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成果冻状是什么原因

      “真想一睹为快!”麻教授一脸的向往。

      “出书?有稿费么?”桑柏问道。

      这时候桑柏可真不知道有没有稿费这玩意,要是没有稿费那有什么意思,桑柏回去把剩下的章节抄下来都没有动力。

      麻教授大笑道:“自然是有的,我这边就是代表启华书局过来的……”。

      麻教授这边算了一下,说是可能最后能到一万来块钱。

      桑柏一听顿时来了兴趣,没有办法,现在桑柏不缺小钱,但是上万元就缺了,瞧麻教授的样子,这书要是出版了,怎么说也能赚个一万五六的吧。

      当然了这是桑柏在心里想的,并没有说出口,目前他也不敢往多了想啊。

      “只要这书是你的,稿费就没有问题”麻教授说道。

      桑柏理直气壮道:“那是自然,除了我和我的老师,没有别人了!”

      说的那叫一个斩钉截铁,一下子把空间里书封面上那长长的,差点三行都没有写完姓名的编纂组成员给抹去了,直接把人家几十年的心血据为已有。

      不要脸的家伙,脸上的表情郑重的如同这事如同板上钉钉子一般,深有后世大喊九九六那帮商人的精髓。

      如果有人因为这事指责桑柏,桑柏一准还击:呸!要脸还穿个毛的越啊,你在原来的空间几十年房贷还着不香么?

      “那这样,你要是有时间,咱们今天就去一下启华书局,谈一下出版的事情?”

      “这么着急?”桑柏问道。

      麻教授说道:“这么好的书,早一天印出来,也能早一天让热爱学习英语的同志获益,而且我还准备把这教材列入我的教学中”。

      桑柏也没有多想:“可以,不过我这边还有教学,不能呆太久”。

      麻教授听到桑柏这么一说,直接拉着桑柏就往外走:“那赶紧出发!”

      “急什么,休息休息再走吧”桑柏这种懒人哪里会如此雷厉风行。

      但麻教授却管不了那么多:“咱们快点走,这事比休息吃饭都急!”。

      于是就这么着,桑柏被麻教授给拽走了。

      到了车站,桑柏把夏雁秋给叫了出来。

      “你要出书?”夏雁秋听到桑柏说要出书,那望着桑柏满眼都是祟拜的小星星。

      桑柏心中那叫一个受用啊,但嘴上却说道:“这不算什么,你这么看我还是不够了解我,我去省城,最多后天就回来了,跟你说一声,这书要是出版了,咱们可就有钱了”。

      夏雁秋笑道:“有没有钱的无所谓,反正咱们有地,我也有班上”。

      “你这心态度好”桑柏笑了笑。

      “要我带你上车么?”夏雁秋说道。

      桑柏道:“不用,那老教授是启华书局的托儿,他不买票谁买票,咱们不必浪费咱们的人情”。

      夏雁秋笑道:“你到是精明!”

      桑柏嘿嘿的笑了两声。

      小两口告完了别,麻教授去买了票,这时候桑柏才发现仇文涛不去,去省城的只有自己和麻教授。

      桑柏也不怕麻教授吃人,两人就两人呗,于是买了票上了车一路往省城去。

      坐在车上桑柏觉得今天过的像是做梦一样,差点以为自己又穿了一回。

      迷迷糊糊的跟着麻教授到了省城,麻教授这边打了个电话后,安排桑柏休息一晚。

      第二天桑柏这才迷迷糊糊的被麻教授拉到了启华书局,然后开始谈印书。

      “等等!”

      桑柏伸手制止住了给自己读条款的人继续往下读。

      “这个条款不合适,这著作权是我的,不能你想重印就重印吧”桑柏问道。

      和桑柏谈的这位脸色瞬间苦了:“不是,我们都是这么操作的,我们启华书局不是小印刷厂啊……”。

      桑柏一摆手:“别人怎么谈的我不管,但是我这边肯定不能这么搞,第一稿多少本按着咱们谈的来,想重印的话咱们继续谈”。

      桑柏就算是傻也知道自己空间里书册后面印着多少次重印,印了多少本,你让他开始的时候吃点小亏可以,但是想一直这么占他便宜他如何受的了。第一次写点初印费,第二次直接就一分钱不给了,你想印就开工印就行了,这那里能行。

