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老妇ⅩⅩX

      “怎么回事?逃奴?什么逃奴?”

      “好多年前的事情了,你不知道也正常。”

      “那到底怎么回事,这神亡月又是何方神圣?”

      ……

      近日,整个紫玉仙州沸沸扬扬的都在讨论神域逃奴的事情,各个说法各个版本,但无一不是在唾弃神亡月。

      “长得丑也就罢了,竟然还这么坏心眼。”

      “丝毫不懂感恩,这样的人当初就应该让她自生自灭。”

      “她这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觊觎天骨。”

      “区区逃奴竟然有脸说回来复仇?”

      “给她冠上神姓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

      ……

      亼刖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只废船上,待她上岸后,她才发现,人们口中不断议论纷纷的那个人就是她自己。

      十恶不赦、狼心狗肺、罪该万死成为了她的代名词。

      “真是……好的很呐……”

      她没找他们算账,他们竟然倒打一耙!

      挖她天骨!废她修为!在她背上烙下奇耻封印!将她投入万丈罪狱喂那狱底恶兽!

      她做错了什么?

      神域,她厌恶那个地方,连带着名字也被她所不喜。

      亼刖来到紫府,发现紫府静悄悄的,找寻半天,可却空无一人。

      但外面无人谈论紫府,看来他们是被秘密带走了。

      神域就这么害怕她回来?连带着将紫府的人也一并抓走?

      “逃奴果然出现!快!抓住她!不要让她跑了!”

      亼刖抬头,无数神兵浮空朝她兜头罩下。

      “承蒙诸位看得起,这些神兵,我便不客气的收下了。”

      亼刖旋身而起,彼岸花落至她眼前化作一柄长剑,只见她握住剑柄朝神兵们一挑,神兵顿时被挑翻向四周落去。

      砰砰砰!有不少神兵上出现裂纹。

      这轻轻一挑竟然毁了诸多神兵,众人看向亼刖的神色中多了分凝重。

      “你竟然有脸回来!”

      亼刖徇声望去,竟然是神墨焱!

      那个去她天骨之人!

      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只听她缓缓道:“既然你上赶着来送死,那我便成全你!”

      一股强大的威压瞬间荡漾开去,在场所有人心里一颤,差点神魂分离!

      咚的一声巨响!神墨焱被掐住咽喉砸向了地面!

      其他人这才回过神来,他们纷纷俯冲而下,将亼刖团团围住。

      “神亡月!我劝你束手就擒!老老实实随我们回神域接受惩罚!”

      亼刖面无表情道:“接受惩罚?可以,让神仁沅跪着过来求我。”

      “放肆!神主大人的名讳岂容你直呼!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说!当初你逃走,是不是有紫府在暗中相助!”

      亼刖挑眉:“说什么呢,难道不是神仁沅觉得自己做了错事,偷偷拜托我走的么?”

      “执迷不悟!当诛!”

      执迷不悟?

      她?

      她执迷不悟!?她当诛!?

      轰!

      结界破裂!紫府被夷为平地!神氏者通通被掀飞了出去!

      亼刖眸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

      这时,从神墨焱袖中钻出一条灵蛇。灵蛇朝亼刖颈间一蹿,一口咬在了她颈侧。

      只见亼刖一把抓过灵蛇,朝灵蛇七寸处咬去,灵蛇被咬成两截。亼刖舔了舔溢出嘴角的蛇血,歪头看向神墨焱道:“味道不错。”

      神墨焱惊恐大叫:“不可能!小柒的毒天下无人能解!沾之即死!你不可能没事!给我死!你给我死!”

      “这么想我死?放心吧,我会死,不过,这不劳你操心。”亼刖说着将左手放到神墨焱的印堂间,“念在你曾经对我下手那么痛快的份上,我放你一条生路。”

      她说话间,那霸道阴郁的灵气直接从神墨焱神海涌入,一路摧朽拉枯般毁了神墨焱的神识,继而废了他的丹田。

      做完这一切,她收手,神墨焱呆滞的坐在原地。

      “既然你们这么热情的邀请我去神域,那我便走一趟好了。”

      其他人已经复位,有人看到呆坐着的神墨焱,散出神识一探,发现神墨焱已经丧失了意识!

      神墨焱乃神域十大强者之一,虽然只排在末尾,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败北了?

      众人不可置信的看向亼刖,有人发现了亼刖的异样,像是入魔的前兆。

      突然有嘹亮悠扬的唢呐声传来,众人头晕目眩,纷纷捂住耳朵。

      一身着青衫面若冠玉的男子从天而降!

      他落到亼刖身旁,朝她施了一礼,而后收起唢呐,将箫递至唇边。

      亼刖眼神逐渐清明,她看了眼秋玄,未做声,一个鹊起离去。

      望肓他们还在紫玉礼那,她要去找回他们。

      飞行一段路程后,亼刖停下,她淡漠转头对跟上来的秋玄道:“如今你已非我弟子,可不用再跟随与我。”

      秋玄一如既往的不做声,只是静静的侯在亼刖身边。

      他在修炼上的天赋的确逆天,但他性子孤僻,来弑神殿这么久了,亼刖从来没听他说过一句话,她甚至觉得秋玄可能患有哑疾,所以她也没有强迫过让他说话。

      当初他上弑神山,只身一人挑战上官惊鸿、燕泮与温言而胜出,其实力可见一斑。

      几月不见,他修为精进不少,只是,当初他与之恒、温言一样不辞而别,亼刖自然不会再当他是弑神殿的弟子。

      见亼刖又要走,秋玄来到她身前朝她伸手,他摊开手心,是一块玄铁。

      亼刖不修炼的时候喜欢捣鼓神兵,秋玄自是知道这一点。

      玄铁,乃是制作神兵必用物之一。只不过,玄铁虽非随处可见,可也不是什么稀罕物,秋玄给她这块玄铁做什么?

      秋玄见亼刖不接,便抓过袖子擦了擦,那玄铁竟然发出红蓝光芒!

      这是冰火玄铁!

      关于冰火玄铁,亼刖也只是在书上见过。而上古神兵,无一不是用冰火玄铁打造而成!

      虽然秋玄手中这块玄铁没有多大,但不管这冰火玄铁加在哪样神兵上,对那件神兵而言,这无疑会是一个质的改变!

      亼刖道:“这是块宝物,你自己收好。”

      秋玄保持伸手的姿势不变。

      嗖嗖嗖!

      数枚星镖朝两人飞旋转来,两人快速躲过。

      那星镖未射中两人,瞬间便于两人身后拼连在一起,紧接着化作一把拂尘。

      这也是一把可随意变化的神兵!

      一阵风来,秋玄倒飞了出去!接着空中响起一年迈却不失威严的声音:“伤我神域神氏者,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