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住黑化的反派前夫

      担心自己不在现场,夏青竹会被夏家欺负,李长歌没有过多耽搁。

      在和周怀仁与张寻吩咐过几句后,便乘车,赶往现场。

      在傍上了张寻后,何芳就越来越好面子,这次,她的儿子下葬,葬礼举行,她自然不会马虎。

      葬礼举行的地点,直接就定在了华远国际大酒店。

      张寻的面子摆在这,江城的各大名流家族,更是纷纷着素衣前来悼念。

      哪怕是没有收到请柬的,都厚着脸皮过来凑起了热闹。

      “张夫人,还请节哀……”

      葬礼还未开始,华远国际大酒店外,就已然停满了豪车。

      何芳身着一身黑色的晚礼服,在门口迎接受邀而来的客人。

      而候在她身后,负责帮忙打下手的,是夏城为首的,一众夏家子弟。

      今天这阴亲一结,夏家就算是抱上张家这条大腿了。

      夏家子弟,别提有多兴奋。

      也就是这会是在举行葬礼了,要不然,他们都想直接开一瓶香槟来庆祝一下了。

      夏城更是高兴得找不着北,这还没等张寻现场认他当干儿子呢,就已经自作主张,上派出所把自己的姓给改了。

      这会就跟一条舔狗似的,跟在何芳身后,干妈长干妈短地伺候着。

      “干妈,您渴了么?儿子这有水!”

      眼看着何芳将一对前来悼念的客人送走,夏城立马就弓着腰上前伺候呢。

      “你这孩子,倒是乖巧得很。”

      何芳目光掠过夏城的腰身,一抹魅色一闪即逝。

      这会接过夏城递来的水,正要找借口,看看自己这新收的好儿子身体怎么样,结果却听得一旁呜呜呜哭个不停。

      这哭声让何芳一阵烦躁,扭头看去,再看到是夏青竹的母亲在那偷偷抹眼泪后,更是心中怒火跳动。

      当场,眉毛倒竖,手上的水瓶子,直接就砸了过去!

      “你哭什么哭!”

      何芳这会,就和一只要吃人的夜叉似的,别提有多吓人。

      被水瓶子砸在脸上的赵清池,顿时吓得出气都忘了。

      但眼角,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

      她怎么能不哭?

      待会这帮人要活生生埋了自己的女儿啊!

      她什么也做不了,她窝囊啊!

      “张夫人,我母亲,是在为张公子哀悼……”

      夏青竹见母亲被欺负,赶忙站了出来解释。

      她以为何芳能够看在已故的儿子面子上,原谅母亲,但事实又怎会如此?

      何芳板着张脸,冲过去,扬起手,直接就是一巴掌甩在了夏青竹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上。

      “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贱人!”

      李长歌差点坏了自己的好事,何芳恨乌及乌,自然而然,不会给夏青竹好脸色看。

      这母女二人,一个正值芳年,一个徐娘伴娘,更是惹得她无比妒忌。

      指着夏青竹的鼻子,就是一阵教训:“你个小贱人,能够嫁到我们张家,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敢和我顶罪!信不信我连你妈也活埋了!”

      “对不起,是我错了……”

      听到对方拿母亲的命说事,夏青竹哪敢顶罪。

      脑袋几乎要埋到地底去,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赶忙就和对方道歉。

      “哼,算你还有几分礼数!”

      意识到这里是酒店大厅,让外人看到了不大好,何芳这才收敛。

      “我累了,小城,这里就交给你了。”

      张恒本身就是何芳自己投的毒,他死了,何芳哪会有半点伤心。

      这会懒得再在外人面前演,索性就直接将现场交给夏城,自己上楼去休息了。

      “干妈,您放心,我一定都给招待好了!”

      夏城自然是乐意帮这个忙的,他这会哈着腰将何芳送走,脸色直接就是一变。

      直接揪着夏青竹的耳朵,就是一阵谴责:“夏青竹!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还知不知道自己姓夏了?”

      “敢得罪张夫人,是想害我们夏家错失这百年难遇的翻身良机吗!”

      “对不起…对不起……”

      夏青竹耳朵被拧得一阵火辣辣的疼,但一个不字都不敢讲。

      被夏城领着的一众夏家子弟谴责,只能点头道歉。

      “妈的,要不是你还有点用处,我都懒得教你!”

      这副逆来顺受的模样,夏城看在眼里,更是优越感十足。

      这会扯了扯衣领,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就骂道:“妈的,看到你两就晦气,外边站着给来的贵客开车门去吧!”

      夏城这是直接把母女二人当门童使唤了。

      但母女二人哪有反抗的资本?

      也只能够乖乖听话。

      “青竹,你快跑吧,妈待会和他们拼了!”

      两人这会依偎着出了酒店大门,赵清池含着泪就和夏青竹商量了起来。

      她实在是不忍心再看女儿这样被人欺负了,心中下定了决心,待会豁出了这条命,也要拦住他们。

      “妈,跑不掉的……”

      但夏青竹却理智的很。

      张寻在江城是什么背景,她不过草芥,怎么可能斗得过?

      她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但实在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

      “妈,我走了,到时候长歌打电话,有什么帮忙的,你尽量帮帮他,好么……”

      想到李长歌这时候也不知跑到哪去了,夏青竹本能的,就嘱托了母亲一句。

      赵清池这一听,哪还忍得住?

      “女儿,你糊涂啊!”

      “那家伙但凡心里有你,就不可能看着你落得这地步!你现在都快被人活埋了,他人呢!”

      显然,赵清池还在责怪李长歌,认为是李长歌害死了张恒,女儿才落得如此田地。

      夏青竹看她气愤,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维护李长歌。

      好在是不远处,一辆保时捷行驶了过来。

      “妈,来人了,你快别说了。”

      当即,就将话题给转移了。

      眼看着保时捷在眼前停下,夏青竹努力的,就在脸上挤出了笑容。

      她想着这仅剩的时光,不要再犯错,以免连累了还要活下去的母亲。

      可看到车上下来的人后,委屈藏了不知多久的眼泪,却一瞬间,如洪水泛滥!

      李长歌,你不该来的。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