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app看吧

      “原来那个工具叫翻土器,贤者城的智慧真是伟大。”

      艾比利微微点头,他相信也只有贤者城的充满智慧的学士,才能发明出如此先进的工具,可随之他心中嘀咕:“怎么没听瓦多蒙学士提起过,也是,据说贤者城院系繁多,瓦多蒙学士不知道也不奇怪。”

      “奥古斯大人,两百斤铁矿加上腌肉、兽皮,肯定无法达成这一次的交易,不过我相信再加上翻土器的制作工艺,伯爵大人会勉强接受交易结果。”

      艾比利心里明镜一般,哪怕不要腌肉、兽皮和铁矿,都没有关系,只要他能拿下翻土器的制作工艺,伯爵大人一定会嘉奖他,因为一头耕牛要两枚金币多,而操作翻土器只需要不花钱的领民。

      不到六十金币的物资换一个能批量生产,效率比耕牛更高的农耕工具制作工艺,绝对超值!

      当艾比利说完话,会客厅中出现了短暂的安静,场面一度显得有点尴尬。

      奥古斯脸上笑嘻嘻,心里麻麻批,区区几十金币就想把翻土器的制作方法诓走,糊弄傻小子呢?

      的确,工程学专业之中原版翻土机图纸要好几百金币,简易版几十金币不算便宜,但超越时代的发明,那里可能如此廉价!

      “不好意思,艾比利队长,我没有权力将制作工艺传授给任何人,除非我那位贤者城的朋友首肯,最大限度我可以将制作好的翻土器出售给伯爵大人,你也知道贤者城的学士们不是很好说话,不要为难我。”

      “这……”

      艾比利知道贤者城的迂腐规矩,如果真牵扯到那一方势力,奥古斯的确做不了主,伯爵也无法强求,但他总感觉直接买成品十分不妥,他总结不出“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么精辟的谚语,但大致理解其中的道理。

      “大人,如果只是成品,价值方面会差很多,毕竟如果翻土器出现故障,银辉城堡连修理的能力都没有,价值将大打折扣!”

      如果无法弄到制作工艺,能廉价购买翻土器也行。

      奥古斯拍了拍胸脯,刚正不阿的道:“这一点艾比利队长不需担心,我最近从一本南方流传过来的商贸书籍上学会一件事,那就是‘售后服务’,意思是,卖出的商品一定时间内出了问题,卖主会对其负责。

      比如我将翻土器卖给伯爵大人,如果三……不,五十天之内出现损坏或任何无法使用的情况,只需要将旧的翻土器拿回来,可以免费换新,只能换一次,并且不能是故意破坏,超出‘售后服务’时间,根据时间长短,加些钱也可以换新!”

      奥古斯的话说完,满堂皆惊。

      在当下世界,所有的买卖一旦达成交易,货物就和卖方没有任何关系了,就好比交易一头耕牛,交完钱的瞬间,耕牛倒地嗝屁,那也是买主倒霉,谁让买的时候不好好检查……当然,前提是交易双方阶层相差不大。

      售后服务这个概念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说懵了,大家从没想过交易还能这样进行。

      奥古斯自己也不知道售后服务这个概念是什么时候,由谁提出的,反正他觉得很适合现在使用,推广一下大概率能促成交易。

      雷斧堡奥古斯出品,质保五十天,支持以旧换新,几根破木头而已,成本简直忽略不计。

      艾比利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未知大陆,奥古斯提出的概念打破了他对贸易的认知。

      “天呐,大人,您说的商贸书籍是‘卢曼联盟’流传而来吗?这简直……简直……我无法形容,我觉得‘售后服务’简直太妙了!”

      奥古斯脑海中压根没有关于“卢曼联盟”的任何记忆,但他依然缓缓点了点头,脸上带着“你知道就好”的笑容。

      艾比利曾听闻人言,说白河镇的格里芬·奥古斯是一个只懂挥剑劈砍的粗鄙贵族,春季到白河镇做交易的时候,他切实感受到奥古斯的不堪,可短短不到一百天时间之后再见面,却判若两人。

      变化之大让艾比利深深感叹,果然贵族子嗣都不简单!

