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苹果香蕉荔枝丝瓜app

      林无心一看这情况,就知道那个男警察在做和事佬,当然也说不定两个人在唱黑白脸。

      他回头看了看史尚飞,黑着脸问道:“你小子是不是干什么违法的坏事了?”

      史尚飞叫屈道:“谁他妈违法了,老子是良好市民,从不违法乱纪。”最后一句话是冲两名警官喊的。

      林无心相信他没骗自己,对于史尚飞他是了解的,除了平日里嘴上有点欠,倒也没什么坏毛病,更不是那种无事生非的人。

      他转头问道:“配合警察办案没问题,但你们得把事情说清楚,具体是什么事,要我们怎么配合?”

      韩婷婷心里冷笑,心说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居然还在这演戏。

      她冷声道:“现在跟我回局里一趟,关于史尚飞先生遇袭一事还有一些疑点,所以需要更详细的调查。”

      林无心一愣,下意识以为自己隐瞒战兽的事露出马脚,要不然对方的怎么言之凿凿说有什么疑点。

      这一愣神,却被韩婷婷立刻注意到了,这更加深了她对自己判断的笃信。

      “还犹豫什么?跟我们走一趟吧。”

      “等一下!”

      林无心高声道:“我跟你们回去可以,不过我朋友身上的伤还没养好,不能乱动。”

      韩婷婷马上拒绝道:“你们两个必须一起跟我们回去,我会申请随行救护车和医生的。”

      这两个恶徒,她一个也不会放过,不然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林无心有些压不住火气。

      刚才分明问过一次了,自己之前在警察局也做了笔录,怎么一转身还要把他们带回去,这是要干什么,拿他们当罪犯审吗?

      那个姓陈的局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招揽自己不成,居然就来这一套阴的折腾他,这简直是在赤果果的秀肌肉,利诱不成,就想威逼。

      他反正不能让史尚飞因为自己的事被折腾,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妥协。

      大不了把事情闹大,自己去找秦雪或者刘菲帮忙,找律师跟他们警察局打官司,告他们徇私枉法,强迫老百姓给他们卖命。

      想到这里,林无心嘿了一声说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韩婷婷上前一步,压迫感十足道:“警察办案,作为公民有义务配合,何况你们还是涉案人员,如果你们拒不配合,我们只好强制执行了。”

      “你可以试试!”

      林无心眼中中闪过一道锐利的目光,放在餐桌上的手突然用力一抓,咔嚓一声响,包铁皮的桌面居然被生生他抓出四个手指大小的窟窿。

      一瞬间屋内空气凝固,几个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张警员慢慢后退了一步,神色紧张,一滴冷汗悄悄从鬓角处滑落。

      韩婷婷下意识把手放在腰部后方,那里是她持枪办案时,枪套的位置,但是,今天却摸了个空,她没有申请持枪。当然,也没有理由申请。

      韩婷婷眼神充满了警惕,同时又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心悸和深深的不安。

      此刻的林无心如同一只远古凶兽,浑身上下散发着狂暴的气息,似乎下一刻就会扑上来,张开血盆大口把一切都吞噬掉。

      史尚飞咽了口唾沫,剑拔弩张的气氛,让他感到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他从后面轻轻拽了下林无心的衣服:“要不然咱们还是去一趟吧,说清楚不就好了!”

      他有点害怕了,这可是公然和国家执法机关对抗,专政的铁拳的滋味肯定不好受。

      林无心摇了摇头。

      他认为现在已经不是案子的事了,而是他个人自由权利的问题。

      他不曾违法,因此,任何人都不能强迫他做任何事。

      任何人!

      都不能!

      他有这份底气,也有面对外界强大力量压迫的反抗决心。

      早在他发现自己可以召唤战兽时,就已经做好了这一天到来的准备。

      虽然他始终尽全力隐瞒、尽可能低调,但这绝对不代表他畏惧什么。

      有时候他甚至非常好奇,当金刚降临这个世界的时候,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那是连飞龙都无法战胜的恐怖存在。

      而飞龙的一次喷吐造成的破坏力,也绝对不逊色于现代火药的威力,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还要远胜于一般的火药。

      真要玩命的在城市里破坏起来,他觉得除非发射导弹,否则根本伤害不到飞龙的一片鳞甲。

      至于金刚,呵呵,恐怕要用更可怕的武器才能伤害到哪那个大块头,到时候怕是连所在的城市都要跟着陪葬了。

      而且,鸭嘴鳄之类的王级以下战兽,他都没计算在内。

      这,便是他林无心的底气。

      冲突似乎一触即发。

      张警员突然想起来,当初在大明星刘菲拍摄广告现场,墙上那个被钉死的巨蚊,似乎就是眼前这个男人的手笔。

      事后他好奇问了一下现场痕迹专业的分析结论,结果让他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一个人居然可以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真要动起手来,什么人躲过堪比子弹的攻击?

      在他精神紧张的就要崩断的刹那,他突然鼓足勇气,大声质问林无心道:“你要干什么?知不知道袭警的后果?”

      在林无心蔑视的目光中,立刻转头叫道:“韩婷婷,我觉得你现在的执法方式很有问题,严重违反了警察办案原则,如果你还要一意孤行,我只能马上跟陈局汇报,你可要想清楚了。”

      张警员及时的解围让韩婷婷不由得松了口气,她似乎有一种错觉,如果继续僵持下去,恐怕自己的心理防线都会崩溃。

      警察也是人,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所以不是说当警察的就什么都不怕。都说正义可以战胜邪恶,但有时候要为此付出巨大的牺牲,而死亡,也并不是谁都能看得透的。作为一名女性警察,她能在林无心恐怖的力量下坚持不退缩,已经很不容易了。

      所以,当她慢慢把手放下来的时候,见林无心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剧烈跳动的心脏才慢慢缓和下来。

      张警员深深吸了口气。

      “林先生,这个案子我们还要再研究一下,你先好好照顾你的朋友,我们就先离开了。”

      两个人转身走到门口,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林无心的声音。

      “等等!”

      韩婷婷霍然转身,怒视着林无心的眼睛,她已经做好了与坏分子拼死一搏的准备。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自己作为一名警察,怎么能屈服于恐怖分子的淫威之下。

      林无心在两个人越发警惕的目光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巧的U盘。

      “这里面记录了那晚的一段录音,你们应该可以找到想要的答案。”

      韩婷婷接过,又听林无心继续道:“告诉陈局,没有人可以胁迫我做任何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