      “没这么搞过啊!”这位犯了愁。

      现在的知识份子都是羞于提钱的,一提钱似乎人格就低了,但是桑柏完全不这么想啊,知识份子和资业家谈钱谈的要理直气壮才行。

      “在这方面国家也是有规定的”麻教授这边也苦起了脸。

      现在人一听出版,别说是给钱了,就算是不要钱也是大把人伸着脑袋想出书,眼前这位呢给钱还嫌这嫌那的。

      启华书局的这位此刻也心道:你知道现在想出本书有多难?出书的纸张中央特意调了印大祖选集的纸张来印别的书刊的。

      时个国产什么都缺,包括印书的纸张,在开放之前印的最多的书自然就是小红本这类的,但是现在开放了,动乱中断掉的什么文集啊,小说啊,名著啊之类的就要重印,满足人们的精神生活,而又恰好选集新一册要刊印,这两下一碰撞,最后打到了最上面,决定缓印选集,重点印名著文学,技术这类书刊。

      桑柏道:“该谈钱的时候就谈钱,这是一本好书,也值的起高价,如果按着这标准执行,那我的损失可就太大了,你们获得了巨大的利润,而我连口汤都没有喝上”。

      桑柏不乐意自己只有最低档的稿费,千字给八十看着挺高的,对于现在人的收入来说,也挺可观的。如果是现在人编的,一准开心死了。

      但是桑知道这玩意在后世印了多少册,他也不是这时候的人,而是来自四十年后。

      这事放前天他还不知道,但是和麻教授这一路走来,知道现在市场上是多缺这类好教材,自然不能认八十/千字的稿费,更何况还有重印的条款。

      “你别冲动!”麻教授一惊立刻说道。

      “我们也不知道这书放到市场上会不会受到欢迎,其实第一次印一万册已经是相当……”。

      桑柏充份发挥了穿越者的优势,张口道:“那我们打个赌,也就是对赌协议……”。

      “这不可能!”

      没有等桑柏说完,人家就阻止他了。

      出版社也是生意人,是生意人就没有傻子,他自然知道这书印出来是多少的量,以他保守估计都得在一百万册,怎么可能认桑柏说的什么对赌协议。

      而且这时候公家的书局怎么可能因为桑柏开个口子,要是换上大家什么的还可以,桑柏没这名声啊。

      来回谈了四十分钟,没有一点进展,启华书局这边咬定了,印就是先一万册,按这个价给钱,后面要印算重印。

      “那算了!”

      桑柏也不乐意跟他扯了,站起来收拾起桌上自己的本子就走,这本子上是桑柏决定试书的第一册,书名定的是《桑柏教你学英语》。

      对的,桑柏就是这么无耻!从入门到精通直接让他改了名。

      桑柏出了屋子,人家也没有追,桑柏出了门顿了一下还是没有回头走掉了。

      买了车票回家,见了夏雁秋把这事一说,夏雁秋反而是安慰起了桑柏。

      于是桑柏继续自己的教学。

      出版社没有打电话过来,到是麻教授这边打了几个电话,说桑柏有点太冲动了。桑柏有时也觉得有点冲动了,这是多好的洗钱机会啊。

      不过事以至此,他也不准备把自己的脸送上门去:哥们一个从四十年后过来的,哪可能赚不到钱!

      把小气的启华书局放到一边,桑柏这边专心的教学生。

      没过多久听课的学生发生了变化,来的人多了,生面孔也多了起来,原来的学生现在却陆续有人调走了。

      省里梛边真的调走了余泽山等人,而且还不是光进省外贸,像是仇文涛居然逆了天,进了省政府。

      省里这边有动静,那市里也搂了两个走,附近的几个兄弟市一看,打着借用的旗号也弄了一些人,别管有没有外宾来,反正这人我得有,养着就养着不就是多几人吃饭嘛。

      就这样子,不到一个月,桑柏班上老生走了大半。

      这一下子立刻烫热了小县城的人心,桑柏这课热到了冒火。

      新人多了,老人很快要走光了,所以到了五月初,桑柏这边不得打算重头开始教,因为这些学生又换成了连26个英文字母都认不全的了。

      学的好的学生们一大部分高升了,还有十几个要考大学,几乎原本学生中的精华都不在了。

      说起来桑柏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打起了精神准备教下一批。

      这天桑柏吃完了晚饭,正准备去上课,还没有到门口,桑柏便被齐局给叫住了。

      “小桑,过来一下”。

      “我有课!”