      “奥古斯大人,我接受你提出的‘售后服务’条件,我想我们该谈一谈翻土器的价格了,你说是吗?”

      艾比利急切的说道,他想尽快达成这笔交易,然后带着翻土器回到光辉城,虽然已经入夏,但现在播种还来得及,如果再磨蹭二三十天,即便开垦出耕地,今年也无法种植,而他也就无法获得伯爵的嘉奖。

      奥古斯挠了挠肩膀,斜靠在椅背上,道:“据我所知,一头耕牛的市价大概在两百二十枚银币,翻土器的效率略高于耕牛,但用途较为单一,这样,两百五十枚银币一套,我认为价格非常公道。”

      公道?公道个屁啊!

      艾比利心中咆哮,他一开始听奥古斯分析得头头是道,还以为价格会低于耕牛,却没想到价格还往上窜了一截,瞎搞啊。

      “大人,这个价格伯爵大人一定无法接受,我同样无法认可……翻土器耕地的效率高不假,但耕牛……”

      艾比利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枚举出一系列耕牛可以干,但翻土器干不了的事情,条理清晰句句有理。

      奥古斯等艾比利说完,掏了掏耳朵,问道:“耕牛既然那么好,艾比利队长为何不到公爵大人那里多买些耕牛回光辉城?”

      “呃……”

      艾比利顿时语塞,他万万没想到在谈生意这方面,会输给一个年龄不到二十的男爵,如果让伯爵大人知道,估计职位不保。

      奥古斯见艾比利被憋得说不出话,笑了笑。

      “我来帮你解释,第一、耕牛是活物,存在染病的风险,一旦染病,轻则无法干活,重则死亡;第二、还是因为耕牛是活物,管理和喂养都需要耗费人力和费用;第三、购买耕牛可没有‘售后服务’,一切后果都是买主承当,我说的没错吧,艾比利队长?”

      艾比利知道奥古斯所说没错,但他始终无法接受一堆木头疙瘩比耕牛价格还高,这就离谱。

      “奥古斯大人,怎么说翻土器也只是用木料制作,成本费用极低……”

      奥古斯抬手打断了艾比利的话,笑着道:“艾比利队长,你搞错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商品价值高低怎么能根据材料成本计算,同样是木头,丢进火炉当柴烧,一枚银币能买几大捆。但你想想,大型投石机是不是也是由木头拼成的,至于价格,你我心中都清楚,对吧?”

      艾比利清不清楚是一回事,奥古斯是真不清楚投石机的价格,他不过是举个例子……

      “大人,你说得都对,可无论怎么说,两百五十银币的价格我无法接受,一百五十银币是我能给出的最高价格,请大人考虑考虑。”

      艾比利不想和奥古斯进行拉锯战,他发现自己说不过奥古斯,索性直接抛出心理价位。

      奥古斯露出思索神色,问道:“艾比利队长准备为伯爵大人购买多少翻土器?”

      “价钱方面你能答应,并且真如大人所说一天能耕四亩地,我准备买五十,噢不,八十个!”艾比利心中默默计算了光辉城旁耕地情况,说道。

      啪!

      奥古斯眼睛贼亮,一拍手掌:“成交!”

      艾比利心中咯噔一下,感觉是不是有点草率了,不过交易已经谈到这个份上,再反悔也没用。

      “大人,你要知道,如果翻土器无法完成每天四亩地的开垦,伯爵大人是会生气的。”艾比利表情严肃的补充了一句。

      关于翻土器的效率,奥古斯已经留有余量,如果操作熟练且体力不错,一天下来五亩地都没问题。

      “放心,只要光辉城的农夫不偷懒,熟练操作之后,一天四亩地绝对没问题,不过现在我手上只有五十个,麻烦艾比利队长等两天时间。”

