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怎么算怀孕时间

      一抬头,就看见陈惜、楚禾对自己竖着大拇指,“牛!”

      楚禾:“真当弟弟了啊。”

      荀橙点头,“是的吧,皮是皮了些,但挺实在一小孩。”

      “啧。”陈惜上上下下打量荀橙,“橙子,看不出来啊!你还有姐弟恋的潜质。”

      荀橙看了看手里的叉子,算了,伤人犯法。

      “找你结婚对象去吧!”

      陈惜几口解决荀橙和楚禾都不动的蛋糕,“去就去。”然后继续沉迷于她的游戏世界。

      消息提示音又响了一下,荀橙正打算去洗澡,还是折回来看了一眼。

      顾嘉逾:【图片】

      怼脸拍?!!顾嘉逾的?!近距离观赏顾嘉逾的帅脸,两天时间眼睑处的伤口愈合了些,深粉色的伤看着特别碍眼,跟那张脸格格不入。

      顾嘉逾:心情不好吗?

      应该是看见自己发的朋友圈了。

      荀橙:伤口恢复的很好,注意别沾水,忌口。

      顾嘉逾:好。

      然后发了张自己的丑照过来,说丑其实真不丑,表情搞怪了些而已,两只眼睛都成斗鸡眼了。

      顾嘉逾:希望你能开心点。

      荀橙嘴角忍不住上扬,手指很诚实的点了保存,连上面一张一起保存,打字:脸帅也不是这样用的。

      顾嘉逾:物尽其用。

      荀橙不知道的是,这张照片只存在于她和顾嘉逾的手机里。

      荀橙:谢谢,我洗漱去了。

      顾嘉逾:晚安【月亮】

      ……

      看着手里拿着的祛疤膏,荀橙觉得自己疯了,怎么就走进药店了呢,怎么就…突然对一个人上心了呢?

      有些欲盖弥彰的把药膏塞包里,仿佛那不是一盒祛疤膏,而是自己的心事一般。

      陈惜和楚禾解决生理问题从厕所出来,两人一左一右拥着荀橙,“走!今天惜哥请客!咱们好久没好好整一杯了。”

      楚禾忍不住反驳,“也才一个星期不到。”

      要说破坏气氛和拆台这一块,楚禾确实是个人物。

      陈惜:“我说好久就是好久!”

      楚禾:“行行行。”

      荀橙:“予予又不来?”

      两人耸肩,“早被她男朋友接走了。”

      陈惜啧啧摇头,“不懂节制啊不懂节制。”

      荀橙敲了敲陈惜的脑袋,“收收你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陈惜不服气,“你敢说你不是?你不是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

      于是楚禾眼睁睁的看着两人一路争论到烧烤摊,直到点菜才停下来。

      短短几个月,三人已经跟烧烤店老板、老板娘混熟了,老板娘闲着还会跟三人聊几句。

      老板娘看着把啤酒瓶盖挨着桌角,手一拍就把瓶盖拍下来的荀橙,皱眉看着细胳膊细腿的荀橙,小姑娘家家的力气还挺大,也不嫌硌手,“手不疼啊?旁边不是有起瓶器吗?逞什么强?漂漂亮亮的小姑娘怎么行为那么豪放…”

      荀橙:“……”

      看着荀橙吃瘪,陈惜和楚禾憋笑憋着特别难受。

      然后又扫了眼三人,“少喝点啊!”

      荀橙听话的拿起一旁的起瓶器,“知道,知道,您忙去吧!”

      “呵…还嫌弃我唠叨了…”说着又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荀橙无奈的摇摇头,递给陈惜、楚禾一人一瓶酒。

      陈惜咽下嘴里的食物,“来,走一个。”

      三人瓶口碰了碰,发出清脆的响声,在这热闹的环境里,只有三人能听到。

      荀橙一口气灌了大半瓶。

      才喝了一点点的陈惜和楚禾:“……”

      两人对视一眼,这情况不对劲啊!

      看着沉默的啃着鸡爪的荀橙,“心情不好?”

      “有点。”荀橙倒是挺诚实的。

      楚禾:“说说?”

      “你们说,一个人怎么有脸在八九年的时间里不闻不问,然后又舔着脸来嘘寒问暖的?”

      得,又是因为荀橙的“好父亲”。

      陈惜:“你怎么想的?”

      荀橙自嘲一笑,“怎么想?想他别来恶心我。”说着拿起一旁剩下半瓶的酒,一口没。

      又从箱子里拎出一瓶,仿佛看不见手边放着的起瓶器一般,往桌角一放,手一拍,瓶盖“啪”一声,应声而落,骨碌碌滚到了别桌的桌底下。

      “他们一家都特别会恶心人。”

      楚禾听出不对劲来,“除了你…”楚禾实在说不出你爸爸三个字来,又找不到合适的称呼,索性选择忽略了,“还有其他人?”

