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娜塔莎电视剧

      “逍遥叹,给老夫滚出来,敢做不敢当,算什么英雄好汉。”

      “逍遥叹,出来,我们大战三百回。”

      “逍遥叹,怎么哑巴了,躲在你那乌龟王八壳里不敢出现了,有种放我们出去,老子不发威,当老子是病猫啊!”

      “逍遥叹。。。”

      “听到了,一直在听着呢,只是还不到时候,各位,你们好歹一大把年纪了,叫人就不能叫的委婉一点吗?比如说恭敬的我们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天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等等。这种文化人的词汇要是不认识,那就来点狠的,比如说祖宗十八代啊,画个圈圈诅咒你啊,天打五雷轰啊之类的。你们现在说的这些太老土了,上不了台面,我的耳朵都听出老茧了,完全免疫了。”

      “逍遥叹,你没有想到吧,我们照样打通通道,你的这个法术不但没有杀死我们,还帮助我们离开葬天之地,哈哈哈!真是感谢你啊!”

      之前星幺子他们在等待下一轮攻击之时,发现周围景色突变,强烈的光明让已经习惯于黑暗的他们不得不闭眼适应,而星幺子第一次有了久久违的熟悉感,无数岁月来的郁闷、不甘、愤怒等情绪,用一句话吼出,这就是之前地老天荒众人听到的那一声怒吼。但当他们认为自己已经适应了周围的环境,再次睁开眼睛之时,所有在十二滩的强者凌乱了,头顶上依然是《星空勿语》,周围依然是一片黑暗,天谴依然时不时地袭击,但敏锐的他们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十二滩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修行到他们那境界,有时候直觉比感知更靠谱,此时的《星空勿语》再次袭来,他们只得放下疑惑,全力应对,只是没过多久,环境再一次有了变化,蔚蓝的天空,浩渺的大海,明媚的空间,让他们确定,他们真的离开了葬天之地,才有了对逍遥叹的愤怒,于是就有了开头的一幕,逍遥叹可以说让他们身心俱疲,否则就不会像现在如此狼狈不堪了。

      “恭喜恭喜啊!星幺子。。。”逍遥叹后面的话被其他强者的声音淹没了。

      “你是。。。地老,怎么可能?地老,你什么时候进入其他空间了?”有强者认出了星幺子在地老天荒的身份,震惊不已。

      “神级强者,一,二,三。。。至少千位,这。。。这又是哪个界面强者?”

      “葬天之地,本宫没有听错吧!本宫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还是几天前,当时是因为圣地事件,本宫记得当时地老天荒可是损失了不少强者啊!现在又听到葬天之地,这。。。不会就是。。。”

      “是,十方俱灭。十方俱灭就是他们口中的葬天之地,哈哈哈!本座已经可以预见,地老天荒继圣地之后,又要有一个十方俱灭的入口了,可悲可怜啊!”虚空之上,屏幕之前,当所有观看者听到十方俱灭之后,第一次将自己的目光聚焦于乌云之下的那座城池。

      十二滩对于其它神级强者所居住之地来说,属于茅草屋级别,对于普通玩家来说,也和大型城池区别不大,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它太破烂了,若放在水球,它已经可以进入千年城池历史文化遗迹了。在十二滩之上,有一条银带,自银带之中不时发出一道道闪电,就是之前众神在乌云之中见到的普通闪电。当有强者进入乌云区域,可亲眼目睹一些圆状火球不时闪现,这些火球比普通的闪电更加让人防不胜防,它们的危险成几何倍数增长,当时没有强者看清楚具体情况,现在已经明了了,现在就是在虚空之上的强者也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球体就是极速下坠的星辰。

      “阳大神,那个头带冕冠,手拿骷髅头木棍,身穿上千个破洞衣服,披头散发的那位指天的乞丐,就是你之前所说地老天荒两大主宰之一的地老?”逍遥叹古怪的看着星幺子,迷惑不解的问身边的阳顶天。

      “这。。。确实就是地老没错,逍遥叹,他的实力在整个诸天万界也是排的上号的,比天荒强的不是一点点啊!你现在已经将他得罪死了,以后有你的受喽!”阳顶天幸灾乐祸的回答道,他很想说就是那个乞丐,但身为同级别的强者尊严,让他不敢说这句话,从目前的情形看,对方应该是被逍遥叹给坑了,以目前自己对逍遥叹的了解,保不齐哪天他就是自己的真实写照,还是保守点好。

      “没事,阳大神,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咱们已经见了这么多次面了,嘿嘿!”

      “本座和你不熟,第一次见面。。。”

      “阳大神,这就是你的不对的,我来和你说道说道,你看,第一次看了大神一眼,就是一回生,几呼吸之后,又看了你一眼,就是二回熟,现在我们互看了几眼来着,看,你又看了我一眼,再加一次。。。你,你,还有你,看什么看啊!虽然我们也不是一次见面了,但是和阳大神一比,和你们不熟。阳大神,你看我们相互介绍了,又一起聊天了,还一起喝茶等等,这不就是熟人之间常做的事吗?”

