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蛋七分钟后

      “综上所诉,我原本美好的晚间生活就这么化为了泡影。今夜我将在这狭小的飞机上度过,而且蒂斯那土财主居然还抠门地给我选了个经济舱!”默秋坐在后排靠窗的位置上,手中拿着录音笔,正小声嘀咕着,“长这么大我都没出过这么远的门,也算是去见识见识吧……不过圣城绝对不是个旅游的好地方,那里的居民全是百里挑一的神棍,个个严肃的要命。”

      圣城是一座完全由圣徒所组建的城市,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座类似的城市。置身于此,你会感受到时间仿佛倒退了几百年,四处的建筑风格都十分仿古,且娱乐场所很少见。在这座城市的街头,你绝对不能说出任何有辱‘圣主’的言论,否则所有的居民都会将你视作‘异端’,轻则驱逐,重则暴打一顿,且不会有人出来维护秩序,因为这里的‘警察部门’就是宗教裁判所。

      “满大街的狂信者啊,真不知道‘圣主’当初究竟做了什么,才能凭空捏造出这样一个教派来……凯迪修斯这个人的人格魅力一定非常离谱,他只是个异能者罢了,这在外界不是秘密,但依旧有几千万人愿意把他当作‘神’来供奉。”默秋依旧在感慨着,直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皱着眉转过头,见是隔座一名胡子拉碴的男子伸的手。

      “不好意思,先生,这好像是我的座位。”那男人怯生生地说。

      默秋当即掏出机票,对照着看了一眼,随即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站起了身,言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应该是前面一排的。”

      说罢,他站起身,与那胡子男擦肩而过,挪到了前排上,坐了下来。

      “奇怪,那家伙的腰间绑着什么吗,怎么硬硬的。”默秋坐定后,狐疑地瞥了一眼后座,见那胡子男正拿着一块从机场内购买的面包,一点一点地塞进嘴里。

      “兄弟?你也要去圣城?”默秋有些好奇,于是尝试搭话。这家伙虽然是个社交障碍,但若是进行这种不以‘交朋友’为前提的对话,却能很轻松地进行。

      “啊,是的……是的。”那人听到默秋叫他,放慢了双手的速度,回了一句。

      “哦……去干什么啊,圣城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默秋保持着轻松的语气说着,眼睛却一直在观察眼前的男子,在脑海内搜索着已知的情报。

      “去,去送货。”那男子明显有些紧张,打了个哆嗦,眼睛不由自主地瞥向了某个方向。

      默秋立刻捕捉到了这一现象,他循着对方的视线望去,看到在侧前方的靠窗位置上,坐着个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公子哥,他样貌不凡、气质夺人,怎么看都像是那种会直接包机的存在。

      对方也注意到了默秋的眼神,随即扭过头来,露出了满口的大白牙,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默秋当即愣在原地,他随意打发了后座的胡子男几句,坐了回去,一言不发。

      飞机在这时也已经飞上了天,默秋一直呆呆地看着窗户外面的夜空,脑海内却早已无比沸腾。

      “那家伙有鬼,那家伙绝对有鬼……”默秋在那家伙回头笑的那一瞬,看到整个机舱内都升起了‘死气’,没人幸免……很明显,有一场‘空难’即将发生。

      机舱内十分平静,对方很懂得忍耐,一直没有动手,默秋甚至都小睡了一会。直到近十个小时过去,飞机已经驶入了圣教区域内,默秋身后才终于有了声音。

      只见后座原本昏昏欲睡的胡子男突然瞪大了眼,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打开自己的上衣扣子,露出了绑在腰间的特效炸弹。

      “都不许动!”极其俗套的台词再配上极其俗套的展开,但若是发生在现实中,就没人会觉得无聊了。

      在乘客们认识到那家伙不是在开玩笑后,尖叫声顿时覆盖了整个机舱,但这位老兄显然水准不差,没过几秒就稳住了局势。

      “都不许叫,谁叫我就打死谁!”他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把手枪,很显然,这小东西的话语权是全场最高的。

      “真是疯了,他是怎么把炸弹和手枪带上来的?”默秋抱着头,缩在座椅内,冷静地思考着,“他不是主谋,这家伙只是个吸引目光的罢了……那个白西装才是主谋,东西也是他帮忙带上来的。”

      但此时此刻,那名白西装公子哥和他一样都缩在椅子里,显然并没有轻举妄动的打算。

      “他的目标是我,为什么……为什么要在飞机上,不对,他怎么会知道我在这班飞机上。”默秋透过座椅间的缝隙,看着那正与机组人员交涉的胡子男,口中喃喃自语着,“不对,飞机票是刘侦探买的,难不成……”

      默秋的脑海内闪过了一个推断,上次的‘黑骑士’事件,所有的亏损者里,就只有一个科伦多公司还存在着了,因为这次事件,他们被安全局调查,费了很大财力才脱身出来,而且还失去了梦都市分部这个么重要据点。

      “科伦多公司的杀手?来对付刘侦探的?”默秋自言自语道,“但刘侦探的资料不是什么秘密,他既然会对我那么笑,很可能是认出了我……嗯,看到我他一定更惊喜吧。”

      他可没少搅和科伦多公司的好事,无面死神……他弄没的;诡面……他送进去的;就连梦都市分部的消亡也没少了他的身影。科伦多公司对他有多讨厌可想而知了吧。

      这一会,交涉已经隐隐有了破裂之势,显然机组成员的拖延战术渐渐落入了下风。

      “十分钟内,立刻把飞机降落……”胡子男挥舞着手枪,对正对面的副机长咆哮着。

      “听着先生,你这么做无非是为了钱……我可以给你钱,你要多少都可以!”副机长面色焦急地说着,他早已联系了安全局和圣教方面,但现在必须得先拖延住眼前这人。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立刻停下!”那胡子男大喊一声,随即突兀地扣下了扳机。在一声枪响后,那副机长瞪着眼睛,仰面倒了下去。

      “啊!!”离得很近的一名女子被吓得尖叫起来,那胡子男显然也被自己的冲动举动吓了一跳,再加上女子这一叫,他的最后一丝理智终于被疯狂所驱散。

      “呯!”又是一声枪响,尖叫的女子随即倒在了血泊里,胡子男狂笑着喊道,“立刻降落,否则我每三十秒就杀一个人,等杀完了我就引爆炸弹!”

      “嗖~”一声不算大的声音传过,与刚刚的枪响相比,这声音就很难察觉了。但……它的效果却是子弹难以达到的。

      胡子男被‘死气匕首’正中后脑,随即便在一阵恐惧中失去了意识。

      “你这是在逼我……”默秋本不想出手,但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其他人被屠戮,于是只能在暗中甩出了那把匕首。

      他本认为,这么做完后,那名白西装公子哥会采取一些行动,但……超越他认知的事发生了。

      本该死去的胡子男转过了头,望向了默秋的方向,举起了手枪……

      “呯!”一发子弹射向了一脸震惊的默秋,他连忙撑起死气盾牌,将其阻拦下来。

      而这时,那名公子哥也终于站起了身,立于胡子男的身前,无视了周围人们的惊愕表情,一脸微笑地对默秋言道,“真是久仰大名了,‘亡使’……拉特.科伦多向你问好,不过我更希望你称呼我为‘使徒’,这是我给自己起的代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