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分局

      那就走吧!

      可助六说完了,居然自顾自的打开壁橱,取出他常用的铺盖,自己铺好,倒了一碗热水在枕边,就准备睡觉。

      “不是说今夜要去嘛?”忠右卫门又不懂了。

      既然要半夜干活,现在都已经晚上六七点的样子,差不多也该出门啦。十点钟左右各町的町门就会关上,到时候就是寺社奉行带人冲入吉原,关门打狗的时候。两个人走去吉原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啊,难道等到了十点再出发?

      “先睡觉,到时我自会喊你。”助六全力躺平,不让冷气进入被窝。

      屋子里也没有火盆,不能烧炭取暖,那只能赶紧趁着火塘还有些余火,室温尚热的时候便立刻睡下才能睡个安稳觉。要是火灭了,江户的冬天虽然不至于教你做人,但也绝对不是那么轻易就能熬过去的。

      没办法,只好把铺盖也抱了出来,木棉填充的被褥有些沉重。江户的天气就是潮湿多雨的,被子要是不常晾晒,里面的木棉必然会吸水。什么时候天气好,一定要抱出去晒一晒,不然这被子又重又冷,夜里咋睡觉哦。

      “几时啊?”忠右卫门无奈躺下。

      “打过四更吧……”助六想了想。

      也不怕误了时辰,因为防火的缘故,每个町都会在夜间派遣打更人,按着时间在町内巡视打更,提醒各家各户时间,也是让大伙儿警醒着一些。免得家中的炭火炉火点燃什么家什,造成大面积的火灾。

      “到底是什么好处啊?”

      “你去了就知道。”

      “嗷……”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子,渐渐地便也都睡了过去。这一觉到是睡得颇为舒服,毕竟火塘行将熄灭的炉火还是温暖的。

      被助六迷迷糊糊的摇醒,忠右卫门挣扎了一阵,发现他早就已经穿戴好了,甚至把斗笠取了出来,也不知道外面下不下雪,就算不下,带个斗笠也能阻挡一下吹到脑袋上的寒风。

      没得说,忠右卫门一骨碌爬了起来,取过助六喝水的碗,入口已经冰凉,直把人寒的一哆嗦,但是人却是清醒过来。也顾不上刷牙洗脸,在催促声中,两人离开家中。

      江户各町的町门一般在十点关,第二日的早上四点开,另外伴随着兰学大兴,以及西方钟表的传入,实际上在江户城内都修建了钟楼,货真价实的钟表楼。虽然时辰的概念还是通行的,但是二十四小时制的时间概念在江户也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有几个臭钱的富商,还有那些喜爱兰学的诸侯大名家里,要是没有几座自鸣钟,都不好意思见客。据说高轮下马将军岛津重豪在长崎见荷兰商人代表时,人家给他送了一座金自鸣钟,他高兴地不得了,视为心爱之物,还带来江户给其他人显摆。

      虽然日本是个闭关锁国的国家,但是像是平贺源内这种大学者、大科学家,已经在一七七六年独立制造出摩擦发电机,怎么说呢,确实这国未来能发达起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可惜忠右卫门是见不到这位了,老头已经死了半个多世纪!

      两人脚步很快,凌晨三四点的街上还是空无一人,即使是繁忙的江户城,他苏醒的时间也在五点以后,现在大多数人还都在梦乡之中吧。

      大概是出门后那一口冷气给憋着了,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把手揣在袖里,只是一路快走。日本桥是什么地方便不做赘述了,作为江户最重要的街道,也是全日本最重要的街道起点,距离忠右卫门家其实不是太远。

      十二两黄金买的经济适用房在京桥,就和日本桥肩靠肩,就算迈开腿走,也就是半个多小时一个小时的事情。夜里虽然暗,可是所有町的路口一定有火见橹,上面高扬着本町的防风大灯,一点一点的灯光,绝对不会走错。

      忠右卫门就一路上看到什么“汐留”、“竹山”、“木幌”的大灯笼,旁边还有值守的江户町火消,很是尽忠职守。都是看管自家町目,自己妻儿老小所在,必然是尽心尽力的。

      路上也没有遇上什么巡街的目明,毕竟马上江户就要开启新的一天,巡夜的官差也是人,也要回家休息的。等天一亮,那就是另外一拨人值班了,天下承平二百余年,不能指望这个幕府还是当初那个“高效且廉洁”的幕府了。

      到是遇上了两个打完更准备回家的更夫,人家也只是随意的望了一眼,便行色匆匆的低头赶路。这种天气里,两个人高马大,都一米六五以上汉子,不管是不是歹人,都不是一个更夫能对付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古今中外,概莫如是。

      约略四点多,忠右卫门和助六终于赶到日本桥,桥南北两侧都有大木门,同样是凌晨四点打开,允许行人通行。

      望见大门已经打开,助六松了一口气,看来来的正好。因为门边显然挤着一堆人,还打着不少灯笼。推搡和怒骂的声音时不时的传来,来的没错。

      如果做个比喻,日本桥就和隔壁的菜市口是一个意思,作为江户最繁华的街道所在,不远处就是银座。此处不光发挥街道的作用,还是官府衙门让人犯示众的地方。甚至还建立有张贴悬赏“人像书”的高轩,让南来北往的百姓清楚。【注1】

      很显然,昨天夜里十一二点被寺社奉行抓到的花和尚们,现在被官府给带到日本桥来,判他们一个示众,完全不为过的。

      “什么宗门!法号又是什么!”一名骑在马上的与力大声喝问被推到面前的和尚。

      那和尚小声的说了几个字,那与力不知是真的没听清,还是要刁难那个和尚,不仅没有放那个和尚过去,反而朝他大喝。

      “听不见!在日本桥,我说听不见就是听不见!”

      【注1】:江户时代的人像书,也就是悬赏公告,是不存在画像的。一般就写明罪犯的体貌特征,比如五短身材,有胡须,面目狰狞这类。每年江户町奉行还会更新人像书,发放给江户城下在地的地主,让大家踊跃抓捕盗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