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重生>

      “马休斯,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奥古斯呢?”

      贾尔斯伯爵见马休斯一脸沮丧,却不见奥古斯身影,纳闷道:“难道说奥古斯胆敢违抗我的召见?”

      当马休斯回到银辉城堡的时候,贾尔斯伯爵已经吃过晚饭,坐在书房思索怎么和奥古斯谈事情,当然不是谈奥古斯和扎克的矛盾,而是谈绕过他贩卖翻土器的事情。

      扎克·瓦伦像个憋气的小媳妇坐在角落,肥硕的脸颊上写满了无聊,时不时因为伤口的疼痛嘴角抽搐一下。

      “伯爵大人,请恕我无能,我连奥古斯的面都没见到……”

      马休斯单膝跪地无奈的说道。

      回来的路上马休斯想了很多,假如奥古斯真的和贤者院有关系,那为扎克报仇的事情会很难办,他只能寄希望于伯爵,再没有之前的高傲脾气,如果伯爵不肯帮忙,他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能够挽回瓦伦家族的荣誉,但他不想走到那一步。

      “嗯?怎么回事,起来说话。”

      贾尔斯伯爵换了个坐姿问道,感觉事情有点离奇。

      马休斯站起身,脸上带着委屈诉说:“我先去到格里芬家族行馆,一名骑士说奥古斯并没有回行馆,经过打探后才知道,奥古斯下午的时候去了贤者院,可当我赶到贤者院,却……”

      “却被瓦多蒙学士告知,奥古斯在贤者院做客,暂时没有时间来见您,事情就是这样。”

      马休斯当然不敢直接转达瓦多蒙学士的话,如果他当真挑拨学士和伯爵之间不和,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他自己,那种蠢事他不会做。

      书房内不止伯爵和扎克两人,还有几名伯爵的助理也在一旁,当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中均是默默记住奥古斯和贤者院有关系这条十分有用的信息,没准以后会用得上……

      贾尔斯伯爵眉头紧锁,提高声调问道:“奥古斯真的在贤者院?”

      马休斯点了点头,道:“我见到雷斧堡的战士和骑士在贤者院外等候,应该不假。”

      “这……奥古斯怎么和贤者院扯上关系了呢?”

      贾尔斯伯爵皱眉不已,奥古斯下午去的贤者院,结果一直待到晚上还没出来,就连自己召见也被挡了回来,这关系明显不一般啊!

      瓦多蒙学士来到银辉城堡的时候,贾尔斯还不是伯爵,但贾尔斯知道他的父亲花了多大代价才从贤者城请到瓦多蒙学士,贤者城那帮家伙的眼睛都是长在脑袋顶上,根本不把一般贵族放眼里,奥古斯一名小小男爵,怎么会有资格在贤者院做客?

      “伯爵大人……”站在一旁的助理昆斯丁施礼,道:“您还记不记得艾比利曾说,奥古斯爵士在贤者城有朋友,翻土器是奥古斯爵士贤者城朋友教导他制作,会不会和他朋友有关?”

      贾尔斯伯爵手指轻叩书桌,点头道:“对,我差点忘了,昆斯丁你提醒得很是时候,一定是奥古斯贤者城的朋友从中引荐,一定是这样……”

      猜测很合理,但却让贾尔斯伯爵有些难受,他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封臣和贤者城学士交好。

      贤者城和教廷是所有贵族都想巴结的势力,教廷圣战殿的圣教军让所有王国望而生畏,但贤者城战争学院的战争军团也能与之分庭抗礼。

      奥古斯的人脉让贾尔斯伯爵心中有点紧张,担心失去对格里芬家族的统治。

      贾尔斯伯爵心情复杂的看了一眼扎克,如果不是扎克来告状,还不会发现奥古斯在贤者院做客这件事,顿时有些意兴阑珊,他对扎克道。

      “扎克,你也听到了,奥古斯在贤者院做客,不是我不想帮你主持公道,就连我也没有办法召他来城堡,说实在话,我劝你不要再和奥古斯作对,那样对你,对烈风高地和瓦伦家族,都没有好处。”

      扎克十分不甘心,他道:“难道和贤者院有关系,就能不顾王国的法律吗?那瓦伦家族丢失的荣誉怎么办?”

      贾尔斯伯爵心里感到有些好笑,因为扎克说得还真没错,只要不是太严重的罪行,贤者院学士要保一个人易如反掌,更何况奥古斯的行为本身到底犯没犯法还两说。

      “扎克,听我一句劝,不要再纠缠这件事,不然你出事我不会管你!”

      扎克听到伯爵的话后脸上肥肉都垮了,看得出伯爵碍于贤者院不愿意帮他撑腰,他叹口气站起身道:“伯爵大人,我知道了,已经不早我先回去了。”

      说罢,扎克不甘心的看了马休斯一眼,离开了书房。

      马休斯对伯爵的决定并不意外,如果奥古斯的确和贤者院有关系,伯爵的处理方式在情理之中。

      “伯爵大人,我也退下了。”

      马休斯躬身行礼退出了书房,他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为了瓦伦家族的荣誉,他打算走最后一条路,一条他十分不愿意走的路,伯爵能够不管,但他作为瓦伦家族的人,却不能不管!

      等到书房内就剩下身边的人,贾尔斯伯爵抱怨道:“真是头疼,你们说奥古斯怎么会在贤者城有朋友,这简直离谱,想我堂堂一名伯爵……”

      巴拉巴拉,贾尔斯抱怨了一通,昆斯丁和另外两名助理默默的充当负能量垃圾桶,他们能想象伯爵羡慕嫉妒的心情。

      喋喋不休了十来分钟,贾尔斯伯爵总算是停下抱怨,问道:“后天就是艾琳的成年仪式,准备工作怎么样了?”

      昆斯丁听到伯爵问起正事,连忙道:“大人,厨房已经将酒和食材准备充足,明天仆人会将城堡前坪布置一番,服饰方面也准备妥当,一切都非常顺利。”

      “科格桑夫祭司那边通知了吗?”伯爵问道。

      昆斯丁点头,道:“我亲自去神庙向科格桑夫祭司发出邀请,他承诺一定会到银辉城堡为艾琳小姐的成年祈祷。”

      贵族子嗣举办成年仪式,如果有神职人员祈祷,会被视为一种非常特殊的荣耀。

      “多多检查,千万不要有纰漏,不要让我在客人面前丢脸失礼,我去休息了。”

      说罢,贾尔斯伯爵起身,他感觉有点心累,领地内的封臣越来越不好带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