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老妇做爰

      此外,还有成年人、老人,也都有来挂这个号的。所以,尽管孙立强来得早,但人家都是提前在网上预约好了的,他虽然当天第一个柜台挂号,结果,还是排到了上午86号。

      这是因为,平常不怎么来医院,经验不足。

      结果,等了一上午,竟然还没轮到孙立强,直到,吃了饭,下午一点多的时候,才叫到他的号。

      进去,说了情况,专家也不拿手电筒照什么的,直接开单子:“去做个鼻咽镜吧。”

      冷漠的样子,不到二十秒钟,卡还给他,让他去缴费,做检查。

      搞得孙立强一愣一愣儿的,正想说两句,医生就叫下一个了,下一个病人迫不及待地就冲上来了。

      孙立强只好郁闷地和刘欣洋出去,乖乖地去付钱,排队等检查。

      刘欣洋安慰道:“还是这个专家靠谱,不废话,直接用检查报告说话!检查比一切都有说服力!”

      孙立强:“……”咋突然感觉,这专家的态度还不如昨天那个急诊科年轻医生呢?

      实际上,不是这位专家态度不好,故意摆架子,而是,经历得多。

      另外,专家号都是爆棚的,一天要应付那么多病人,而专家的年纪往往有点儿大,精力不济,要是每个病人都唠唠嗑,给你解释这,解释那,还不得把自己累死?说得口都干掉?还没时间喝水。

      当然,并非所有的专家都如此,总有例外。比如有一些冷门的专家,坐在诊室里闲得无聊,好不容易来个病人,那还不得拉着你多唠两句啊!也有一些专家,天生就喜欢絮絮叨叨,好为人师,这跟每个人的性格也有关系,不能一概而论。

      鼻咽镜检查,分了两个地方,一个是专门给幼儿做的,一个是给成年人做的,孙立强来到成年人那个地方,都是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儿子女婿一大家子围在周围。

      孙立强和刘欣洋这对年轻情侣,在那里排队,显得格格不入。

      等了好久,终于轮到孙立强了,他突然有点儿害怕!这要真是鼻咽癌,以后该怎么办啊?宝贵的生命就此终结了吗?最重要的,心爱的女朋友要跟别人生孩子!

      然后就抱着刘欣洋哭。

      一个大男人,泪流满面。刘欣洋一看,这要不是很严重,估计强哥都不会这样,看来真的是凶多吉少,于是也跟着落泪!

      搞得边上的医护人员、病人和家属们都一愣一愣儿的。这咋还上演琼瑶剧了呢?

      “148号,孙立强!”护士开始叫号了,这是鼻咽镜检查的号,不是之前挂的号。

      孙立强赶紧抹了抹泪进去。

      鼻咽镜往里探,自然是相当难受的,往你鼻孔里强行.插个东西,还不打麻药,你说难不难受?就好像你走在大街上,突然有人冲过来抠你鼻孔,那种感觉。

      当然,痛是不痛的,就是难受,孙立强本来心情就不好,这时候,受了这种刺激,生理性的,心理性的,眼泪儿汪汪的!止都止不住!

      那个做检查的医生,又是一脸严肃,一会儿跟护士说,这里拍下来,一会跟护士说,这里也拍下来!

      我去,拍这么多,当场就把孙立强吓得半死!

      那护士姐姐见孙立强的泪水流得太不像话了,忍不住拿纸巾帮他擦了擦,一脸的嫌弃:“亏你一个大老爷们呢,哭得比人家小姑娘都厉害!”

      当然,只是内心吐槽,没敢说。但敏感的孙立强感应到了,顿时悲从心来,人家都得鼻咽癌了,还不准人家伤心一下,流流泪啊!

      刘欣洋也感觉好丢脸。转过身去,到外面去了。另外就是,她看见那电线一样的东西插他男朋友鼻孔,还插那么深,看着都难受,不忍直视。

      其实也没过多久,大约两分钟吧,医生让孙立强吸了两次气,发一字音,然后就结束了。在门口等了不到五分钟,报告就出来了。

      孙立强赶紧拿上,去找那个专家。

      可能是下午人少了,专家很快就帮他看了,道:“嗯,不严重。也就是普通的鼻炎,下鼻甲有点儿肥大,都没关系,用点药就行。”

      “啊?”孙立强不敢相信,就这样?那我还不如昨晚就在急诊科那里开药呢!

      刘欣洋也懵了,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轻轻拉了男友一下,心说,专家都确认了,没事儿,那还不得开开心,晚上回去开个房,好好庆祝一下啊!

      出去付了钱,拿了药,孙立强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反正,心里的那块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吧。

      “不行,我得去急诊科向那个医生道个歉!这不道歉,我心里不舒服啊!”孙立强也是个敢爱敢恨的性情中人,昨天是很生气,但是既然知道自己错了,这不道个歉,他就觉得念头不通达。

      刘欣洋本来不想去,说:“要不就算了,还道什么歉啊,多尴尬啊?”

      但是,孙立强坚持要去,她就咬咬牙,道:“就陪你去吧!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道个歉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情!”

      然后,两个人就去了急诊科,找陈俊。

      没找着,就拉了个护士询问:“护士护士,请问你们这边有个年轻医生,好像是姓陈的,今天在哪儿上班啊?”

      说着,还将昨晚拍摄的陈俊照片出示给护士看。

      那护士正好是叶梓萱:“陈医生?哦,陈俊啊,他昨天晚班,今天中午才下班,现在自然是在家里睡觉了!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啊?”

      “那个,”孙立强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想向他道个歉。昨晚上来找他看过病,发生了点儿不愉快。”

      “哦哦哦~”这样一说,叶梓萱顿时就明白了,她昨晚虽然不在,但是今天早上可听同事们说了,早上的时候,还有人开玩笑,让陈俊赶紧下班躲躲呢,要不然人家找上门来砸场子,那就不好了!

      结果,那对情侣真的找来了,只不过,不是来砸场子的,反而是来道歉的!

      系统:“斩获病人孙立强的崇拜值+6!斩获病人女友刘欣洋的崇拜值+4!斩获护士叶梓萱的崇拜值+6!目前宿主崇拜值总数:507/10000!病人崇拜值点数:63/1000!请宿主再接再厉!”

      消息传开,又是一大波崇拜值到账。

      系统:“斩获……斩获……斩获……,目前宿主崇拜值总数:569/10000!病人崇拜值点数:63/1000!请宿主再接再厉!”

      “我说小乔啊,能不能别吵我了,让我睡个好觉!”睡梦中,陈俊嘟囔一声,翻了个身,继续他的美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