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直播客服

      “叩——叩——”

      巴克尔村长用力在门上扣下去,发出响亮的敲门声,然而,等了大半天,房屋里面的人并没有出来开门应答。

      “巴克尔村长,汉森他该不会是……”人群里走出来一个头发极短的男人,紧闭的大门令他眼神布满猜疑。

      此话一出,后面的人开始小声议论,气氛逐渐变得不寻常。

      “咳咳——都给我闭上嘴巴,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巴克尔故意咳嗽了两声,身后的议论声顿时戛然而止,他在村里的威望可见一斑。

      巴克尔不屑地瞥了眼刚才发声差点造成骚乱的奥兰克,道:“汉森不会这样做的,送安娜去的那一年他没有做出愚蠢的事情,这一次我猜他也不会笨得想要抵抗。”

      好吧,奥兰克看在巴克尔村长连上一年的“新娘”安娜都搬出来,他唯有谄媚的笑了下,然后退下。

      可他内心依旧是不服气的,在退后的同时,他喃喃自语道:“青梅竹马又岂能比得上亲妹妹,这一次送去山上的人可是汉森的亲妹妹。”

      身后的人这回学乖了,虽然不少人依然听见了奥兰克的细声吐槽,但是没有人再应和他。

      站在前面的巴克尔村长脸色变得很难看,奥兰多的话不无道理,他内心竟对汉森的信心动摇起来。

      【希望他不要做傻事……】

      安慰了自己一句后,巴克尔再度叩响了大门。

      “巴克尔村长!门没有锁,你们进来吧。”

      像石头一样硬的声音是从屋里传出来的,是男人的声音,低沉浑厚而富有磁性。

      是汉森的嗓门。

      不知道是不是奥兰克的话一直在自己脑海中萦绕不去,巴克尔竟从汉森的语气中听出一股决绝和冷漠。

      【不会的,一定是我想多了。】巴克尔再一次安慰自己。

      皱眉回头望了一眼人数不少的乡亲,巴克尔心想不可能所有人全都进去,只是进去接走今年的“新娘”而已,三五个人已经足够了。

      “马修、肖和奥兰多,你们三人跟我进去,其他人在外面等候,不得擅自进去。”

      巴克尔村长吩咐完,推开屋门,走了进去,奥兰多和另外两个壮汉紧随其后。

      四人进入屋内,却见汉森泰然自若地坐在屋子中央,大义凛然地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在汉森的腿上,横放着一把磨得雪亮的柴刀,他一见巴克尔村长露面,操起了腿上的柴刀,直对着巴克尔村长,怒喝:“我决不能把伊芙琳送给山魔。让我去和那山魔拼了吧!”

      巴克尔村长吓了一大跳,赶紧后退数步,他带进来的三个人也很识相,赶紧上前将村长护在中央,戒备地盯着汉森,防止他突然暴起,伤害村长。

      稍微安心了一些,巴克尔声音颤抖地说:“汉森呀,快放下柴刀,咱们还是好好谈一谈吧!我也不想是伊芙琳做今年的‘新娘’,可这是定下来的规矩啊!”

      汉森眼睛发红,大声道:“规矩、规矩……要这规矩有何用!肖,你妹妹今年十二,明年就是十三,你就不怕下一年轮到你家?”

      只见那三个护着村长的男人中的其中一个,脸色骤然铁青一片,一时望着汉森,一时望着村长,不知应该听谁的话。

      毫无疑问,他就是汉森口中所指的肖。

      “够了!汉森,你不要再迷惑肖了。为了村庄能够延续下去,这是必要的牺牲,一个姑娘换取十几个孩童的性命,这难道不值得吗?”马修奋力挥手,怒斥汉森鼠目寸光。

      “不值得!”汉森母亲一脸怒容走了出来,她手上同样拿着一件武器,是煮饭用的菜刀,“我不会让你们抢走我女儿的。马修,鼠目寸光的人是你才对,你以为你没有妹妹就可以大声说话吗?你可是还有一个儿子,再这样下去,你儿子在这条村子里面会娶不到女人的,村庄一样颓废和消失!”

      屋内因为汉森母亲一番引人深省的话而突然变得一片沉默。

      巴克尔叹了一口气,道:“可你们再勇敢,也抵挡不住山魔镰刀一样的爪子。这样不但救不了伊芙琳,还会给全村带来灾难。还是把伊芙琳交出来吧,事后我再去一趟帝都,或许还有其他方法。”

      汉森笑了,目光望向窗外,他心想,这个时候,伊芙琳应该安全到帝都了。

      这不合乎常理的笑容使得巴克尔的心一沉,他突然想起昨天离开汉森家的时候,跟在汉森身后的两个陌生人。

      骤然抬头四顾,没有……没有!

