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熟睡

      “我自己来就好了……”

      两人的第一次争吵不到半天就结束了, 之后顾灵均受到的是江楚些过于无微不至的赔罪。

      “你坐着别动,我帮你吹干。”

      江楚些一手握着吹风机,一手轻轻梳理着顾灵均湿润的长发, 动作温柔而细致。

      “今晚你不用工作了吗?”

      江楚些几乎每晚都工作到十一二点,有时候顾灵均出来, 甚至会发现江楚些直接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顾灵均没能争取到同房的很大一个原因,也是江楚些实在太忙了。

      “嗯, 已经都做完了。”江楚些『摸』了『摸』顾灵均的长发,确定已经吹干后,将吹风机小心地收了起来, “对不起,明明已经搬到一起住,我还是没能多陪陪你。”

      “我知道你工作忙, ”江楚些此刻的反常显然是受了下午两人吵架的影响,顾灵均其实不想她太放在心上,“而且我们在一起只是各做各的事而已, 你不用觉得内疚。”

      一起生活后磕磕碰碰在所难免,拌嘴吵架应该逐渐变为日常才对。两人那么久才出现分歧已经是很神奇的一件事了,只不过因为一争吵就是怀孕这样的大事, 所以才让顾灵均觉得尤为难过。

      江楚些弯下腰从身后轻轻搂住了顾灵均:“不,是我意识到得太晚了,至少晚上我应该多陪陪你。而且原本我就不该让工作占满了我的生活,还因此忽略了身边重要的人。”

      顾灵均虽然觉得江楚些这样反省有些太过,但江楚些能如此地为她考虑, 又让她很开心。

      她靠到江楚些的肩膀上,试探着拉住江楚些环着自己的手,轻轻地抚『摸』着。

      “那今天晚上, 你愿意留下来陪我吗?”

      就算什么都不做,顾灵均也希望能和江楚些共处一室、同床共枕。完全不从欲望角度考虑,她也非常喜欢江楚些的信息素、体温以及气息。

      “嗯,在你睡着之前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睡着之前陪着她,也就是说江楚些并不打算和她一起睡。顾灵均微有些失落,但想到自己刚怀孕,两人先前又一直分房睡,江楚些没那么快下定决心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嗯。”

      这个两人居住了大半月的房间中,四处都是香雪兰和咖啡味的信息素气味,即便分房睡,两人的气息也开始越来越明确地入侵到对方的领域。

      江楚些抱着顾灵均的姿态极尽温存,仿佛是在触碰易碎娃娃一般小心。她用手心轻柔的触碰,偶尔落下的亲吻以及用慵懒声线说出的爱语将顾灵均团团包住,像是企图以此来编织出一顶甜蜜的□□。

      “我们挑个时间再去医院全面检查一下吧,你那时候吃过『药』,后来又没特别注意,希望孩子能健健康康的。”

      江楚些修长的指尖穿梭在顾灵均的长发之间,除了有节奏地梳理着她的发丝以外,也偶尔会调皮地绕起发尾,或者轻轻地『揉』捏头皮。她的动作很小心翼翼,却又无处不透『露』出一种渴望与顾灵均亲近的冲动。

      这并非是如何翻天覆地的变化,却还是让顾灵均察觉到了。平日的江楚些正直而易羞涩,情难自禁的时候却又有着直白的感情表达,而此时的江楚些是如此亲密地对待她,偏偏这种亲密之中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克制与隐忍。

      “嗯,还要向医生问一下怀孕期间的注意事项。”

      不管哪一种江楚些,顾灵均都很喜欢。或许争吵也并不全是坏事,这证明两人正在相互磨合,正在更深入地了解对方。

      “那我们什么时候也把结婚证领了吧,虽然暂时没办法举办婚礼。”

      在没有孩子的情况下,两人结不结婚,什么时候结婚都可以再讨论。但要生孩子,没有结婚证会产生一系列的问题,只从这里也能看出,江楚些在和顾灵均争吵完后确实想了很多。

      顾灵均窝在江楚些怀中,已经有了一些睡意,双眼朦胧地道:“嗯,这件事要和爸爸妈妈说一声……”

      “我会写婚前财产协议,会努力获得他们的认同的。”

      顾灵均嘴角泛起笑容,含糊道:“我们一起努力,我相信爸爸妈妈总有一天会接受的……这次只是通知他们一声……”

      江楚些轻轻“嗯”了一声,低头吻住了顾灵均的额角。

      “睡吧灵均,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顾灵均闻着江楚些身上的香气,在她温柔的抚慰之下安心地睡去。江楚些在确定顾灵均已经睡沉之后,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

      此时她脸上已经没有一丝笑意,紧皱的眉间甚至出现了深深的印痕。虽然已经下定决心要保护顾灵均,但当真做起来又哪里有那么简单?

