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脱下裤子让男生捅

      然而,叶豪信却叹道:哎!可惜啊可惜,年老体衰,终究是不得不服老。

      见叶豪信如此说,书生有些惺惺相惜道:若非此番我等有任务在身,到真要敬老兄这位真豪杰。

      叶豪信道:乱世出豪杰,平年出杀手,世事有轮回,天下莫得闲,叹只叹我红尘酒庄传承至今,流年不利,乱世不起,灾劫不福,迎新不待!

      这时候那个手持流星锤的胖子插嘴道:你直接说你悖就行了。

      闻言,叶豪信带着一些怒意对着胖子喝斥道:就是你们这群俗人,因为一点身为之物就行这惨无人道的事,简直猪狗不如,丢武者的脸。

      本来胖子也不过随口一说,未曾想到叶豪信竟然将满腔怨气丢给自己,脸色也是微沉,道:我等敬重你年迈依旧武功高强才给你点脸面,你还踹上了啊。

      不屑冷哼一声,叶豪信道:哼,你们还有脸吗,不过一群梁上君子尔。

      够了,书生听不下去了,喝斥一声,又接着道:是非自有定论,多说无益,今日之战虽可惜,但既然来了,这件事就当了结,战吧,我等人多,就让老兄一招,以示尊敬。

      闻言,叶豪信大笑道:哈哈哈,战士们,今日之战或许是最后一战,想跑的就跑吧,我不怪你们,不想跑的就随老夫绽放最后的荣光吧。

      话音刚落,忽有四十多人从四面八方出来,齐声道:生是红尘酒庄的人,死是红尘酒庄的鬼,红尘酒庄是我们的家,背后是我们的家人,杀!

      最后一声杀字吼声震天,似有些绝望,似有些歇斯底里,能活谁不想活,可今日要让自己等人直接跑,那家人怎么办,谁能眼铮铮看着自己的家人被敌人灭杀而无动于衷呢。

      看到这些战上们携带的血性,叶豪信激动异常,彷佛回到战乱时代,自己带领组建起来的豪字营冲锋陷阵,喊杀声震天,气势如虹,一路势如破竹般杀的人仰马翻。

      忽然,叶豪信似乎下了什么决心,吼道:拿我酒来。

      闻言,身后的大厅中噔噔的一顿脚步声,一个下人抱着一坛火烈酒过来。

      叶豪信接过酒坛,一把将酒封拍开,直接单手拿起酒坛倒灌。

      惊人的酒香,配合着豪迈的喝法,带着浓烈的火辣流经全身,顿时,新伤被掩盖,旧疾被驱散,彷佛从未受过伤一般,就连身体似乎都年轻了,透露着该有的血色饱满,而不是褶皱的陈皮。

      感受身体似乎回到巅峰状态,叶豪信一把丢掉酒坛,手中长刀一横,大喝一声:刀出无回。

      说着,长刀从头顶上方转了一圈,就像有地下鼓风机朝着上方吹着强风,就连刚刚丢下的酒坛都被吹到半空。

      这时气势叠满,叶豪信带着满腔杀意吼道:杀!

      杀字音未落,手中长刀便对着不远处的书生三人隔空斜劈。

      也就在这时,早以准备妥当的四十来个战士见机,也一起大吼一声:杀!

      只是,叫归叫,吼了还站在原地,至少也要跟着程序走啊,否则岂不是全被误杀了。

      书生等六人也未曾想到叶豪信之前那么强都还不是最强状态,居然有暗伤牵制还能跟自己六人单挑,眼下喝完酒后,气势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终于让六人眼神凝重了,大意了。

      眼见大刀虚劈,不见什么刀光闪耀,而这更是要人命的极致刀法,正面的书生三人不敢怠慢,全力暴发,根本没想过再藏着,真正的绝招都是要用在关键时刻。

      只见书生三人急速倒退一段距离后,原地握剑画圆,顿时,无风起浪,一柄冲天剑气凝聚,大喝道:浪三!

      说完,一剑从天而降,斩向叶豪信。

      胖子也没闲着,在叶豪信刚要动手时,就面色一变,手持双锤平身转向头顶,忽然大地似乎主动将胖子抛向天空,顿时,双锤似成为两个漩涡,转瞬间幻化出两个大锤,大喝一声道:撼地雷!

      说完,双锤从天而降,砸在前方大地上,顿时,大地惊雷,无形震波一道接着一道杀过去。

      只是相比书生和胖子的恢弘大势,猴面小厮就显得有些上不得台面了,只见其袖中连飞九道暗器,滴溜溜旋转排成一条直线,看起来也无气势,说话更是让人想笑,就是那种类似懒洋洋的声音道:九子连杀!!!

      至于屋檐上的三个蒙面女子则早一步跑了,能偷袭干嘛要强攻。

      各自大招交出,眼见书生等三道攻击打来,忽然一道无形刀光劈来,同时与三道攻击碰撞。

      轰!碰撞处发生剧烈爆炸,一朵蘑菇云被打向天空,惊人的气浪席卷四面八方,掀起房屋瓦砾。

      书生等三人面色骇然,蹬蹬蹬被击退,嘴角溢血,竟然败了!

      就在这时,得理不饶人的叶豪信如离弦之箭般冲杀过来,趁他病要他命。

      时机可谓选的非常不错,就在三人后继无力被击退的瞬间就发动了,只可惜敌人不是三个。

      只见叶豪信长刀在手,一路拖着刀光带着火花,眼见就要手刃敌首之时。

      突然,三剑同时刺来,一剑在头顶,一剑在后心,一剑在眉心。

      叶豪信面色一变,按照自己的攻击路线,一定会主动撞上去,就好像提前计算好的一样,这样的配合不可谓不刁钻,剑剑直击要害,稍有不慎,凉凉。

      面对如此危局,来不及多想,叶豪信几乎是本能的一个右斜角,再借助这股突然的劲道,长刀借力左斜一刀同时劈向三人。

      三个蒙面女子见叶豪信躲开了必杀一剑,还借力反击,似轻笑一声,同时消失在原地。

      长刀劈空,叶豪信并不意外,早就有所领教了,只是白白浪费了这次良机。

      借助三个蒙面女子的牵制,书生三人缓过劲来,如此近的距离,书生手中长剑当先一剑平刺。

      胖子自然不甘落后,刚刚竟然差点被三杀,那种骇然过后的愤怒不予言表,手中流星锤猛的砸过去。

      惯性挥刀未尽,又见危险降临,叶豪信顾不得其他,再次借力转圈,将惯性又劈回去,看上去到反而有点后发先至的感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