      “逍遥叹,别来套近乎,直接说吧,你想要干什么?”阳顶天戒备的看着逍遥叹,随时准备离开小船。

      “没什么,大人,你不是说了吗?那个老乞丐会给我穿小鞋,为了不让自己的脚受罪,我决定了,这次事情办完了就马上跑路,你们既然可以在两界之间来去自如,再带上我和低下那几个同伴,没不是什么事,不是吗?嘿~嘿,老子就不信了,他们还敢来曙光大陆大闹一场?当天外星空的众神是摆设吗?曙光大陆这个后花园岂容他们放肆!”

      “逍遥叹,你还真是好算计啊!”

      “一般,一般,星空之下第三啦!。。。好了,谈正事了,阳大神,我现在,以最严肃的态度问你,那个星幺子真的是地老天荒的两大终极主宰之一的地老?”

      “哈哈哈!逍遥叹,不用阳兄告诉你,本宫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他就是地老。”虚空之中,一位强者回答了逍遥叹的问题。

      “好,那么我问各位大神一个问题,我没有记错的话,千万年前的那一场界域级别的大战,地老也是参战主力之一吧!”

      “没错,凡人,你知道的不少啊!怎么,有问题吗?”

      “有,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也许这个疑问解开了,你们可以了解为什么你们的圣物会在脚下了。”

      “凡人,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吗?你可。。。”

      “哼!天荒,要是我是你,我就会在现在选择闭嘴。”一道冷哼声传出,目标是天荒,而其他诸天万界的强者也纷纷关注地老天荒众神,不少强者来到小船周围,防止对方忽然发难,阻止事情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哼!好,好,好,本神倒是要看看,一个蝼蚁口中能说出什么花来。”

      “逍遥叹,说,我们需要知道真相。”

      “逍遥叹,放心,没有人可以在我们眼皮底下闹事。”

      “讲。”

      “这种被神保护的感觉真好。。。我说,我说就是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进入过葬天之地,也就是大神们口中的十方俱灭了吧!”

      “关于这一点,我们承认,也同意你的说法。”

      “没错,长话短说,直接说重点。”

      “各位大神,进入葬天之地者,原因很多,但是可以一直存活下来了,除当时和我一起进入的人以外,没有一个是弱者,都是和各位大神是一个级别的强者,这一点,各位承认吗。”

      “继续。”

      “各位大神们,你们知道下面那个乌云是什么吗?是由法术所凝聚形成的,并非你们所想象的法阵,而这套法术名为《星空勿语》,那你们可知道它是葬天之地的最高法诀,它的创建者是谁吗?并且又为何要创造出来吗?”

      “关于这一点,我来说,在场的强者都知道,我进入过葬天之地,并且活着出来了,在这方面最有发言权,《星空勿语》所以成为葬天之之地最高法诀,是因为传闻将它练至极致,拥有突破葬天空间的能力,并且已经有人因为它而顺利离开了葬天之地,在那暗无天日,就像一个囚笼的地方,《星空勿语》有多么吸引人,相信在场各位,没有比我们这些在里面的人更清楚,那就是炼狱,一个时时刻刻都有可能丧命的地狱。”

      “是的,我们可以做证,逍遥叹,求你了,只求你网开一面,放我们一条生路吧!我们是真的不想再回去了,我知道,这一次不是我们努力的结果,而是你另一有目的,但请给我们一个痛快的,只要不再进入葬天之地便可。”

      “上神大人,给我们一个痛快,在你离开之后,我已经因为承受不住天谴和《星空勿语》而死亡不下百次了,但当下一次攻击来临之际,又会再一次活过来,逍遥叹,能让我们死的有尊严一些吗?万般罪恶加于吾身,只为上神大人的一丝吝惜,大人,我等只求一死。”

      “允了,但不是现在,你们还有任务,完成之后,尘归尘,土归土,我允许你们回归故里,叶落归根,滴血誓言吧!”逍遥叹说着,口中念念有词,手再次结印,十二滩浮现一个繁琐复杂的法阵图。

      “多谢!终于可以解脱了,哈哈哈。。。唉!神之尽头,还不如人啊!”

      “逍遥叹,你还没有说出原因所在。。。”

      “让我们来答吧!是星幺子,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地老,《星空勿语》是他创造出来了,传说他第一个练至极致,离开葬天之地的。”

      “葬天之地虽然无时间这个概念,但从不时从诸天万界进入的强者口中,我们也知道外界的大致时间。”

      “据我们所知,星幺子第一次在葬天之地出现的时间在上一个纪元,当时。。。”

      “竖子,休得口出狂言。”

      “哈哈哈!他们是不在口出狂言,见一见不就知道了。”

      “逍遥叹,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星幺子不是地老?也是,时间上对不上。。。”

      “确实,时间上对不上,所以呀!这就是我要问的问题,另外,星幺子是否为地老,我之前没见过,也无法回答,但我发现了另一有意思的事情,各位大神们,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