      奥古斯耸了耸肩说道,再造三十个翻土器只需要不到一天功夫,他故意将时间稍稍拖长,不想让艾比利认为翻土器太容易打造。

      “没有问题,就这么说定了!”交易达成,艾比利也痛快了起来。

      两天时间里,奥古斯号召有伐木经验的领民在针叶森林砍伐树木,接着挑选上好的木料进行烘干,然后雷斧堡前庭木屑翻飞,几名木匠飞快的打造出翻土器的零部件。

      以上这些步骤艾比利都跟着参与,可当进行到最后一步,也就是最重要的拼装环节,奥古斯老实不客气的将艾比利拒之门外,偷学可不行。

      两天之后的上午,奥古斯在雷斧堡送别伯爵的物资队,来的时候十多辆板车拉着沉重的粮食和粗盐,回去的时候只有两辆板车上装着货物。

      “到最后还是被摆了一道……唉,势不如人,没有办法!”

      奥古斯看着渐行渐远的物资队心中嘀咕,掂了掂手上沉甸甸的金币袋子有点郁闷。

      本来按照双方谈好的价格,八十个翻土器应该是一百二十枚金币,但在最后交割的时候,艾比利终于拔出伯爵这把利剑,硬生生砍去两折,他的理由非常简单,但很充分,银辉城堡和雷斧堡之间的交易历来按照市价八折,这个规矩不能破。

      原本一百二十枚金币变成了九十六枚,扣除物资的四十八金币,艾比利付给奥古斯四十八枚金币。

      奥古斯还劝说艾比利凑个整给五十金币算了,艾比利理都没理奥古斯。

      虽然最后吃了个“大亏”,但奥古斯也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不能抹去翻土器上格里芬家族的族徽!

      上一世做广告设计的奥古斯深知广而告之的重要性,他让木匠在翻土器非常显眼的部位刻上族徽雷斧,万一以后有其他领主想要购买,也好知道产地在哪。

      “二十多金币就当广告费吧……”

      奥古斯甩了甩钱袋,装到兜里。

      “大人,没想到翻土器能卖那么高的价格,我一直在担心交易能否顺利完成,看到艾比利队长付给您金币我终于安心了。”

      西塞罗这两天一直跟着张罗木料的事情,身为领主助理,对这一次的交易知之甚详。

      奥古斯笑道:“有很高吗?我不觉得啊……西塞罗,你要知道技术永远是最值钱的东西,塞进火炉里的木头一捆才几十个铜币,经过木匠打磨和我的拼装,能卖一百多银币,这就是技术的价值体现。”

      西塞罗认真的点了点头,将领主大人的话记在了心中。

      “对了,以雷斧堡的名义聘请白河镇的三位木匠,以后他们就在雷斧堡干活,月饷五枚银币。”

      兜里有钱,奥古斯觉得可以适当推进雇佣制。

      领民虽然并非奴隶身份,但是在奥古斯看来,希耶斯王国对领民的政策并没有从根本脱离奴隶制,领民为领主干活依然没有报酬,所谓的人身自由,却是根本无法实现的人身自由。

      半奴隶制之下领民的劳动积极性明显不足,这样不利于白河镇的发展,用强权控制不如用资本引诱。

      西塞罗听领主大人说起雇人,猛然想起一件事,道:“大人,我发出信鸦询问光辉城的朋友有了回信,有意到白河镇来当工作,不过……”

      “怎么了?”奥古斯一边往城堡走,一边问道,感觉兜里坠得慌,心里很爽,这是他穿越之后的第一桶金,少是少了点,良好的开局很重要。

      “他要求月饷三十银币。”西塞罗支支吾吾的说道,他如今的月饷是八枚银币,如果按照领主大人所说,他担任总助理,那手下人月饷比他这个总助理还高。

      奥古斯面色古怪的看了小伙子西塞罗一眼,笑道:“这不会是你为了给你自己增加月饷编的谎话吧?”

      西塞罗大惊,赶忙行礼,十分紧张的澄清:“大人,我没有说谎,信还在我的住处,我可以拿给您看。”

      奥古斯心情好开个玩笑,没想到把下属吓够呛,他拍了拍西塞罗肩膀道:“跟你说笑的,让你朋友别急着动身,反正过几天我就要去光辉城,到时候先见面再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