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花有酒锄种田

      众人兵分两路,三千新兵和五千多老兵去各地征兵,军户的家人去州府办理路引现行上路回京城。

      广西这里民情复杂,别说是承宣布政使司的人了,就是瓦氏都没搞清楚这里的情况。壮族最多大概占了85%,但还有瑶族、苗族、彝族、侗族等十几个民族大小几百个寨子。这还是登记在册的。所谓狼兵也不只是壮族,而是广西这里所有的土司的兵都叫狼兵。瓦氏的三十多个寨子就有壮族和苗族。

      这里是真的美啊,热闹而又不喧嚣,安静却又不显得寂寞。村民好客到了极致,前边半个月天天给人主持婚丧,明明有时候是一户人家请客,却被当做整个寨子的客人,一顿饭要去五六家吃,而且顿顿必有酒有肉。

      第一站去的就是西边的苗族,还是挺顺利的,苗族人口不多,这一片聚集地也只有几万人。

      夏瑄开始了自己的老本行,把前世看到的《河山》里的一段台词写了下来。

      自盘古开天,三皇定国,五帝开疆。

      凡国遇大事,男必在祀与戎泯躯祭国!

      即燹骨成丘,溢血江河,亦不可辱国之土,丧国之疆!

      士,披肝沥胆;将,寄身刀锋;帅,槊血满袖;王,利刃辉光!

      吾,不分老幼尊卑,不分先后贵贱,必同心竭力,

      倾黄河之水,决东海之波,

      征胡虏之地,剿倭奴之穴,

      讨欺吾之寇,伐蛮夷之戮!

      遂沧海横流,儿立身无愧!

      任尸覆边野,唯精魂可依!

      随后夏瑄召集寨子里的所有村民开始讲话,大致用的雅言,让几个通译大声翻译给下边的人听。

      “乡亲们,自从始皇帝开始,不管是汉、壮、瑶、苗族人,其实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都是华夏儿女,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我们都是黄色皮肤,黑色眼睛。虽然几千年来我们有过争斗,但我们也曾一起反抗过元朝的残暴统治。今天我来这里不仅仅是要你们和我一起去堪平四海,去夺取荣耀,更重要的是告诉你们,我们都是一家人,从来都是。以后如果有人受欺负了,不管是土司还是承宣布政使司的人,你们告诉我和瓦氏,现在瓦氏是都司的都指挥同知,我是大明的伯爷。我们替你们做主,哪怕他是一方公侯我们也替你们摆平了他们,咱们要过好日子,谁阻挡了咱们过好日子,咱们就和他们斗争到底。过一段时间啊,朝廷就要罢免了所有的土司,改派流官上任,把所有的土地全部平分,再没有贫富贵贱之分。只有手里有了土地,那给一座银山都不换啊是不是。”

      寨民们还有点不敢相信,纷纷交头接耳,看下边那个土司的眼神简直是想杀了夏瑄,然而夏瑄知道他是个什么货色,他们这里收租竟然收到了6成,比内地的地主老财都狠。土司的狼兵被夏瑄尽数征召,有兵部和都司的调令他不敢不放,除非他想造反,之后就是当场发安家费和第一个月的粮饷。那些得了钱的寨民一个个眉开眼笑着回去收拾行李,其他的寨民则是彻底相信了以后真的会把土地分给他们。

      当天晚上夏瑄就遭到了刺杀,一发箭矢相当精准的射到了夏瑄胸口,在铁叶上留下了一道坑。抓住那个刺客之后果然是那个土司的人,想必是不甘心手下的一千狼兵被夏瑄尽数带走,夏瑄也懒得节外生枝。

      这些狼兵很开心,因为当场给他们家里发了五两的安家费和第一个月的粮饷,随后让他们去州府办理路引一路去南京郊外的营盘。以后还要安排书吏每个月帮他们写家信寄回给这里的亲戚,想必不久之后的改土归流会相当顺利吧,只要给土地,能过上好日子,谁会傻傻的跟着造反,说是少数民族土司,可实际上不也是和汉民一样在土地里刨食的,无非是生活习惯不一样。

