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秀直播里面都是干啥的

      不对!

      这肯定是她让自己放松警惕的方法。

      江乐像是割了自己的肉一般,十分不甘的趁着荧不注意,直接跳了出来。

      biong~biong的

      直接掉在地上。

      还摆出一副‘你个家伙居然敢算计我’的表情。

      虽然在这种圆滚滚的身体上只能有些许凸起加凹陷形成这个表情。

      但是已经能够表示出这个意思了。

      “别想诱拐我!”江乐指控着。

      可惜似乎是对自己的身体的操控不是很强,并没有手伸出来。

      不然江乐一定教下她国际通用手势。

      不过江乐也知道他说的话在这群原著民听起来就是胡言乱语,因为当初他逃跑的时候用自己会的语言全部朝着那个蓝发少女甩过一遍。

      比如:

      中文的:“山本我*你仙人”

      英语的:“花Q”

      日语的:“亚蠛得”

      法语的:“Ne venez pas ici(你不要过来啊)”

      这个时候江乐才烦恼为什么自己没有去再多学几门语言,导致当时才期望自己多长几条腿。

      不过江乐说了这话之后他便打算逃跑了,毕竟她又听不懂,似乎还想带自己回去,虽然没恶意,但是他还是想先自己了解下这个世界。

      但是……自己这情况,不知道能不能逃出去,待会再视情况而定吧。

      结果,却被面前之人的震惊的表情给吓到了。

      “乐乐……你说话了?”荧整个人都在颤抖。

      江乐奇怪的皱起了眉头,她在说什么?而且她的是中文?

      她是从来没听过这具身体发出声音还是从来没听过这具身体说中文?

      江乐瞬间警惕了起来。

      未知即带来危险。

      这下是江乐没有把握住自己的情况,让自己的情绪占据了主导地位。

      现在理智重回高地,让江乐重新审视现在的情况。

      正当江乐思索是否要开始装傻保命的时候,对面的荧突然沉声说道。

      “你们先回去,我待会再回去。”

      后面的看起来像别的种族的法师的那位非人此刻点了点头,说了一句江乐完全不懂的话,便消失不见了。

      这是瞬移?

      江乐心中的压力更大了。

      拥有这能力的,基本很棘手,更何况现在就在他面前的还是这群人的老大。

      “乐乐?你终于有思维了?”

      似乎是带着些许哽咽之声,江乐心中的防备稍微降下了一些。

      “你是谁?”江乐还是打算利用中文试探下情况。

      稍有异变他便会用尽全力逃离。

      而如果逃不了的话,那就是他的运气不好。

      毕竟刚来到这个世界,自己什么都没有,为了得到情报自己所能够付出的那就是运气与性命了。

      “我是荧啊!”荧微带激动的语气。

      ???

      她会说中文?

      江乐奇怪的看向她。

      难道是同乡人?

      突然荧皱着眉头看向了某处,微微叹了口气。

      “对不起,乐乐,我的时间不多了。”

      江乐又一次懵逼了,上来就这样?

      荧轻轻的捧起江乐。

      饱含深意的说道:“这个你拿着,只有你才能救我们……”

      随即她深情的看了眼江乐这圆滚滚的身体:“拜托了……”

      她便轻轻的吻上了江乐。

      刚刚才感受到那柔软的湿热,就已经失去了感触。

      在江乐的眼中,那个少女瞬间就是消失不见,至少在他的感知中,少女已经离开了他的周围。

      感受着头顶的那份微沉的石头,江乐稍微思索了一下。

      “wc?我的初吻被夺走了?”他才反应过来。

      “诶?不对,我现在整个身体都是这个样子,都已经不知道身体和脸在哪个部位了……所以四舍五入她亲遍了我整个身体!??”

      想起那少女动人的外貌。

      “wc,赚翻了?”

      江乐得出结论。

      ……

      从被吻过全身的失落中重新走了出来,他再次回归到了池塘旁边。

      看着自己的圆坨坨的形象。

      微哼一声:“哼~渣女,亲了就跑,那跟那群渣男提上裤子就不认人有何区别?”

      “不过……她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情况?”

      江乐最烦这种谜语人了,不过现在也没办法,只能依靠着这句话去得到自己所能够得到的情报了。

      “她似乎遇见了某种困难。”

      “并且她很早就认识我,似乎还一直的在饲养着我。”

      “因为我属于她解决困难的那把钥匙,所以她才会饲养着我。”

      “而这把钥匙开关就是我的意识的浮现。”

      “虽然不明白目的为何,但是至少现在她没有对我产生恶意,除开她有目的,那么还是稍微的可以信任这推断出的情报的。”

      江乐从她那少数几句话就听出了他自己所能够得到的最多的信息。

      “那么最后……”江乐的视线被他拱到地上的那块石头所吸引住了。

      “就是这块奇怪的石头了。”

      没有那种小说里面物品与主人之间的那种血脉相承的感觉。

      当然,江乐也并不想让一块石头叫他爸爸。

      如果可以的话,让荧……

      嗯哼~

      话题偏了点,重新回归正题。

      江乐无法判断出此物是好是坏。

      但是,其实江乐的心里也已经出现了选择。

      以它这种形态,感觉就跟那种小说里面最弱的史莱姆没有什么区别。

      出去就会被某位蓝色头发的少女放上煎锅,提高火候,加许多调味料,最后装盘下肚。

      所以,最重要的还是保命要紧。

      那就必须得提升实力……

      而这个东西,江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从自己要帮助荧解决问题的角度出发,它应该不会是即时生效的坏东西。

      如果是即时生效的东西,荧就不会这么容易的走了。

      所以最坏也是个需要一段时间才会生效的坏东西。

      而且应该也是一个能够明显的提升实力东西。

      江乐认真的将这块石头彻底分析完了之后,彻底说服自己。

      “你不用它你也活不了多久……”

      比起无力的被端上餐桌,江乐更喜欢被自己做出的选择所害死。

      他缓缓的移动到石头的旁边,biong的一声将石头塞进了体内……

      而那块石头就像是钠遇到了水一般,边缘瞬间开始出现了消融,之后在江乐那圆滚滚的身体里面到处乱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