      屋子里没有那两个人的身影!

      巴克尔眼睛一等:“是那两个人送走了伊芙琳?汉森,你好大的胆子,你是在背叛整条村子!你会给村子带来毁灭的!”

      他明白了,原来一直以来,汉森两母子都在演戏,目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给予伊芙琳足够的时间逃亡。

      巴克尔抬手就要呼喊门外的人赶紧把伊芙琳追回来,却停滞在半空中,久久没有放下。

      快到正午时分了。

      “来不及了,是追不回来的。巴克尔村长,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汉森认定伊芙琳彻底安全,他此刻的心态是那么的平静。

      接下来所有的一切,他都看淡了,是生是死,他已然不在乎。

      “村子是不会毁灭的,村长,送我们两母子到山魔的巢穴赎罪吧,不过请允许我们带上武器,哪怕最后的结果是牺牲,我们也要为村子的和平抗争到最后一刻。”

      汉森母亲看了一眼汉森一眼,朝他点点头后,慢慢走到巴克尔等人前面,伸出双手,示意他们可以将她捆绑起来。

      大半晌,巴克尔默然,一旁的奥兰多看得不耐烦,骂道:“村里有你这样自私的人,真是不幸。现在只能乞求山魔能够原谅我们。”

      说罢,奥兰多从腰间解下一团麻绳,向着汉森母亲的双手套过去。

      一只干枯如柴、满是皱褶的手一把抓住奥兰多的手腕处,看似弱小无力的老人却蕴含难以想象的力量,竟抓得奥兰多手腕痛楚不堪,松开手中拿着的麻绳。

      “村长,你这是……”奥兰多难以置信地望着巴克尔,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

      “或许我们是时候彻底解决山魔给坦尔村带来的黑暗恐惧了。”

      巴克尔这话犹如平地惊雷,惊乍在场所有人,一直唯唯诺诺,丝毫不敢抵抗山魔的村长竟然亲口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就连汉森也惊得目瞪口呆。

      肖第一个反应过来,他皱眉问道:“村长,此事重大,需不需要把外面的人叫进来一起商量?”

      门外等候的人,基本上是村里说得上话的壮年,如果巴克尔真的要有所行动的话,那些人会是他们的一大助力。

      “不!”

      巴克尔伸手阻止道:“要杀死山魔,越少人知道越容易成功。”说罢他拿出和一个透明小瓶。

      透明小瓶里面是像水一样澄清的液体,不过所有人都不会天真以为,小瓶里面的就是普通的水。

      “其实在半年前,我早已准备好一个毒杀山魔的计划,只是那支从帝都来的讨伐队伍,打乱了我的计划,让我一度以为他们能成功杀掉山魔,谁知最后的结果是所剩无几的讨伐队伍仓惶逃回帝都。”

      “瓶子里的液体真的能够毒杀山魔?”汉森抱着怀疑的态度质问巴克尔。

      屋里其他人齐齐望向巴克尔,都想知道巴克尔怎么回答汉森。

      “唉……”巴克尔叹了一口气,将小瓶轻轻放在桌子上,道:“这已经是我在帝都能够买到最好的炼金药液,再不行的话,我们村子也只能彻底认命。”

      汉森高大的身体刮起一团旋风,迅猛而灵活……几乎一瞬间,他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已然一把抢过那瓶炼金药液。

      将药液牢牢拽紧在手心上,汉森大义凛然地道:“毒杀山魔的行动,让我来吧。以赎罪的名义把我送到山魔那里,我找下药的机会。”

      眸子中间,全然是视死如归的决然。

      “这事恐怕由不得你来做。”巴克尔断然拒绝。

      “除了我,还有什么办法能够靠近山魔?村长,就交给我吧,我能够做到的!”汉森坚决要求由他来完成这项危险的差事。

      巴克尔苍桑的瞳孔闪过一丝精芒:“肖,把你妹妹叫来,今年的‘新娘’,由你妹妹顶上,下药成功率最高的人选,莫过于山魔必然要亲近的‘新娘’。”

      突然一片寂静!

      没人会想到巴克尔会说出如此疯狂的计划。

      肖的瞳孔赫然放大,他狠狠地用力拽紧拳头,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恐惧。

      “为了坦尔村,肖,对不起。”巴克尔沉痛合上眼皮。

      肖浑身一颤,半晌,他淡漠回应道:“我知道了。”说罢就要转身去带他妹妹过来。

      哪知还没有来得及转身,一道清冷至极的少女声音骤然在屋里响彻。

      “以格林家族的名义起誓,今年的‘新娘’,只能是我——伊芙琳·格林。”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下,伊芙琳穿着一身美轮美奂的淡蓝色纱裙,从二层楼梯上款款而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