      只不过,她确实应该化被动应对为主动了。

      “嗯~”

      顾灵均一夜好眠,悠悠转醒时声音还带着一丝慵懒。她『迷』糊间从被子中伸出手来,想要『摸』索床头的闹钟,看看现在的时间。但刚一接触到被外的空气,就被一只有力的手握住了。

      “嗯?”

      “你醒了?”紧接着,江楚些低柔的嗓音也在她耳边响起,“已经八点了,起来吃早餐吧。”

      “楚些?”

      江楚些先前从来都只是在外面叫她起床,确实足够尊重人,但对作为情侣的两人来说,难免显得有些生疏。

      不过从昨天开始,她好像突然开了窍,开始以更主动积极的态度向顾灵均进攻。

      “是我,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嗯……”顾灵均有着良好的自律习惯,但不知道为什么,被喜欢的人叫起床,反倒让她想要撒娇赖床,“今天的早餐是什么?”

      “牛『奶』和吐司三明治,煎了汉堡肉,你之前吃过不是说很喜欢吗?”

      “嗯,喜欢。”

      顾灵均眯眼望着江楚些,嘴角带着幸福的笑意,这句话喜欢也不知道是在说汉堡肉,还是在说江楚些。

      江楚些低头想亲吻她,顾灵均微微一笑,伸手抵住了江楚些的脸。

      “不行,我还没刷牙。”

      江楚些握住她的手腕,就着手心亲了几口,低声道:“我不伸舌头也不行吗?”

      啊呀,明明只是有了孩子,当了妈妈,变化就会那么大吗?

      果然,结婚和恋爱是不一样的,有孩子后和有孩子前也是不一样的。明明只是一天的功夫,楚些都能突破羞耻,反过来调戏她了。

      “嗯,那可以考虑考虑。”

      顾灵均对这样的江楚些感到十分新鲜,不禁玩心大起,想要看看她羞耻的底线在哪里。

      她含笑望着江楚些,微微抿起唇,并未作出刻意勾人的姿态,却又偏偏那么诱人。

      江楚些低低吸了一口气,一手撑在床边,一手捧着顾灵均的脸颊,低头深深地吻了下去。

      “嗯……”

      顾灵均这两天确实见识了江楚些太多不为人知的一面,这种热情的模样,在江楚些清醒的时候实在不多见。

      “灵均……”

      江楚些一边轻轻摩挲着顾灵均柔嫩的唇瓣,一边轻声呢喃着,温热的掌心、修长的手指如同捧着一件宝物般,无比轻柔地抚『摸』着顾灵均白皙柔软的脸颊。

      顾灵均察觉到江楚些的珍惜与爱怜,心头充满了甜蜜与酸涩的滋味,双手主动套住她的肩背,试探着伸出了舌尖。

      在被柔软的湿润触碰到唇缝时,江楚些的呼吸粗重了一些,身体难以抑制地激动了起来。

      只有在触碰着顾灵均时,她的心口才会被填满,大脑才不会胡思『乱』想,紧绷的身体也才能稍有休息。

      直到昨天她才那么深刻地意识到,顾灵均对她来说究竟有多重要。她已经不再是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她唯一重视的人,唯一爱的人,唯一有联系的人就是顾灵均。

      她是如此地、如此地渴望碰触顾灵均,渴望与她融为一体,渴望再也不与她分开。除此以外,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人对她来说都没有意义。

      江楚些接受到顾灵均的信号,双唇轻轻一抿,抵住她的舌尖企图加深这个早安吻。

      “嗯~不行!”可顾灵均却在此时推开了她的脸,眉眼间有一丝恶作剧得逞的得意,“说好不伸舌头的。”

      江楚些好想就这样紧紧地抱住她,将她死死地压在身下,却只能兀自忍耐着,声音沙哑道:“可是你先……”

      顾灵均樱唇微张,吐出一截殷红的舌尖,在看到江楚些呼吸加重后,才做了个吐舌的鬼脸。

      “是你说不伸的,又不是我说不伸,当然是我可以,你不可以。”

      江楚些一脸欲求不满,却又无可奈何,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慢慢平复下冲动。

      “我发现你其实很喜欢调皮。”

      顾灵均哈哈一笑,搂住江楚些的肩膀:“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能发现呢。”

      “看来是我没看透你的本『性』。”江楚些佯装气恼地点了点她的额头,“今后我得多挖掘一下才行。”

      “欢迎欢迎,随便挖,深入挖,可能会让你看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顾灵均哦!”顾灵均凑到江楚些脸边,奖励般地亲了一口,“好啦,别不开心,我现在就起床刷牙吃早饭!”

      江楚些摇了摇头,失笑道:“说得好像是为我吃的一样。”

      顾灵均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你想我喂你吃吗?也不是不可以啊。你做早饭,我喂你,合理分工。”

      江楚些腰部用力,搂着她一起坐了起来。

      “算了吧,你喂我、我喂你,一顿早餐还不知道要吃到什么时候呢。”

      顾灵均眨了眨眼,轻轻『舔』了一下唇瓣:“那喂你吃点别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