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浪软件平台iOS版

      “美女,他惹了袁爷,他完了,赶紧离开他,省得惹祸上身。”

      任飞一脸欢喜地来到秦冰卿面前献殷勤。

      秦冰卿一直站在旁边,他以为秦冰卿也害怕,不敢上前。

      “滚!”

      秦冰卿目光冰冷,骂了任飞一声。在秦冰卿眼中,如任飞、袁正龙这种和赵舞天作对的,没一个好人。

      袁正龙,她听说过。不过是世家的鹰犬。这样的人敢威胁大宗师,只要赵舞天一句话,秦冰卿就会让袁正龙公司破产。

      但秦冰卿也知道,除了灵药方面的合作,赵舞天不会向秦家寻求帮助。更多的时候,赵舞天会自己的办法解决恩怨。

      赵舞天不喜欢欠人情!

      “妈的,别假清高了。你不过是有钱人的玩物罢了,离开了权势,你什么都不是。”

      任飞最爱面子,见秦冰卿不给他面子,就要伸手去抓秦冰卿。

      秦冰卿柳眉倒蹙,见任飞如此猖狂,秦冰卿本能地退后一步,但依然没有退出任飞的魔爪。

      就在任飞的手离秦冰卿的衣裙还有一寸的时候,一只手握住了任飞的手腕,将其死死箍住。

      “任少,姓袁的都不敢在大庭广众下动手,你竟然敢当众欺负女人。”

      赵舞天忍了任飞好久了,没想到这家伙这么放肆。

      “赶紧放手,知道我是谁吗?你们这对狗……”

      任飞不自知,还叫嚣道。

      赵舞天眼神一厉,一脚踹在任飞胸口,巨力使他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

      赵舞天有意控制力道,即便如此,任飞也感觉全身的骨头像散架一样,艰难地站起,一身狼狈。

      他对赵舞天怒目而视,后悔自己没有带保镖来。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如此欺辱,他已不想去思考赵舞天的来历和身份,只想报复赵舞天。

      与此同时,袁正龙脸色阴沉,赵舞天指桑骂槐,任飞丢脸,他更加难堪。

      赵舞天就是这样的人,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他从袁正龙身上,看到煞气。这个人看着像是个事业有成的富豪,实际上常年干见不得光的事情。

      “袁爷,这个人在你的地盘打人。如果这样的事情都能容忍,还有谁会将您放在眼中?”

      任飞看到一脸阴沉的袁正龙后,一脸委屈地向袁正龙说道,借势对付赵舞天。

      “真是无法无天,将他赶出奇石山庄。从今往后,永远也不许他踏足奇石山庄。”

      袁正龙装出义愤填膺的模样,向赵舞天驱赶道。

      不论如何,赵舞天当众打人,而且将人打得那么惨。身为奇石山庄的主人,有权将赵舞天赶出去。

      袁正龙的话,让无数人震惊。将赵舞天赶出奇石山庄,一号原石怎么办?

      很多人没看到任飞骚扰秦冰卿,赵舞天一脚踢在任飞身上,可是众目睽睽下。

      按理说袁正龙将赵舞天赶出奇石山庄也理所应当,但关键就在这块价值连城的一号原石。

      而且袁正龙与赵舞天刚发生口角,其动机耐人寻味。

      “袁爷,这位公子是我客人,这块地方是我向贵公司租的,租期还未到,你怎么能在我的摊铺前赶走我的客人?还请袁爷给我一个面子,不要为难这位公子。”

      王洪亮看势头不对,赶紧向袁正龙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我谈面子?不想在奇石山庄做生意,带上你的破石头给我滚。”

      袁正龙眉头一挑,不屑地说道。

      王洪亮在玉石界有名气,对袁正龙来说,仅此而已。

      袁正龙的话,让王洪亮默默低头,不敢说话。他只是个商人,在燕京得罪袁正龙,今后寸步难行。

      秦冰卿准备站出来自报身份,为赵舞天造势,但是赵舞天伸手,落在秦冰卿肩膀上,示意秦冰卿不需要帮忙。

      薄薄的罗裙,能感触到秦冰卿细腻的肌肤,赵舞天手一下弹开,有些尴尬。

      那一瞬间,秦冰卿忘了自己要干什么,脸上映满红霞。

      “这女的好美,像画中仙子一样。”

      注意到秦冰卿后,袁正龙一阵惊艳,阴恻恻一笑。

      跟随在袁正龙身边的人,都明白袁正龙的意思。

      “赶紧滚,省得我们动手!”

      袁正龙一挥手,手下几人在一名青年的带领下,跃过警戒带,将赵舞天和秦冰卿围起来。

      “看来这块翡翠我是带不走了。老板,可不可以退货?”

      赵舞天没有一丝害怕的神色,还有王洪亮谈笑风生。

      举重若轻!

      就这份气度,让在场的许多人折服。

      “公子哪里的话。公子将地址和联系方式留下,鄙人一定将一号原石分毫不少地送到您的面前。”

      王洪亮信誓旦旦地说道,目光坦诚。

      “我以我经商二十多年的信誉向您保证。”

      最后王洪亮又加了一句。

      退货是不可能。谁都听出,赵舞天是句玩笑话。

      他也是好言相劝,让赵舞天先行离开,毕竟形势比人强。

      “王洪亮在行业内,素有名望。有些强势,只是一时之光。而名望,永不消亡。”

      马先元站在外面,莫名说了一句。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赵舞天将自己的电话留给王洪亮,并告诉他:“到燕京大学时,给我打电话。”

      “今天晚上,我亲自为您送上。”

      王洪亮拱手接过电话。

      赵舞天点了点头,用眼神扫向人群,没有放过一个人。最终微微失望的叹了口气。

      他可以利用玉佩空间,将这块原石收走,但这样太雷人,传出去,定会引来更多人觊觎他身上的秘密。

      赵舞天选择相信王洪亮一次。

      “奇石山庄内,败德辱行,我看也开不出好玉。”

      赵舞天戏谑地说道:“好玉刚开一角,便被恶人所蔽。所以离去!”

      朗朗声音,传入每一个人耳朵。

      诛心之言!

      袁正龙眼睛赤红,握紧拳头。如果不是场上人多,他一定会将赵舞天碎尸万段。

      确实,他一开始就贪心这块帝王绿,他也是懂行的人,那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绿色,犹如生命复苏般深邃。他看一眼,就不可自拔。

      二十亿,是他能拿出的最多资金。得不到,就用其他手段。

      人眼睛是黑的,心是红的。如果眼红了,心就黑了。

      现在袁正龙又多了一个目标,绝色佳人,与美玉相映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