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视频免费看

      驼队老板赶着骆驼在满天星河的沙漠中奔走,朝着光的方向缓缓进发。天空一片红,似乎被染了颜色,久久不肯散去。

      骑行一小时,光线渐渐消失,只留下寂静的夜空和满天星河。

      “你知道吗?这颗小天星掉到地上肯定会砸出大坑,这又是在移动沙漠,如果我们去晚了,沙丘覆盖后,就再也找不到你的宝贝了,每一个迷途的孩子,长生天都会送他一份礼物,这是长生天送你的礼物,赶紧去取!晚了就没有了!”驼队老板一脸虔诚,似乎在为苏牧祈祷,

      他们继续赶着驼队,在漫无边际的沙漠中穿行。没有了天空光线的照耀,在漆黑一片的沙漠中,要想寻找到这样的东西,实属不易。

      “难道长生天只是给你一个机会吗?”望着漆黑的沙漠,驼队老板若有所思,

      “等等!”他停下了骆驼,看着苏牧,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他看向苏牧,

      苏牧用鼻子认真吮吸着,一股刺鼻的烧焦味袭来,空气中烧焦的味道若有若无,不同于平日里烧焦石块,这味道更像是香水混合泥土烧出的味道。

      “那儿,味道是从那边传过来的!”苏牧手指七点钟方向沙丘,味道确实是从那边传过来的。

      驼队老板赶着骆驼,带着苏牧,朝沙丘走去。

      他们爬山山丘,顺着月光,看到沙丘下有一处绿洲,黑油油一片,并不很大,但绿洲中的水池已经因为流星坠落,瞬间烧干。只剩下一层薄沙。

      在绿洲水池中央,一块泛着红光的流星正插在中央,看样子,高温尚未散去。

      驼队老板从骆驼上下来,拉着苏牧,

      “跪下,快!长生天显灵了!”隔着浓烈的香水混合泥土的烧焦味,驼队老板拉着苏牧向流星下跪,祈祷,驼队老板嘴里念叨着萨满咒语,感谢上天的赐予。苏牧虽然不理解这样的举动,甚至有几丝嘲讽,但他知道,驼队老板这种没什么文化的人,唯一愿意虔诚信仰的,却是自己的长生天。

      虽然不赞同,但他还是跟着驼队老板跪拜了起来。而后,他和驼队老板在绿洲的草丛里睡下,等待着流星冷却。

      夜晚,躺在骆驼旁,回想这一年半自己的生死经历,苏牧似乎觉得驼队老板说得很有道理。每个人来到这世界上,都犹如在渡劫,不同的是,有人快乐美满,有人满身伤痕。当他一个人在沙漠深处耗尽精力等待死亡的时候,无数次都是意识叫醒自己,最后在驼队的帮助下捡回一条命。

      冥冥中,似乎注定了,年轻他的,命运真的不该如此。

      他现在也完全意识到,他心中的江南,只不过是儿时的一个不成熟念想而已。

      他也真正的去过一次江南,可江南啊,真的一如他心中的那般美好吗?

      今夜,看着满天星空,第一次,他没有睡着。

      倒不是因为失眠,而是他觉得,这颗不早不迟的流星砸向大地的瞬间,似乎又砸醒了他自己。他望着满天星河,那星河啊,像极了母亲的笑容。他想到这里,第一次,在一年半的时间里,眼泪如泉水脉脉流下,身体开始止不住的抽泣。

      他太需要一场彻头彻尾的痛哭了,不只是为母亲,更是为自己这悲凉的命运。

      这一晚,他释然了许多,他感谢长生天,给了他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如此坚定的信仰。他更感谢身边的驼队老板,他甚至连对方叫什名谁都不知道,但在心里,他默默地喊了对方一声“大哥”。

      他更感谢依梦,这个陪伴他两年的姑娘,是依梦的坚持,才让他知道了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她还好么?她现在在何方?是否跟他一样仰望着同一片天空?

      想到这里,他不禁对自己当初的坚持感到抱歉,若不是他的一意执念,也许,此刻,姑娘已经跟他一起拥有了美好的未来,但转念一想,这一年,他的变故太多,姑娘是否又可以跟他一起经历呢?

      要知道,一个人如果爱另一个人,是不愿意看到她跟着自己颠沛流离、孤苦无依的,那种没有希望的生活,他苏牧已经过够了,也已经受够了。既然长生天给了他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次,他要做一个为自己而活的人。

      带着母亲的微笑,苏牧望着东方,看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他准备迎接新的朝阳。

      流星冷却之后,在第一抹朝阳的映照下,发出金黄色的光!

      这是长生天的赐予,是他苏牧,新的希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