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师在体育室摸出水了

      “这是我二姥爷新收的徒弟,栗松岩。”

      盛暖阳想都没想,就跟着林阳介绍着栗松岩,眼中太多激动的神色,并没有注意到林阳眼神中的异样。

      林阳上下打量一番栗松岩,目光停在他的大梁自行车上,嘴角微微一勾:“这车子不错。”

      栗松岩看了林阳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转而看向盛暖阳。

      “你到底是着急还是不着急了?”

      经栗松岩这么一提醒,盛暖阳才想起来自己的事,一拍脑门看着林阳。

      “我妈妈生病了,我带着他去我家给我妈看看病,要是有事的话,你就先回去,等你走的时候,我再去送你。”

      盛暖阳的眼里心里都是林阳,每次看到他,都是由心至外的温暖和激动,就跟他说话的时候,眼角眉梢都尽是笑意。

      “我正想去你家顺路。”

      林阳直接拉着盛暖阳的手,路过栗松岩旁边的时候,直接停了下来,看着栗松岩轻蔑一笑。

      “走吧。”

      盛暖阳朝着栗松岩说了一句,很自然的目光又回到林阳的身上。

      看着两个人手挽手的背影,栗松岩觉得很可笑,刚才林阳的举动看起来那么生硬,就好像刻意做给自己看的,或者他在宣示他的身份?

      切,这么傻的女人,也就他会喜欢,我才不稀罕。

      栗松岩不知道路,只能后面跟着他们两个。

      盛暖阳指了指自己的家门口,林阳直接把手松开,转过头看了眼栗松岩,故意挺了挺胸膛。

      “咱们两个认识这么久,我还没有见过叔叔婶婶呢,这是我妈妈让我拿来一包果子,很贵的,说是给你爸妈尝尝。”

      盛暖阳看着林阳,开心的就像个孩子,根本没有注意到林阳言语中的含义,不过这些都被栗松岩看在眼里。

      把车靠在墙边停好,栗松岩没有管他们两个,直接进了院子。

      盛九成听到动静后,询问一番才知道栗松岩的来意,客客气气的把他请了进去。

      栗松岩小心翼翼的替顾胜兰诊治,盛九成和盛暖阳都屏住了呼吸,满脸紧张的看着栗松岩,谁都没敢多说一个字。

      “气血攻心,没什么大碍,睡半个小时就能醒过来,到时候把这药服下去,一次两片,对了,不能再生气,不能再受刺激,好好的休息。”

      栗松岩起身,从药箱里拿出一个白瓶子的药递给盛九成,跟着他说着顾胜兰的情况。

      听到没什么大碍几个字,盛九成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准备转身送栗松岩离开的时候,目光落到林阳的身上,眼神骤然一冷。

      “叔……叔叔,这是我妈妈给你们拿的果子。”

      林阳看着盛九成阴沉的脸色,也没有了刚才在外面的趾高气扬,说话开始结巴起来。

      “拿回去,我们家不缺你们这点果子!”

      盛九成可是半点客气都没有给林阳,直接把他挡到一边,朝着栗松岩做了个请的手势,满脸带着笑意。

      “爸……”

      盛暖阳刚想说什么,就被盛九成一记白眼吓得没说后面的话。

      栗松岩背着药箱走出去,转过身看了眼身后的盛九成。

      “我师父是顾正堂,虽说跟他拜师不久,可是这简单的头疼脑热,我都能看得了,您这边要是有什么事,就直接让她过去叫我一声就行。”

      栗松岩指了指盛暖阳,轻声的说着。

      盛九成看着栗松岩,连连点头,几次想留着在家里吃饭,都被栗松岩婉拒,声称还得回去晒药材。

      送走了栗松岩,转过头就看到盛暖阳和林阳站在边上,盛九成脸色阴沉,一把拽过盛暖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