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短视频app软件直播app下载

      夜晚。

      在老贾家里落宿。

      也是陈悠才拿到新药方,肯定要请教请教有经验的老学问,少一些炼药路上能避免的坑。

      老贾也是好客,晚上鱼肉饭菜摆齐,热情招待,又一边向着陈悠解惑。

      但说实话。

      陈悠在吃饭的时候,目光望着苍老面容的老贾,是一直再考虑一个问题。

      那就是半年前,大李哥的这个喝多,没说清楚全部的交谈经过,差点让自己以为这药方要用钱买。

      真要拿出钱了,老贾的心情估计不一定会高兴。

      可要不是大李哥,估计老贾也不会放心的给自己。

      伴随着这个人情睡着。

      这两天都在老贾家里住着。

      直到三天上午。

      陈悠把药方上的珍贵药材琢磨透以后,就在老贾的拒绝中,强行留下了两副跌打损伤与林内防虫的秘方,便向苦笑的老贾告别,又回到了大李哥的药方内。

      这一来,是把门口揽客的小胡吓的够呛。

      再随着他把陈悠二人带上楼,更是把大李哥吓的要死。

      他不明白这两位大哥怎么又回来了?

      但陈悠真没别的意思,这次过来,只是单纯的感谢一些大李哥,中午找地吃个饭。

      归根结底,要不是他,自己也拿不到这个药方。

      并且这靠近山里县城的饭店,不来尝尝实在可惜。

      陈悠可是和猴子说话,要带他吃饭。

      而大李哥听到这位大哥要找好馆子,也是放松的同时,给陈悠报了一个饭店名。

      饭店就在县西,虽然是个小饭店,但是菜肴美味。

      等到中午。

      大李哥忙完了手头上的事,就亲自带陈悠二人过去。

      来到这里。

      陈悠看到这饭店有一百多平方,不像是大李哥说的小饭馆。

      或许也是大李哥误以为自己二人是大富豪,出入的都是高档地方,所以才把这里称为小饭店。

      不过这里的客人是真的多。

      陈悠看到门口都摆着七八张桌子,坐了三桌人,里面的十五张桌子,更是全部坐满。

      “尝尝这菜..”

      “干!”

      “五五六啊..”

      伴随着香味传来,饭店内的气氛也很热闹。

      划拳的划拳,吃饭的吃饭,他们说着天南地北的家乡话,估计也是听说了这馆子的鲜美菜肴味道,特意过来尝尝。

      不过,大李哥算是这的老熟人,在靠窗户的位置,有店老板特意给他留的空桌。

      等过来,陈悠望着满桌子刚上的菜,鸡鸭鱼肉、青菜豆芽荤素全有,也没客气,就招呼猴子吃。

      大李哥的人缘广,人都不用来,只需一个电话,桌备好,八菜两汤上齐,就等人来吃。

      “陈哥..”大李哥刚夹一口菜后,也满上一小杯酒,向着陈悠一敬,“下次再来咱们这,要什么,您和老弟说一声!老弟全程招待!药也给您备齐!”

      “大李哥客气了。”陈悠吃饭的空隙,抽空和大李哥碰了一杯。

      “嘿嘿..”大李哥乐呵呵的一口喝完,也是招呼陈悠趁着菜热,吃着新鲜。

      再伴随着饭店内的众客人话语,不时有外来客人称赞这家饭店的菜着实好吃。

      环境虽然乱哄哄的,但是气氛也上来了。

      同时猴子吃起饭来,那是风卷残云,得空才和陈悠说一句,“陈哥,你尝尝这个鱼..”

      话落,陈悠还没夹,猴子就自己先来一块。

      陈悠看到他喜欢吃鱼,也略尝两口,剩下交代给他吧。

      相较有刺的鱼,陈悠更喜欢一口能吃的红烧肉。

      只是陈悠吃完一小碗米,又瞧了瞧刚动筷子没几下的大李哥,再看了看都快被猴子吃完的鱼,也不由面子上过不去,笑道:“多谢大李哥款待。我兄弟就这样,见谅。”

      “陈哥您这话..”大李哥干笑着,也是避着鱼吃。

      陈悠看到,刚准备说什么,却瞧见一位青年从自己旁边经过,看了自己两眼。

      同时,他看到陈悠的样子时,是脚步顿了顿,随后又恢复平静,回到了里头桌边。

      陈悠发现这个情况,知道这种眼神,不像是随意瞟见,反而像是‘认人’。

      想到这里,陈悠接着和大李哥干杯的空隙,朝里面看了看。

      他们大餐桌正坐着六人,说话喝酒间,放得很开,没有关注自己这里。

      但随着青年回到饭桌,陈悠看到他们其中两人胸前带着义字项链,就把目光就不着痕迹的移开。

      人已经知道是谁,那就先吃饭。

      可在青年这桌。

      青年回到桌边,是小声向着身边正在和众人敬酒的背心大汉道:“哥..你瞧瞧靠近门口的那个人,是不是悬赏令上的那个?我瞧着面熟..”

