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区二区电影在线看

      在医院住了一晚的唐亦琛烧退了,护士巡房检查没有异常后不久就接到医生的通知说可以出院了。

      宁羽办理好出院手续回到病房,黑压压一群医生护士围在房间内。宁羽吓坏了,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她急忙往病房里冲,不料被人拦下了。

      病房内传来厚重的声音。

      “小唐总,这边都不知道你昨夜发烧住进来了,底下的医生没有怠慢您吧。”

      宁羽侧耳细听,随后又听到了唐亦琛的声音。

      “都挺好的。我不过是一点小感冒,陈院长不必特意过来一趟。”

      陈院长?医院院长么?

      他是特意来看唐亦琛的?这排场也太……

      宁羽思考间刘秘书到了。

      “夫人,你怎么站在门口呢?”

      宁羽听到刘秘书的声音,忙抬起头,“刘秘书,你来得正好,他能不给我进去。”她说这话时候有点委屈。

      “不给进去?”刘秘书懵了,转而对那群医生说:“这位是我们唐总的夫人,你们怎么能拦着她不让她进去呢。”

      唐亦琛见门口喧闹,忙问:“外面怎么了?

      陈院长见问忙叫身边的小王去看看。

      过了一会刘秘书带着宁羽进来了。

      唐亦琛见宁羽垂丧着脸,忙走过去问:“你怎么啦?”

      宁羽转向门口,瘪嘴说道:“他们刚刚不让我进来。”

      唐亦琛伸手捋了捋宁羽的脸,“没事,他们不知道你是谁,不是故意的,你别放心上。”

      宁羽委屈点点头,她委屈是因为觉得自己没有名分。

      唐亦琛搂着宁羽转而向众人说:“给你们接受一下,这是我夫人宁羽。”

      ……

      宁羽抬头看着唐亦琛,十分惊喜。

      这是他第一次在公共场合介绍她,宣布她的身份。

      回到家后不久,刘秘书就安排了搬家公司的人将唐亦琛的行李搬了回来,两人重新开始同居的生活。

      宁羽考虑唐亦琛病后胃口不佳,特意给他做了清淡的食物。

      她将食物摆上桌后,见唐亦琛埋在电脑前工作,朝着他喊了几声也没有应答。

      她走过去,探头看了看唐亦琛电脑屏幕上的画面。

      “装修的设计图?哪里搞装修呀?”

      唐亦琛这才反应过来宁羽在身边,随手将电脑的页面关掉。

      “公司店铺,我看一下效果而已。”

      “哦。饭好了,过去吃饭吧。我给你做了些清淡的食物,吃了饭再吃药,吃过药好好睡一觉,身体就会快快恢复的。”

      “好。听你的。”

      唐亦琛起身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笑笑打趣说:“不会是黑暗料理吧?”

      唐亦琛这次出差从岳母哪里了解了很多关于宁羽的事情,她是从小就不会做饭的人,也不爱做饭的人。

      宁羽听了,羞红了脸,负气说:“怕就不要吃了,我可是忙活了好长时间的。”

      她说完就气冲冲回到客厅,坐到餐桌上。

      唐亦琛见她生了,忙跟了过去。

      他坐下,细看着她气鼓鼓的脸,伸手过去捏了捏,“真小气。不过是随口说说的。”他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一桌子饭菜,“看来夫人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呀。”

      “这个我可不敢当,也是最近才学的做饭,以前我从来不做饭的。”

      “为什么突然想着学做菜?”

      “嗯…不知道你会喜欢什么,就想着为人妻了,应该是学着母亲那样,会做饭能显得贤惠点。”

      唐亦琛忍不住嘴角上扬,她是打一开始就做好了做一个好妻子的的。

      “做饭这个你不用勉强自己,我也不是需要贤惠的妻子。”

      “那你需要什么类型的妻子?”

      宁羽目光投向她,十分期待。

      “需要我喜欢的类型。”

      “那你喜欢的类型是什么样的?”

      “你这样子的。”

      “……”

      宁羽心里虽感动,也不忘N的事情,一想起这个好像也高兴不来。

      唐亦琛见她半喜半忧,就知道她心里有心情,加上这两天突然冷淡了,肯定是又误会什么了。

      “说说吧。你这两天又赌气什么?”

      唐亦琛吃了一口粥,缓缓问道。

      “有两个事情我不太明白。”

      “什么事情?”

      “你为什么答应母亲娶我?”

      “一开始是因为你符合我条件。”

      “什么条件?”

      唐亦琛见她目的那么明确,就直接问她,“你是不是想问第三个条件?为什么我要娶一个姓宁的人?”

      “嗯。”宁羽舒了一口气,回道。她有些紧张,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条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坦然接受。

      女孩子就是那么奇怪,就算是过去了的,经历过了,也会耿耿于怀的。

      “缘分。”

      “缘分?”

      宁羽吃惊问,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好像在结婚前就见过了你了。”

      “……怎么可能?我都没有来过江城,更不可能跟你会有什么交集。”

      “你救妈的前一晚是不是在楼梯间哭了?哭的很伤心?”

      “这…这你怎么知道?”

      宁羽感到诧异,她确定楼梯间里并没有人。

      “我就在楼梯间里。”

      “什么?”宁羽忍不住站起来大声问问。

      唐亦琛伸手挥挥,示意宁羽坐下。

      宁羽见他吃着粥,慢悠悠的,一点也不急,她可是急坏了。

      “你快说嘛。你当时在哪里,为什么我没有发现你的?”

      “那天我看了父亲,心情有点低落,眼红红的,不愿意去坐电梯就想着走楼梯下楼,一个人静静。走到三楼,听到一个女孩哭哭啼啼的声音,当时心里是吓坏了,还以为遇上女鬼了。”

      ……

      “什么女鬼,少吓人。”

      “我轻轻走下来,见一个小女坐在楼梯里哭。当时她是背着我的,侧脸也看不到,只觉得她觉得很可怜,我看她哭着伤心,不敢打扰,就靠在转弯处,静静站了一个多小时。”

      宁羽听着后背发凉…

      “你这是什么迷惑行为,你……你这样子……我会现在想想都觉得丢脸,你怎么能看我哭呢,还看了一个多小时?你…你……我…我都不知道改怎么说你。”

      宁羽一时语无伦次。

      唐亦琛托着脸看着她,见她圆圆的脸气成河豚一样,更觉有趣。

      “就是这么奇妙的缘分,不然我们也不可能结婚。”

      “你当时怎么知道我姓宁?还有,你喜欢哭包????”

      唐亦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