      齐局笑道:“我不找你喝酒!陪我走走,别操那心了,让学生们自学吧”。

      桑柏听了有点奇怪,觉得齐局今天有点怪。

      心里这么想,但还是陪着齐局出了家属院,走到了大街上。

      “小桑,咱们认识半年了吧?”

      “嗯,七个多月了”桑柏说道。

      “我要走了“齐局道。

      桑柏听了愣了一下:“你去哪里?”

      “我去平州下面一个小县当副县长,上午刚定了”齐局说道。

      “那恭喜啊”桑柏笑着说道。

      平州可比这富多了,虽然都是县但是不可同日而语,人家那全省靠前,这里倒数第一能一样么。不光是去了平州而且还升了一级,这是大进步啊。

      齐局笑道:“我走了,你在这边也就难说了,这样吧,你要是有意跟我去平州,做我的秘书怎么样?过两年我想办法帮你弄个编制”。

      桑柏想都没想,笑了笑:“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现在的生活挺满意的”。

      齐局望了桑柏一眼,好一会儿才幽幽的说道:“人各有志,我也不强求”。

      桑柏道:“感谢您看的起我,但我真不是做官的料”。

      想做官,桑柏直接考大学了,以他四十年后硬杠刚过东裕高考的经验,再加上外语水平,三个月时间复习,不考个清北都对不起自己。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清北毕业生,那可不是出来好不好找工作的问题,成绩好的有很大可能是要进部委的,有这样的本事何必要跟着一个小县长混!

      瞧齐局的样子还不满意,桑柏都不好说他,在穿越哥的面前这么自信,是不是现在才出生不久的梁静茹就能给你勇气了?

      桑柏不答应,两人接下来就没什么话好说了,走了十来分钟,两人各自回去。

      齐局走的快,三天后便去新地上任去了,新接任的局长来的也快。老局长离开才一天,新局长便拖家带口的来接任了。

      同一天,桑柏吃完了晚饭,正准备备上一会课就休息呢,突然间听外面有人轻声敲门。

      “桑老师!”

      打开了门,桑柏一看是自己的学生朱汇民。

      “有什么事?欢迎新领导的大会结束啦?”桑柏让着朱汇民进了屋。

      “桑老师“朱汇军有点扭捏。

      桑柏道:“有什么事你就说”。

      朱汇军悄悄的说道:“洪局长在会上说他准备找师大的教授过来接任你,说你的水平毕竟有限,而且不是单位的人还占了一套科长楼……”。

      桑柏听了不奇怪,以前虽说混街道的,但也算是在政府部门混过的,就算没混过也明白一朝天子一朝臣。

      齐局因为夜校搞的好一下子跳的太猛了,从偏远小县城进入省精华之地,还升了一级,这升的很吓人。那么接任的人自然不能继续看重桑柏,搞萧规曹随这一套。

      要是这么搞了,那人家一看还不是前任铺的底子!这出了成绩算谁的?

      也只有赶走桑柏换人并把夜校搞的更好,那才显出新任的本事来啊。

      这玩意放政府寻常,放到企业不知道十年后要了多少原本意气风发的国企性命。

      “多谢你了,你还能来通知我我很开心”桑柏欣慰的笑道。

      领导摆明车马反对,朱汇军还能过来通知自己,这让桑柏觉得自己的付出没有白给,至少还有这么一个人还想的到自己。

      朱汇军却有点尴尬。

      “我就不多留你了,被人看到对你不好”桑柏说道。

      说完把朱汇军送了出去,桑柏回到书桌旁,便再也备不下去课了,想一想自己昨天还教的学生,只得长叹一口气。

      第二天一早起来,桑柏出门便感觉到了不同,以前和自己谈笑自如的人,现在也躲着自己走了。似乎一下子自己成了瘟疫一般。

      桑柏自嘲式的笑了笑,抬脚走进新局长的家。

      三分钟不到从新局长家出来后,桑柏便直奔宿舍,拎着早已经打好的行李捆到车上,头也不回的骑出了外贸的家属院。

      还没有走十米远,突然间听到后面有人大喊:“那位先生,请等一等!”

      桑柏一转头,发现两个男人正向自己跑来。

      看到这俩人,桑柏便知道这两人不是国内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