      第二站就是去北边靠近两广的瑶族,这里瑶族和瓦氏的部族相当,也有几十万,三个土司下边的狼兵近万人。说实话夏瑄有点想把这些人都收走...但兵部的调令只有1万人的名额,先前瓦氏那里三千,西边苗族一千,这里也只能征召六千了。后续的狼兵则是要浙江都司和广西都司合力消化,在浙江台州、宁波建立数个备倭卫所,准备来年征伐日本。狼兵征召完就是改土归流分发土地,突然多了一省的税收养活几万人的备倭卫所还是没问题的,总比这些赋税落到土司手里再让他们蛊惑寨民造反的好。

      历史真是玄妙,只是因为夏瑄提了建议征召了瓦氏,朝廷就从贵州那里得了经验要把广西也改土归流,下一步倒霉的就是云南沐家了。

      征召完15个千户所一共16800人已经到了八月,马匹却远远不够了。先前还未来及补充战马,现在只有一万三千匹,夏瑄统帅8个千户所,其中四个步军千户所,四个骑军千户所。瓦氏那里7个千户所,四个骑军千户所,三个步军千户所。马多的好处不只是骑兵强力,更重要的是行军时候步军也能骑马,行军速度会加快不知道多少,具体请参考现在才到北平的朱棣大军......

      弓弩倒是够了,那些匠户一直都没闲着,现在所有的弩前边都加了铁环,新打造的弩身也换成了结实的楠木。兵器铁甲没齐备,这些和战马都要去南京亲军都督府去领。

      正准备返京却又收到了兵部的调令,原来是张辅带着大军和交趾的俘虏已经在返京路上,交趾那里陈季扩的儿子陈月湖又纠结了万人残部反叛,各地驻军不多只能守住州府没有能力再清剿。

      总有人赶着送军功...虽然现在新兵连兵器和铁甲都没有,但是那些反贼也用不着多精锐的装备,眼下弓弩步军一人一把,骑军一人两把还多余出来许多,有这些就够了。如果动作快还能剿灭反叛和张辅一起在春节到京城过年。

      夏瑄随即派遣两队百余人的夜不收一人三马前往交趾境内打探,又用那赏赐的四十万两银子在广西各地、沿途买马,还好这里的马不贵,一匹只需10两银子,北方的蒙古马最高都能卖到25两。花了七万两银子买了七千匹,暂时只能让一人一马行军,只要保证这些骑军大战时候能一人双马就好。

      陈月湖的叛军大多在交趾北部的山区,那里倒是瓦氏熟悉的很,她的山寨就紧挨着交趾。

      大军起行,一日只能行300里,这就是一人双马和单人单马的区别了,每走一个时辰都要下马让马匹歇息一阵。不过总共也只有1200里就能进入交趾北部的山区。

      第四天已经行到交趾边境,大军随即驻扎不再前行,交趾北部几乎全是山区,如果设立营寨能设立几百个,万一中了埋伏就全完了,这些人都是新兵而且兵器甲胄都不够,只能等夜不收回报战况才能继续行进。

      “报,交趾都司都指挥使方政奏报,陈季扩贼军遁入山林不断袭扰清化附近州府,方政都指挥使已亲自率兵前往。”

      “报,交趾布政司布政史黄福前往升华思义四州抚民,途中被陈月湖大军袭击,如今一众官员都被困在了顺州。”

      草!方政还在交趾北部剿灭叛军,陈月湖大部队竟然出现在了南方,调虎离山?这些人倒是会点兵法。

      “还有,胡云英大人也被困在了顺州。”

      “胡云英是谁?”夏瑄有点摸不着头脑,瓦氏凑了过来“你忘了,就是那个二十多人斩杀数百人那个女子,你让她留下为交趾女人做主,你下边骑的马还是人家的。”

      夏瑄反映了过来,“瓦氏,突袭吧,顺州距离这里将近3000里,骑军突袭只需四日就能到达,我带着八个骑军千户所突袭顺州陈月湖,你带着步军支援方政。小心点,那群猴子遁入山林怕是不好清剿,那群猴子喜欢偷袭,别怕热就脱了战甲。”

      瓦氏把手下的亲卫叫了过来“你们跟着夏大人一起去顺州,我这里不用担心,保护好你们姑爷。千万别让他再发疯了。”

      你倒是私底下交代啊,我都听见了...

