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下载?api免费下载

      暴雨!

      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坐在石头上,默默地看着第三条山脉,他是王凯。

      闪电亮起!

      在王凯身边,聂军半步不离,陪同左右一直淋着冰冷的雨水。

      他原本想为王凯拉起军帐,但被心事重重的他拒绝了,说是只想就这样坐着,不用管他就好了。

      这话之后,聂军再也不提军帐的事。

      但他看到恩师这样于心不忍,将左右侍卫遣散之后也默默的陪他一起淋雨,一起陪着王凯感同身受。

      “你知道我来了吗?我来看你了”

      王凯看着黑夜的山脉,独自言语着。

      然后再次陷入安静!

      孤坐的王凯默默地流下泪水,盯着黑夜说道:

      “一别十年了,你还记得我这个人吗”

      雨水顺着脸颊淌过,带着王凯的泪水一起滴落在石头上。

      “这十年来你过得还好吗?”

      接着,王凯自答,鼻息抽动了一下说道:

      “怎么可能过得好,你一个人孤独的流浪在异国他乡,肯定吃了很多的苦”

      半响之后,王凯仰视着天,任凭雨滴落在自己脸上。

      “啊,又是同样的暴雨,同样的夜晚”

      闭眼,王凯自言自语,全身不由的颤抖起来。

      “我讨厌雨夜,讨厌自己还活着”

      他突然抓着自己的肩膀,像是一个受到惊吓的孩子,传出了重重呼吸声。

      “记不住也好,把我这混球忘了最好,这样一来你或许会好过一点”

      慢慢蜷缩着,前后摇晃着自己。

      当知道仇天魁在对面之后,来到山顶王凯情绪越来越不受控制,最后还抱着头痛哭了出来:

      “好想再见你面,可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兄弟们,早就已经没有资格,没脸见你一面”

      “恩师!”

      从来没有见过王凯这样,聂军担忧的叫了出来,蹲在地上扶着王凯说道:

      “你怎么了?”

      聂军看着王凯,此时的他是如此的无助,让身为学生的聂军不由得攥紧了拳头,也一同流下了泪水。

      片刻后!

      王凯似乎恢复正常,摆了摆手说道:

      “我没事,不用管我”

      “没事?怎么可能没事?”

      聂军心中说道,不由得也看向了仇天魁所在的第三条山脉。

      “你们以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绝对很奇怪,聂军无法理解王凯一系列的反常行为。

      他发现,自从这个仇天魁出现之后,王凯完全无法维持住正常理智,开始变了喜怒无常,越来越不像那个让万千敌寇闻风丧胆的天策师了。

      这一路走过来也同样,王凯始终被仇天魁的安慰牵动着情绪,仇天魁有一点危险的迹象他就暴走,像是一头失去理智的凶兽,随时都会爆发的样子。

      而当听到仇天魁安然无事,乃至于逢战必胜的时候,王凯又会哈哈大笑,笑完之后变得沉默寡言,心事重重的样子。

      甚至从一开始的时候,王凯就私自决定瞒下仇天魁的事,没有一点犹豫就扔下自己的职责,也要亲自跟上来看看。

      就连此时也一样,聂军从那孤独却又满含期待的眼神中看出,王凯想去见仇天魁一次,发自内心的想去见上这个男人一面。

      但,他又不知道被什么压制着,始终克制着自己的行为,只是默默地看着黑夜,看着远处那个明明就在几千米之外的男人伤心流泪。

      所以,当王凯露出惊恐的表情之后,聂军再也忍受不了了,他无法看到这个自己一直尊重,仰望的男人被仇天魁所折磨,忿忿不平的大叫道:

      “恩师,要是想见他的话,学生现在就去把他弄过来”

      说着,聂军一咬牙,站起来就准备离开。

      他决定现在,立马,叫上大队人马去把仇天魁弄过来。

      就算用抢的,来硬的,那怕把仇天魁打个半死不活,也要让王凯见到这个男人一面。

      否则的话,王凯就会被仇天魁一直折磨着,这不是聂军想看到的结果。

      但,王凯一把拉住了聂军的衣服,大吼道: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让他见到我”

      他瞪着眼睛,涨红着脸,死死地盯着聂军,再说道:

      “我们两绝对不能见面,你明白了吗”

      聂军停下了脚步,两眼含泪的看着这个有点惊慌失措,又在竭力掩饰的男人。

      “可是~~”

      粗重的喘息,王凯轻轻的说道:

      “没有可是!”

      这样的王凯,让聂军心痛不已,大声的说道:

      “为什么啊,你明明这么想见他为什么不能让他过来啊”

      但王凯还在竭力掩饰,咆哮着说道:

      “没有为什么!”

      接着,王凯像是失去了全部力气,扶着聂军的肩膀说道:

      “聂郎,你要还认我这个恩师的话,就听我一次”

      痛哭了,聂军连忙扶住了王凯,低声问道:

      “恩师,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摇了摇头,王凯慢慢坐在了石头上;

      “聂郎,你是我最得意的门生,也是我现在最信任的人,所以你什么都不要问,安心陪我坐在这里就够足了,为师不想害了你的前程”

      聂军点了点头,陪着王凯一起默默地看着对面,在暴雨中一动不动。

      ~~~~~~~

      雨,没有感情!冰冷如斯。

      它从天而降,又从九头蛇山流淌而过,一直激出哗啦之声。

      “嗯?”

