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下载完是灰色的下载

      回来时“陈老板”在电话里说过,要尽快完成从战场到职场、从橄榄绿到藏青蓝的角色转换。

      从专业缉毒的执法士官变成了禁毒民警,当然要做好禁毒工作。

      马上就进入四月,天气越来越暖和,正是罂粟等毒品原植物播种生长的时候。尽管陵海多少年没发现过有人偷种罂粟、大麻,但禁种铲毒依然是中队眼前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事实上省禁毒委之所以决定近期召开全省禁毒工作视频会,很大程度上也与此有关。

      毕竟禁毒不像其它工作,绝不能有“轻重缓急”的思想,必须常抓不懈,必须始终保持高压态势!

      如果有一丝松动,导致毒品蔓延开,那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正因为如此,中队对易制毒化学品企业、药店和医院是检查了又检查,禁毒宣传教育更是一波接着一波。

      在别人看来或许是在没事找事,但韩昕见过太多人因为毒品家破人亡,认为非常有必要。

      各街道和各派出所接下来肯定要组织人工踏查,但人工踏查有盲点,既然有高科技手段当然要用上。

      韩昕坐到电脑前,先给蓝豆豆打了个电话。

      蓝豆豆正忙着检查药店,实在顾不上帮他联系特巡警大队,发来一个手机号,还来了一句“你现在说话比我好使”。

      看来“坑货”的名声在外……

      韩昕没想到竟稀里糊涂打响了这个“好名声”,只能自己联系特巡警大队的大队长邓睿。

      他刚自报完家门,邓大竟在电话里问:“小韩,城东派出所得罪过你,我们大队没得罪过你,你怎么连我们都坑?”

      “邓大,我什么时候坑你们了,而且我也没坑过城东派出所。”

      “你们不申请采购无人机,局领导能想到让我们成立什么无人机特勤分队吗?干工作没什么,反正我们就是干活的,不干这个也要干那个,但操作无人机跟干别的工作不一样!”

      韩昕笑问道:“有什么不一样?”

      一提到这事邓睿就来气,不快地说:“买个小点的不行吗,非要买那么大的。要是摔坏了,局领导肯定会找我,那么贵的装备,我想赔都赔不起;如果摔下来砸到人,麻烦更大!”

      “这个……这个确实是。”

      “真被你小子给坑惨了,就算你不打这个电话,我过几天也要去找你。”

      “邓大,这个锅我不背,因为无人机不是我申请采购的。”

      “不是你申请采购的,那是谁啊?”

      “张大申请的,跟我没任何关系,我是看到无人机才知道的。”

      该甩锅的时候要甩锅,韩昕可不想把兄弟单位得罪个遍。

      邓大不太相信,恨恨地说:“张宇航申请采购的是吧,行,我回头问问他!”

      韩昕小心翼翼地问:“那踏查的事,您能不能安排一下?”

      “证还没到手呢,就算拿到证也要让他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先飞个三五天,踏查的事等真正形成了战斗力再说,不然出了事谁负责。”

      “大概需要多长时间能形成战斗力?”

      “怎么也要一个月。”

      “能不能加快点训练进度?”

      “加快不了,一个月都已经很保守了,你实在等不急可以去找局领导,谁敢飞就把无人机拉去飞,反正我们大队不会冒这个险。”

      你们大队不敢冒险,别的单位一样不敢……

      韩昕没办法,只能悻悻地说:“行,我等到四月下旬再麻烦您。”

      邓大突然有些后悔,连忙道:“我说的一个月是工作日,想投入实战,怎么也要等到五月初。”

      “好吧,我到五月初再联系您。”

      挂断邓大的电话,联系杨千里。

      “陵海分局第一所”的副所长要比邓大好说话,同意借用李菜鸟几天,但有一个条件,如果在暗访中发现有药店涉嫌违法违规销售管制药品,要连联合他们城南派出所一起查处。

      派出所什么都管,确实可以联合禁毒中队查处违法违规销售管制药品的药店,但派出所是有辖区的!

