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热血青春>

      车子沿着高速行驶了大概四十分钟的时间,在依山的隧道外的一片空地上停下。这个地方很偏僻,平时很少有车辆经过。又是监控盲区,没有路灯,显得有些阴森恐怖。

      童童对这个地方似乎极为恐惧,他紧紧抱住了洛七星的一条腿。

      莫凛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喷出了一个烟圈。他凝眉看了看瑟缩地男孩儿,尽量令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没那么可怕:“小鬼,你最后记忆中出现的是这个地方吗?”

      男孩儿本能的颤抖了下,闷闷地点了下头。

      莫凛将烟掐灭,向着他伸出手。童童犹豫地向洛七星求救,洛七星摸了摸他的头。三人手拉着手,闭上眼睛。

      莫凛口中默念了句,三人便被一个蓝色光环罩在其中。意识也跟随童童一起,目睹了那天发生的事。

      男孩儿穿着崭新的小皮鞋,上身黄色的卫衣上还有小黄鸭的装饰。打扮得像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这个男孩儿正是童童。

      今天的他,开心极了。上午妈妈带他去了游乐场,刚刚又去商场特意给他买了身新衣服。小男孩儿觉得今天的妈妈特别好说话,连上午自己撒娇磨着她多坐几次过山车的要求都答应了。

      童童漆黑的大眼睛转了转,羡慕的看着路边一个出售棒棒糖的摊子。好大的棒棒糖,上面画着七色的纹路,看上去一定特别甜。

      长发女人牵着他的手,向棒棒糖的摊位走去。

      要了两支棒棒糖,将其中一支糖纸拨开。女人蹲下身,将甜的腻人的棒棒糖递给了童童。他开心的舔吮着,眉眼笑弯,肉嘟嘟的小脸上浮现出可爱的小酒窝。

      女人摸了摸他的头,目光躲闪着。仔细看,她的眼睛盈满了水润,仿佛一眨眼,泪水便会夺眶而出。她紧紧地抱了下男孩儿。

      被抱得紧了,有些疑惑道:“妈妈?”

      稚嫩的声音唤醒了情绪激动的女人,她吸了下鼻子。“童童,妈妈去趟卫生间。你乖乖在这里等妈妈回来,好不好?”

      “好,妈妈去吧。童童会乖的。”点了点头,示意妈妈放心。他可一直是个乖宝宝,他知道自己没有爸爸,妈妈一个人带他很辛苦。

      所以,他从来不要求什么。也从来不主动说想去游乐场玩,想吃棒棒糖。这些很费钱的。

      女人沿着街道走了几步,又深深地回看了一眼。紧接着她拐了个弯,上了一辆黑色的车子。

      从黄昏到日落,童童在街道上站了很久,妈妈却再没有回来。直到一支棒棒糖都被他吃完了。肚子好饿,可是妈妈还没有回来。

      他站的很累了,便坐在街边的长椅上等。

      “她不会回来了......”嘀咕了一句,泪水湿润了睫毛。他是个聪明的孩子,尽管年纪不大。但隐约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知道那个说着英文的大胡子叔叔很不喜欢他,尽管自己已经竭尽全力表现的乖巧懂事。但他还是不喜欢自己,还为此和妈妈大声争吵过。

      路过的哥哥姐姐,爷爷奶奶开始围了过来,坐在自己身边不知道说着什么。童童此刻什么都听不进去,直到穿着蓝色制服的警察叔叔来将自己带走。

      晋中市平安区南城派出所。

      一个胖胖的警察叔叔询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你家住在哪里呀?家里都有什么人啊?”

      “我叫郁童,家住南城区一百三十号16单元308。我......我有妈妈。”

      “真聪明,别担心。叔叔联系你妈妈来接你,好不好?”胖叔叔哄耐心地哄道,还捏了捏他的脸。

      郁童低着头什么都没说,他抱着些希望。希望警察叔叔真的可以联系到妈妈。

      胖叔叔冲着一个帅气的小哥哥道:“小李,你查下这个地址住户的联系方式。让家长来接下。”

      “好的。”

      时间过去了一会儿。

      “头儿,住户登记的是个叫张燕的女士,但是电话打不通。我联系了下房东,但是房东反馈张女士已经跟他退房了,说是移民M国了......”

      小李说完偏头,正好跟男孩儿的视线相对。

      “咳咳......时间不早了,饿了吧?”胖警察打断了小李的话,冲着郁童道:“叔叔先给你买饭吃,好吧。”

      ............

      在警察局待了三天,郁童还是没等到妈妈。后来,郁童被送到了附近的孤儿院——向阳孤儿院。临走时,漂亮的警察姐姐给他买了可爱的衣服,但是他还是固执的穿着那身妈妈最后留给他的。

      那只棒棒糖也被他很好地收在了盒子里。

      向阳孤儿院位于晋城市与江城市交界处,隶属于晋城市管辖范围。是晋城市海天集团慈善项目建起的一所私立孤儿院。

      海天集团旗下涉猎房地产、文娱、酒店餐饮。而海天集团总裁付敏德,是晋城市十佳杰出企业家之一,更是晋城有名慈善家。因此,海天集团每年都会投资一些慈善项目。

      这家向阳孤儿院便是海天集团四年前投资建设的,距离莫凛他们现在站立的位置仅有三公里。

      洛七星和莫凛的视线被带到孤儿院门前,一个身量不高,头发微卷的社工正领着郁童向孤儿院里面走去。

      看来,接下来郁童就生活在这家孤儿院里。但是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了郁童身亡?

      正要探个究竟,原本与莫凛、洛七星牵着手的郁童,突然甩开二人的手。

      他双手抱着头,口中发出痛苦的嘶吼,声音不是男孩儿的稚嫩。更像某种野兽在嚎叫。紧接着幼小的身躯,突然被红光吞噬。青红色纹路爬上他的皮肤,就好像交错的血管浮现在了皮肤上。

      洛七星见状,连忙想要上前抱住郁童:“童童......”

      她知道这很不正常,但是她不能放任这个可怜的孩子再次陷入痛苦的漩涡。

      这时,莫凛的身影迅速变换拦在了洛七星面前。郁童失去神志般向他起了攻击,红色的血光却在莫凛身前如遇屏障,尽数消弭。

      然而,郁童的目标却不是他们。他只是用攻击暂时拖住了莫凛和洛七星,幼小的身影裹挟着红光快速消失在二人面前。

      莫凛回头看向洛七星,匆匆打量了她一下:“没事吧?”

      洛七星摇了摇头,神情担忧:“童童他......”

      “是我疏忽了,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是在孤儿院遭遇的不测。唉......我忽略了一旦他意识回笼,瞬间蒙萌生的恨意会让他化为厉鬼。

      你抓紧我,我们去向阳孤儿院。”

      “嗯......”洛七星揽住莫凛手臂,颔首道。

      莫凛两指并拢,手掐法决,二人脚下瞬间光芒大盛出现了一个传送法阵。

      此时,向阳孤儿院中。

      一道红色身影已经进入,众人却全然没有察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