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99

      “起回十二针?”

      沈梦妍神情突然激动了起来,她认得穆砚手中的动作,和自己刚才给义子铭施用的是同一种针法。

      随着穆砚手里的最后一根石针落下,义子铭原本苍白而又干枯的身子,瞬间多了一层红润。

      病床旁的心电检测仪也发出了有规律的声音。

      “滴……滴……滴……”

      众人大吃一惊,已经被宣布死亡的义子铭,就这样活过来了。

      几秒种后,义子铭的身体数值都已达到了正常范围,原本深陷的眼窝,也逐渐恢复了生机。

      “咕噜咕噜……”

      “噗……呲……”

      一阵恶臭从义子铭的身下传了出来,整个房间所有人都被呛的直流眼泪。

      义远平有些苍白的手,在鼻尖闪了闪,皱着眉头喊道:“我孙子怎么样了?”

      没等穆砚回答,义子铭艰难的睁开了双眼,脸色也变得红润了不少。

      “子铭,你醒了?!”

      看到义子铭醒来了过来,义远平欣喜若狂围了过去。

      沈梦妍瞄向穆砚,心里不断的涌出不可思议的心情。然后开始安排护士,清理床上的污秽,打开窗户进行通风散味,继续深入对义子铭做检查。

      “义老,你孙子现在虽然度过了危险期,但我建议他还是需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确保身体完全康复。”

      义远平此时老泪纵横的紧紧握着义子铭的手,对着穆砚不停的点头,他已经无法用语言去形容了,难怪他刚才如此的云淡风轻,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你派人给你孙子准备浮小麦十五克,白术二十克,黄芪十克,酸枣仁十五克,黄柏十二克,知母十克温水煎服。”

      “在准备枸杞十克,大枣三枚,菊花五朵。开水冲泡代茶饮。”

      “最后在准备猪蹄两到四个,煮烂,沾白胡椒面,义子铭今年多大就用多少粒,之后分成十四包,每天早空服一次,大约七天,他就没什么问题了。”

      穆砚一口气说完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往后让你孙子滴酒都不能沾,一定要多喝枸杞大枣菊花茶。”

      义远平急忙把穆砚说的话全部记录下来,随后叫来门外的一个保镖去安排。

      穆砚看到义远平安排好后,便起身就要离开:“义老,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钱别忘了。”

      “不能,不能忘,最晚明天到你账上。”义远平赶忙的回应道着。

      就在穆砚起身走到门口时,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极快的推开。

      “子铭,我的儿子,你再怎么样了”

      冲进来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办公室被拖走的赵素梅。

      “谁让您来的!”义远平看到这个女人,气就不打一处来。

      “爸,我只想来看看子铭。”

      “如果不是穆少出手,我现在已经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了!”义远平愤怒的说道。

      赵素梅微微一愣,转头看着穆砚,说道:“穆少,对不起,刚才的事情是我一时糊度,也不该那么说唐小姐。”

      赵素梅这次是发自内心的诚恳道歉,她也明白了,自己平时在义家作威作福,都是靠自己有个儿子,如果儿子死了,那她将什么都没有了。

      “义夫人,没事,都过去了”穆砚笑了笑,继续说道:“你也是心急你儿子,我能理解。”

      赵素梅没想到穆砚就这样的原谅了她,微微欠了个身道句感谢。

      看着穆砚转身出了病房,义远平感慨的说道:“这样的人,一定要好好的结交,就算不行,往后也不能为敌。”

      “素梅,今天的事情你办的是真糊涂!”

      “往后,在郡西内,只要是他穆砚的事,就是我义远平的事,也是义家的事!”

      ………………………………

      ………………………………

      从病房出来后,穆砚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医院的门口抽烟。看着门前人来人往的景象,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倔强的小姑娘。

      “你等下,你先别走!”

      从医院门口传出了一道极为急迫的声音,穆砚笑了笑,他知道沈梦妍一定会追出来。

      沈梦妍气喘吁吁的捂着胸口,一只手抓着穆砚的衣服,生怕他跑掉。

      “你一会儿有时间么?”

      穆砚大吃一惊:“你要干嘛?”

      这女人说话太直接了,上来就要约他?

      “你不要胡思乱想!”沈梦妍缓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是想问你,你用的和我用的是同一种针法,为什么你就能治好病人,我的手法没有任何问题!”

      “你师父是孙祥元吧。”

      “对,我郡西第一中医。”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病人什么情况下才可以使用这套针法?”

      “这个……”沈梦妍略有所思的考虑了下,似乎她光学手法和穴位了,只知这是套神奇的针法

      穆砚刚才并没有仔细的观察沈梦妍,现在如此近的距离,他发现这个女人确实很美,和唐冬雪不相上下。

      “这套“起回十二针”属于阴针法,只有在病人死亡后的一个小时内使用才可,如病人还没有死亡,就始终这套针法,那就等同于催命符!”

      沈梦妍吃惊的瞪着眼睛看着穆砚,这怎么可能,所有的针法都是已治病救人为本,怎么可能要等病人死后才能治疗,她现在脑子非常的乱,如果是真的,那自己以前学到的某些东西和理论,岂不是都是错误的?

      “那你怎么会这套针法的!”沈梦妍支支吾吾的说道。

      “孙祥元有没有告诉你,他的针法其实是跟我学的!”穆砚眯着眼,从上到下再次打量了一番沈梦妍,没想到这女人处了长的不错,身上还很有料啊。

      “啊?跟你学?难道你就是我师父,一只挂在嘴边的神医?”沈梦妍目瞪口呆的看着,穿着邋里邋遢的穆砚,如果不是自己刚才亲眼所见,她真的会认为这就是个骗子!

      “卧槽?!神医?”穆砚一阵咆哮:“这孙祥元疯了是不是,我本来就不想收他当徒弟,现在可好,还到处宣扬我是神医?他是不是想整死我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