      韩昕连忙道:“杨所,你们城南派出所辖区内违规违法的药店,我们可以联合查处,但其它派出所辖区内违法违规的药店,我们没法儿联合,这不合规矩,人家会有意见的。”

      送上门的成绩,杨千里可不想错过,理直气壮地说:“但暗访是我们两家联合开展的,不能做了工作没成绩。你既然具体负责这项工作,可以向黄大甚至局领导汇报,这就相当于异地用警。”

      “不行,这个真不行。”

      “我们是什么关系,你先汇报下再说,领导说不定会同意呢。”

      “这不是别的事,这个我不会汇报。”

      韩昕不会上他这个当,想想又笑道:“杨所,你不让李亦军帮这个忙也没关系,牙疼的人应该不难找,就算找不到我可以请我们大队的辅警装。”

      杨千里在电话那头敲敲桌子:“牙疼的人是不难找,可你能找到的人,牙龈炎能严重到小李那个程度吗,脸能肿的像小李那么大吗?至于装那就是扯淡,那些卖药的一个比一个精,是真是假他们能看不出来?”

      “卖药的不全懂医,那些药店有证的人员很少,查起来都有各种证,事实上大多是挂证。”

      “这么说一点都不能通融?”

      “不能。”

      “好吧,这件事就算了,我让小李回来之后就去找你报到,但以后要是有别的线索,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别再便宜治安大队。”

      已经因为“吃里扒外”被搞得焦头烂额,这种事还能有以后?

      韩昕可不会傻到搬石头砸自己脚,但嘴上依然答应道:“没问题,只要有线索,就给你打电话。”

      想到治安大队总是跟城南派出所“抢生意”,杨千里不禁笑道:“小韩,治安大队做事太不地道,你给他们提供线索,他们还坑你!找个机会,坑坑他们,也让他们尝尝被坑的滋味儿!”

      “杨所,你这话说的我好像很会坑人似的。”

      “这是你的强项,把城东派出所坑的就很漂亮。”

      “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现在都不敢去城东派出所了。”

      “该去就去,有什么好怕的?”

      杨千里笑了笑,随即话锋一转:“小韩,你也不想想,城东派出所的那三位如果连这都跟你计较,他们能做上所长教导员和治安队长?”

      韩昕低声问:“杨所,你是说……”

      “就算局领导不要求他们反思,他们自己也会反思。不信我们可以打个赌,最多三天,他们肯定会给你打电话请你吃饭。”

      “请我吃饭?”

      “他们自己有问题,要整改,既然是整改就要拿出态度。只有请你吃饭,主动跟你们中队言和,才能让局领导觉得他们已经意识到错在哪儿了,也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他们痛定思痛的态度。”

      ……

      杨千里的话听上去好像有一定道理。

      韩昕正暗想城东派出所的那三位真要是请客到时候去不去,去了会不会很尴尬,本应该很忙的蓝豆豆竟打来电话。

      “师傅,有什么指示?”

      “出入境管理大队的赵教刚打电话说,省厅已经跟南云那边协调好了,她们明天一早就送玛璐璐班去丽瑞,因为玛璐璐班没有护照订不了机票,她们打算坐动车,车票都已经订好了。”

      以为多大事呢,原来说的是这个。

      韩昕故作好奇地问:“然后呢?”

      蓝豆豆坐在警车里,看着正在药店里检查的市场监督人员说:“玛璐璐班跟赵教说她从来没坐过火车,更别说坐动车坐高铁了,一直很想坐,不但没哭而且很高兴。”

      韩昕笑问道:“这么说遣返的这一路上,没什么好担心的。”

      “她很配合,有什么好担心的。”

      蓝豆豆笑了笑,又感慨道:“冯太林已经办好了护照,但她让冯太林别急着去缅甸,主要是担心孩子上学。想等周总帮她找缅甸那边的官员,办理好身份证之后再让冯太林过去一起申领结婚证。

      她还劝冯太林,说我们陵海那么多人在外地搞建筑,都是年头出去年尾回来,暂时分开一段时间没什么。而且周总在边境那边有分厂,说那边连手机信号都是我们中国的,到时候可以上网,每天都可以视频。”

      “这就好。”

      “对了,冯太林今天上午真送锦旗了,他真以为周总是局领导帮着联系的,居然把锦旗送到了局里。政委不在家,孙局和徐主任接待的。孙局刚才又给刘队打过电话,表扬我们,说这事我们办的好。”

      ……

      PS:明天中午十二点上架,全靠大家了,恳请各位兄弟姐妹到时候订阅支持,能不能首订精品在此一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