      “他儿子的妈。”

      “……”

      “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我来A市上学的…你们别说,还挺关心我。”关心二字说的格外嘲讽。

      “可能她也知道上位的手段不高明,荀夫人的位置坐是坐好了,就怕坐不稳。”

      陈惜咋舌:“这女人闲的吧。”

      楚禾:“怕夜长梦多呗,以前橙子和阿姨在C市呆着天高皇帝远,大家互不相干,现在橙子来A市了,她那个…啥又总找橙子,那不是怕她儿子的一半家产没了吗?”

      陈惜悟了。

      荀橙无奈一笑,“虽然我兜比我脸还干净,但我还真不稀罕。”

      楚禾:“别人不这么想啊,对了,她找你说什么了?”

      “让我和她见面聊聊。”

      “你回了没?”楚禾问。

      “回了,我让她滚。”

      楚禾、陈惜举起瓶子和荀橙碰了碰,“必须敬你!”

      荀橙看着两人,“我随意,你俩干了。”

      “干!必须干!”

      想着想着荀橙又狠狠咬下一块鸡腿肉,“糟心!”

      荀橙不是没换过电话号码,奈何人家家大业大势力大,查个号码分分钟的事。

      拉黑一个还有一个,拉的荀橙都气笑了。

      “你那个爹你打算怎么办?”陈惜问。

      “我就没搭理过,宋女士说的对,讨厌一个人就不应该反复提起。”

      “唉…”三人齐齐叹气,叹完气又被对方逗笑了。

      荀橙笑够了,擦了擦眼角的泪,忍不住吐槽,“有毒吧!”

      楚禾:“是有点。”

      陈惜:“多少沾点…”

      好朋友就是,一件小事都能笑很久,别人不懂的点,对方却能迅速懂得。

      吐槽够了,笑够了,荀橙心里积着的那口气散出去了,心情稍微好了点。

      说说笑笑的三人被隔壁桌的吵闹吸引了注意力,三人齐齐望过去,一桌五个人,三女两男,除了荀橙三人刚好目睹被扇了一巴掌的女生,其余四人的脸上都挂着幸灾乐祸粉笑意,特别是站在扇女生的男生旁边的女生,手挽着男生的手,脸上的表情更是得意至极。

      这个情形荀橙可太熟悉了,眼前的场景渐渐的和八年前重合,看着一脸傲娇得意合为一体的女生,仿佛看见了那个女人。

      小三永远那么嚣张,大多数男人都是“荀裕”。

      小三不知道对男生说了什么,男生一手扯着被打女生的头发就往地上拽,荀橙的手指握的咯咯响,陈惜早就冲上去了,握住男生扯着女生头发的手,嚓嚓两下,听到骨头清脆的响声,刺痛让男生放了手,被手腕突然的脱臼和面前出现的女生弄懵了一瞬间,愣过后就是满嘴的祖安话问候陈惜一家。

      陈惜反手又给了男生脸一拳,小三要被吓得堪比尖叫鸡,荀橙觉得尖叫鸡都没她吵。

      看着另外一个男生要冲上去揍陈惜,荀橙把一脸担忧的看着陈惜的楚禾推远了些,“站这里等着,别过来。”说完一手一个拎起桌上的酒瓶走了过去。

      黑色衣服的男生手还没碰到陈惜,脑袋就被人开了瓢。

      陈惜打架不算狠,荀橙才是真的狠,一般不动手,动手就让你记忆深刻。

      温热的血顺着额头流到眼睫上,被砸这一下男生本来就头晕,看着血就更晕了,腿直接软了下去,旁边的…应该是她女朋友,那还管他啊,呆呆的看着荀橙,生怕荀橙给她也来一下,她刚刚可是看的很清楚的,面前的女生太淡定了,就连抡瓶子往别人头上砸都是面无表情的,动作却干脆利落的可怕。

      荀橙晃了晃另外一个啤酒瓶,小声嘀咕了句废物。

      另外一个男生早就被陈惜制住了,此刻正双膝跪地呢,眼神依旧恶狠狠的。

      嘴上也不饶人,“你们特么的有病吧?”

      “多管什么闲事?!关你们屁事?”

      荀橙举起手里的酒瓶指着跪在地上的男生,“手下败将。”

      “…你!你给我等着!!臭…啊!!”

      陈惜脚下又加了重踩着男生小腿的力,“等你大爷啊等!你不是喜欢打女人吗?老娘就喜欢打你这种打女人的男人!”

      要说气人,荀橙、陈惜不分上下。

      话音才落下,一阵突兀的警车声响了起来,由远及近…

      荀橙快速的扔了手里的啤酒瓶,陈惜也快速放开被踩着的男生…

      旁观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