数落几句,但当她看到从道观之中走出的一道人影时立刻收住了,然后一脸欣喜地叫了一声道:“李道长!”

      “哦,是许殷殷女士对吧?”

      李道长怔怔看了男孩老妈一眼才反应了过来。

      这道长年轻四十岁上下,身材匀称,看起来颇有仙风道骨之感。

      “是我是我,我们之前在微信上联系过,听说您解签特别准,我就带着我这儿子来看看。”

      见到李道长之后许女士立刻化身小迷妹。

      “这位应该就是令郎张无忧了吧?”

      李道长闻言目光十分自然地落到了男孩身上。

      “李叔叔好。”

      张无忧收起掌机,认真但并不刻意地向李道长问了声好。

      “是李道长,你这孩子!”

      许女士马上纠正道。

      “哈哈哈……无妨无妨,已经是现代社会了,也不要总是道长道长的,叫叔叔就挺好。”

      李道长爽朗一笑打断了许女士。

      “不过话说回来……令郎这面相,眉冒疏淡适宜、耳朵大而厚、天庭饱满圆润,还真是一副福缘深厚的好面相啊。”

      他马上又一脸惊讶地看向张无忧。

      “借道长吉言,借道长吉言!”

      一旁的许女士听得是心花怒放,马上以200码的手速打开手机点开微信发了一个大红包过去。

      道长感觉到口袋里手机的震动声,当即又是一通夸奖,然后才将二人请入殿内。

      “许女士,这次要求什么签?比起看面相,李某解签更加在行一些。”

      李道长笑意盈盈地问道。

      “姻缘,家宅,事业,功名,一样求一支吧!”

      此时正开心的许女士,早就把之前跟张无忧说过的忘在了脑后。

      “无忧,来来来,来这儿,你来求,你来求,让妈妈看看你的手气。”

      许女士抱着签筒示意张无忧在老君相下方的蒲团上跪下。

      “你也知道这是看手气的……”

      张无忧无声地嘀咕了一句,但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最终还是接过签筒跪了下来。

      “等等,先给老君上香,上了香再求签更灵验。”

      跪坐在蒲团上的张无忧正准备摇晃签筒时,李道长却是捏了三支香走了过来。

      “对对对,上香,我来上香。”

      许女士小心翼翼地从李道长手中接过那三支香。

      “咦,道长,你们这插香的香炉真好看。”

      准备上香的许女士,突然被老君相脚下那只香炉吸引住了。

      “这可是我们白鹤宫的宝贝,据说宋朝时候就已经摆在这里了。”

      李道士笑意盈盈地介绍了起来。

      “居然是宋朝的?这可值不少钱吧!”

      许女士声音夸张地道。

      张无忧听到这声音也仰头看了眼那香炉。

      这只陶瓷香炉高差不多在二十多厘米,口径也差不多,腹部微微鼓起,三只脚有点像兽爪。

      “唉哟!~”

      正当张无忧漫无目的地打量着那香炉的时候,突然听到老妈惊呼了一声,然后就见她站在凳子上的身子一个踉跄,跟着原本朝香炉里插香的手一滑,一把拉住了那香炉的边缘部位,将那香炉整个打翻滚落下来。

      “完了。”

      望着那香炉下落的位置,张无忧这么说着的同时猛地扑了过去。

      “砰!——”

      但可能是因为太过突然,没能算准距离,他的手不但没接到那炉子,反而让香炉整个扣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他的视线随之一黑。

      耳畔跟着寂静一片,只隐约可听见许女士焦急了呼喊声。

      “还好没碎。”

      不过张无忧却是大大松了口气。

      虽然姿势有些不雅,但终究是接住了那香炉,没让它摔碎。

      这么想着,他便伸手去取下罩在头上的那只香炉。

      “不过这香炉里怎么没有香灰?”

      他一边将那香炉托起,一边有些奇怪地喃喃自语道。

      还没等他搞清楚这香灰的问题,取下脑海上香炉之后,眼前所见耳畔所听到的一切,让他整个人怔怔地愣在了原地。

      “哗啦啦……”

      “叽叽、叽叽……”

      “呼呼……”

      陌生的的水流声、风声、鸟鸣声,以及眼前那葱翠高大的树木、五彩斑斓的花草、重峦叠嶂的远山,都像是一股股汹涌的“轰隆”梦里地冲刷着张无忧的大脑。

      “这……是哪?”

      “我这是……穿越了?!”

      愣了半天之后,端着香炉站在水潭边的张无忧,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