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97诺基亚

      来到这庄子里的几日,每天都是郑妈妈亲自准备了饭菜和米酒送到了卫宛之的房间。

      郑妈妈帮卫宛之倒了一杯酒笑道,“这今日的饭菜都是小姐喜欢的,多用一点。”

      卫宛之满心欢喜的笑道,“妈妈精心准备我自是喜欢的。”

      很快一碗饭菜下了肚,吃得十分香甜,那郑妈妈又将米酒端了过来,说道,“这庄子夜里着实冷,小姐今日还是喝点米酒再休息,保准能睡个安稳觉。”

      卫宛之看了那醇香的米酒,笑着接了过来,一口喝了,然后看着郑妈妈夸赞道,“妈妈这酒酿的着实不错,如今我是更离不开这酒了。”

      郑妈妈看卫宛之喝了下去,麻利的把碗筷收拾好,才说道,“小姐若是喜欢,可以多喝一点。”

      卫宛之依旧笑着,只是眼波流转,不多会就捂着头笑道,“我这酒量着实太差了,这一杯也就行了。”

      郑妈妈在一旁陪笑道,“小姐若是乏了,不如休息吧。”

      卫宛之点了点头,缓缓走到了床边。衣服都没有换,就躺入了被子中,翻了个身子沉沉的睡了。

      郑妈妈将碗筷递给了杨妈妈说道,“这些就麻烦杨妈妈了。”

      她又看着一旁的青波说道,“小姐时才说了,明日想要出去一趟,姑娘先去休息吧,不然明日可没了力气。”

      青波点了点头,登便去休息了。

      杨妈妈皱眉看着屋子,她们这一走,可就没有人斥候小姐了。

      郑妈妈看向她笑道,“杨妈妈也是早点去休息吧,小姐已经睡下了,小姐也是说了这里就由着老婆子我来守着。”

      杨妈妈本想说些什么,可想了想终是叹了一口气,端着东西走了。

      郑妈妈看了屋子一眼,笑着溜达的到了院子门口。

      院子外一辆马车之上,卫梦之和查曼儿正急急的等在车内,见郑妈妈来了,露出一个奸邪的笑容。

      “禀大小姐,事情已经办好了。”郑妈妈一脸堆笑的对卫梦之说道,她眼睛里满是算计,哪里还有这几日来憨厚老实的样子。

      查曼儿冷冷一笑,“我看这会卫宛之那小贱人还怎么翻身,还是表姐有手段,以后曼儿更仰仗着表姐帮扶了。”

      她虽然嫁到了武侯府,可那元哥哥却从来不曾与她亲近,反而是后院那两个通房丫头,人前低眉顺眼,背地里乱嚼舌根,那两个也是小贱人,等她收拾了卫宛之之后,便让表妹寻个法子,也将两个小贱人也一并收拾了去。

      且今日之后,这世上便再没卫宛之这人,她相信只要她有手段,不日便会被扶为正妻。

      卫梦之便是一脸的畅快,“今天不弄死这贱人,我心中这口恶气难平。”

      拿出一个银锭给了郑妈妈后,卫梦之便叫车夫将马车拉到后院外,她们可要亲眼看这出好戏。

      马车悠悠向后而行,天空中一飞鸟掠过,犀利的鹰眸已现寒光。

      突然一道黑影一闪而过,马车终是停了下来。

      夜色渐深,屋内两支蜡烛照亮着屋子。

      一阵风吹来,蜡烛忽闪了几下便熄灭了。

      几个黑衣人摸到了卫宛之的床边,看着被子里露出的黑发露出淫邪的笑容。

      小小的屋子里一下挤进来几个大汉显的有点拥挤,但屋内熏香诱人,直让人喉头发热。

      床上的人没有丝毫察觉睡的正香,些许有些热了,还翻了个身,露出了雪白的手臂。

      胡二看着那支手臂,目露邪光的摸了上去,触觉温润,忍不住叹道,“这小娘子皮肤可真是软。”

      旁边几人眼睛发绿,一人就直接掀开了被子。

      “不对,这怎会是两个人?”

      “管他一个还是两个呢,咱拿钱办事,别的你就别管了。”

      几人一拥而上。

      良久,一声惊呼,卫梦之这才清醒,感觉身上不对,立马便明白自己被卫宛之那小贱人给算计了。

      一个巴掌扇到身上胡二的脸上,打得胡二脸火拉拉的疼,却也缓了过来。

      再一听声音方才感觉不对,马上点了油灯,这一看不要紧,吓得退后了一步。

      那卫梦之自是不必说了,他也不在乎,那女人不过是荡妇,今天这种情况又不是第一次发生。

      可炕上的查曼儿面色潮红,却捂着肚子一门喊痛,豆大的汗珠从她的脸上划过,这可把他吓了一跳。

      这女人不是那日在武侯府门前见过的女子吗,听说她是将军的嫡女,后来还嫁到了武侯府当妾。

      他再有胆子,也不敢动了武侯府世子的小妾。

      他叫来的几个兄弟也面面相觑。

      “胡二哥,这到底是咋会事儿?”

      胡二很快便镇定了下来,想着之前卫梦之就找人要杀了他,现在这情况,怕是要杀他的就不止卫梦之一个了。

      思来想去,有了主意。“兄弟们,如今我们一不做二不休,不如把这两个女人弄死,远远的埋了,要不也是一个死字。”

      几个人虽然平时欺男霸女,却不曾动手杀过人,一个个面露畏惧之色,心里不断的埋怨胡二,将他们推进了火坑里。

      卫梦之一听,胡二这要动手杀了她,连忙爬起来,胡乱抓了衣服就要往外跑。

      胡二哪里肯放过她,一掌便拍了下去,直打得她双眼冒金光,又补了一脚。

      再见胡二一脸杀气步步紧逼。

      “胡二,你不能杀我,你总得念点旧情。”

      “臭娘们,有什么不能杀的,你我那有旧情,你忘了你是怎么杀了那车夫,又是怎么要杀了我的。”

      说罢,胡二拿起腰带,正要行凶。

      “嘭。”这时那门突然被踹开,传进来杂乱的脚步声。

      几人动作一顿,看向门外。

      门外站在几人,为首的是一名男子,穿着一身绿袍,脸色阴郁的看着他们。旁边还站在一名粉衣女子,看着场景立刻红了脸,扭过了头。

      柳二爷脸色铁青,他不曾想,自己的头上居然顶了一片的青青草原。

      刚才卫梦之那荡妇居然还跟那些野男人讲旧情,简直气煞他也。

      就算柳家已经败落,但毕竟在京城中有头有脸,且他早就想休了卫梦之这个荡妇,今天定是新账旧账一起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