      夏瑄立即下令,“所有骑军千户所,卸掉所有的辎重,脱下你们的甲胄给步军,战马卸甲,只带五天干粮,急行军顺州。”

      北部山区纵横,屁股快要颠破了,还好第一天就纵横700里到了越中平原。

      “各部能夜视的和我一起继续行军,不能夜视的留下第二天再行军。”

      夏瑄已经是拼了命,因为白天一路上路过州府补充草料的时候,当地百姓一听说是要去救援黄福,都箪食壶浆出来送行。黄福在交趾这么得民心,一但身死就全完了,谁知道下一个来的布政使会不会和当初那马琪一样。

      当晚夏瑄就知道了为什么兵书中不提倡夜袭,8000骑军能夜视的竟然只有2000人,一夜疾行500里,走散了几个人不说,而且严重偏离了方向,竟然走到了西边的葵州,等于一晚上只奔袭了300里,还落个人困马乏。

      夏瑄只好耐着性子前往预定第二日要到达的乂安府等待后续的6000人,大军汇合后当晚驻扎在州府郊外休息,又要不少百姓听说了前来送酒肉,原来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并不是传说,只要你拿百姓当自己人,他们就会拼了命维护你的统治。那些叛军怕也是之前的残部,等把他们也剿灭了,估计再也不会有人叛乱了。

      第四日傍晚到了新平府南灵州,再往下行百里就能到顺州了。日渐西山,如果继续行军到了就是黑夜,夜战的话战局很有可能会脱离夏瑄的控制,可也不知道顺州到底战况如何,希望他们能再守一晚吧,怎么说也有一个卫所5600人随行,被围之后军情传递过来大概三天,骑军急行了四天,七天时间怎么也能守住吧。

      次日寅时就开始吃早饭,准备兵器,这次8000骑军一人带了60根弩失,别说是一万叛军,就是十万也能把他们全射成刺猬。

      卯时初刻天已大亮,全军起行。疾驰到顺州才卯时五刻,城外是那熟悉的陈军破烂营寨,炊烟袅袅还在做饭。

      “每两个千户所围堵一处寨门,交替抛射箭矢。”

      陈军还未来及反应冲出来就被射了回去,

      “一半人下马列两排三才阵推进!”

      骑军开始下马列阵,弓弩在密集阵型下威力更甚,陈军别说还击了,一个个躲在一切能躲藏的地方。

      “搬开鹿角!冲进寨门,弃兵跪地者不杀!”

      真是一群废物啊,就这样竟然都想造反,别说是府军前卫了,方政如果腾出手来带一个卫所就能把这些人尽数剿灭。如果他们躲进山林里还真不好全部绞杀,可现在他们一个都跑不了了。

      “绿衣,你带人拿着我的令牌进城吧,告诉黄福,陈军全部被我军剿灭,无一人逃脱。”

      绿衣带着人去了城下,夏瑄也开始策马走进营寨。骑军还在从四面往中心推进,这些人已经没了勇气敢再拿起刀,只剩下中间大帐那里还有两百多个骑兵敢站着,看起来是陈月湖的精兵了。

      “传我的话,让他投降,我保他不死。”

      “瀚海伯有令,陈月湖你若弃兵跪地,保证不杀你。”

      “你当我傻吗?”

      哟,看来这人还真不傻。“弩失!”

      四面弩失直射过去,那两百人可怜的队伍尽数被射下马,陈月湖也落到马下。交趾这里的叛军是真没意思,前后不过三刻钟就用8000人灭了上万人,还几乎没有伤亡,倭寇和内地的叛贼都比他们强。一群懒汉也要学人家造反,封个丞相尚书就以为真能当上。

      “收缴兵器,拿绳子捆了,一会送到城下。亲卫随我进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