      惊疑声,等待消息的仇天魁摸向了自己心脏。

      扑通扑通!

      心脏跳动,传出一种难于言语的感觉,让仇天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然后,他回头看了一下。

      闪电光芒下,黛绮丝正抱着梁芽儿,安静的靠在石头上睡着了。

      仇天魁长出了一口,他知道这个女人在今晚经历了很多,是该让她好好休息一下了。

      “仇郎”

      梦呓声!

      不知道黛绮丝脑海中梦到了什么,脸带红晕的叫着仇天魁。

      才见时温文而婉,相处时坚强不已,现在又叫着自己,让仇天魁完全猜不透女人是什么做的,只能嘀咕道:

      “奇怪的女人”

      然后目光移动,仇天魁担忧的看了一下梁芽儿,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

      “还在发烧!”

      伸手在他额头摸了一下,发现烫的厉害,仇天魁不由得说道:

      “梁翁,你们的快点啊,再这样下去芽儿真的很危险”

      接着,仇天魁的目光落在了普刺巴尔斯身上。

      这个大块头正瞪着牛眼,单手立着斩马长刀,巡视着外面的一切,一直都在警戒着黑夜里的动静。

      “贤侄,要不要休息一下”

      站了起来时候伤口拉的有点疼,不过还能忍住,仇天魁一边说话一边来到了普刺巴尔斯身边。

      “我没事!”

      看着矮了自己一头的仇天魁,普刺巴尔斯反问:

      “你的伤怎么样?”

      “还懂得关心人”

      心里这样笑道,仇天魁点头回答:

      “好多了”

      这时候,心中那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又来了,仇天魁再一次皱起了眉头。

      稍微有点难受,开始心绪不宁,让仇天魁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想到雨里去透透气。

      无法对这感觉置之不理,仇天魁一迈步走进了暴雨之中。

      身后,留下的是目瞪口呆的普刺巴尔斯在小声嘀咕:

      “你的伤~~”

      几步之后,任凭雨水穿过身体的仇天魁停下了脚步。

      “有人在看着我?”

      说不上来的感觉,像是有视线从第六感中传过来,始终若隐若现的在仇天魁周围晃动。

      而,这视线还充满了情绪,一般人无法感受到的情绪。

      但仇天魁能感受到这种情绪,他那超常的感官中能体会到这种情绪很复杂,复杂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这情绪夹杂着喜悦,还有一丝亲切感。

      还能感到悲伤,又或则是害怕等等,像是想努力靠近他,又像是在竭力回避着他。

      “是谁,是谁在看着我?”

      控制不住,仇天魁在黑夜中张望,想知道这视线从哪里来的。

      霹咔!

      一道闪电的白光划过。

      暴雨中的仇天魁,视线定格在了第一条山脉。

      “从那边来的?”

      移动脚步,仇天魁慢慢走到了山崖边缘,在漫天暴雨中盯着远处,想看到视线的主人长什么样。

      可惜,就算天上闪电划过,他也无法看到对面是谁,甚至连人影都没看到一个。

      久久!

      仇天魁无法回过神,看着对面不愿意移开目光:

      “你到底是谁?我们以前认识吗?”

      有一种想冲过去看个究竟的想法。

      但仇天魁忍住了,山顶上还有必需要保护的人存在,他知道现在不是离开的时候,只能站在山壁的边缘,对视着那视线传来的地方。

      “啊,对了,暴雨的黑夜是我最讨厌的天气”

      感受到对方的情绪,也一同被情绪感染着,仇天魁嘀咕道:

      “我确实有一个必须牢记的兄弟还在西域,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那人,仇天魁的眼泪就流了出来,随即呼唤道:

      “凯郎”

      已经哭过无数次了,却怎么哭都哭不够,仇天魁的泪水根本无法止住,站在山崖边不停地抽搐着:

      “怎么可能过得好的,阿狮兰的事一定让你很痛苦,你也一样无法忘记兄弟们,对吧?”

      恨恨的擦了一下脸,仇天魁发现泪水像是无法剪断的丝线,有点自嘲的说道:

      “真难看,阿狮兰的孩子还在我的身后,我这个叔伯居然哭了起来”

      然后,仇天魁低下了头,再也没管那视线的主人是谁,一个人沉浸在了心思中。

      “他怎么了?”

      看着仇天魁走进暴雨中,看着这个男人突然站在山崖边缘一动不动,普刺巴尔斯疑问了一下。

      “好孤独的背影,仇郎他怎么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黛绮丝醒了过来,也默默的站在哈喇巴儿思身边,远视着仇天魁。

      “他在哭,为什么要哭的?”

      一个铁血的汉子,人们眼中的绝世强者,正独自站在暴雨中,像一个伤心绝望的孩子,不停地哭泣着。

      “仇郎!!!”

      轻呼着,好想抓住这个男人的手,让他不要哭泣了!

      黛绮丝心中生出了这样的冲动。

      好像告诉他,请不要如此孤独,我会一直陪着你!

      不由得流下了眼泪,黛绮丝细腻的心里,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想在这时候成为仇天魁依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