      “悬赏令?什么人?”背心大汉端酒的动作一停,顺着青年的目光,看了看陈悠那一桌。

      这一瞧,他看到正在吃饭的陈悠侧脸,样子好像真的和悬赏令上的相似。

      再随着陈悠抬头夹菜,背心大汉看到全貌,心里是全部确定。

      ‘真是他..’背心大汉发现这一幕,也是和正在喝酒的众人使了使眼色,小声道:“哥几个,咱们这次过来办事,倒是抓着了大肥羊..喏,那边就是张修原那伙人..”

      “张修原..”众人听到背心大汉的话语,也是借机喝酒,或抽烟的时候朝陈悠那边瞧了瞧。

      “我草,还真是悬赏令上的那个人..”

      “旁边那两个人是谁?”

      “应该是画像上不对。”

      “不管是谁,抓着问问就知道了..”

      众人低声交谈着,心里一下子活络过来,更没有怕张修原他们的意思。

      因为他们是喜子手下专门玩枪干黑活的,大家彼此彼此。

      尤其他们七人,陈悠那边就三人,这人多势众,更没什么怕的。

      “等出饭店,找个人少的地方再动手..”背心大汉看到众人都发现目标,也是落下了计划,“虽然不知道喜子哥被谁杀了,但是咱们公司的赏金可没断。”

      背心大汉说到这里,脸上的笑意是越来越浓,“再说了,只要把这几个人抓回去,咱们奇哥在公司的话语权也会更足。还有你们啊,都别喝酒了,等会有正事办..”

      众人听到,也是自觉的把酒杯放下,随后又像是没事人一样,开始吃饭聊天。

      可是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向着陈悠这桌看来。

      “陈哥..”正在吃饭的猴子,当觉察他们的目光,也是很警觉的向正在吃饭的陈悠道:“里面那一桌人,看着有点问题..”

      “八成是冤家路窄,老对手那的人。”陈悠一边夹菜,一边压低声音,“我刚也瞧见这些人往咱们这边瞄,估计这事要说道说道。看来还是不能轻易进市里县里,不然这哪里都是熟人。

      起码我对于很多人来说,是熟人。”

      “我感觉也是。”猴子笑着挑起盘里骨头上不多的鱼肉,“陈哥的样子一贴,像是明星画报一样,太闪眼了。我现在都不知道,这顿饭能不能吃好..”

      “他们头上有再大的哥,也不敢在这动手。”陈悠伴着红烧肉吃了一口圆润米饭,菜汁弥漫米间,满口留香,

      “饭店里的人多,这县里的权贵老板也不少。万一乱起来,吓着一些权贵,对他们来说可不是小事。

      咱们敢,他们不敢。

      依这些权贵的福,咱们倒是能安安心心的吃完这顿饭。

      但等吃完饭,出了这地,人少,就不好说了。”

      陈悠说到这里,望向猴子,“你正好面朝他们对面,要是他们打电话,记得说一声。他们不敢动手,归不敢动手,要是唤人围着咱们,咱们这饭也没法安心吃。”

      “陈哥放心。”猴子应了一声,又开始接着吃饭,但在夹菜的空隙,眼睛余光是时刻盯着对面。

      “陈哥..这怎么了?”大李哥瞧见两位大哥虽然吃饭吃的自在,但听话语气氛不对,一时间误以为陈悠二人在路上得罪人,顿时也很仗义道,

      “陈大哥..要不我去问问那一桌,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大李哥说着,身子也稍微站起,“老弟在这县里也有点脸面,外来的朋友说不定就看在老弟的面子上,大事化小,小事化..”

      “吃饭就行..”陈悠看到大李哥要起身,顿时一手按着他的肩膀,一手筷子夹着盘里的土豆炖牛肉,“大李哥,说句不好听的话。他们现在看到你和我们在一块,估计你也惹上事了。

      一会你跟我走,我和我兄弟会把这事摆平,不会连累你一家老小。

      对于这事,你也不用和他们多说,多劝。

      你在这县里面子足,但在这事上,你面子太小了。

      大李哥,心意我领了。

      事,就算了。”

      “我面子太小了..”身为地头蛇的大李哥听到陈悠这话,本来还想说什么,但等想起两位大哥持枪的一幕,与满袋子的钱,一时间也有点害怕,感觉自己好像卷进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大哥..”他想到这里,话语就有点哆嗦,“要要不..我现在打个电话..叫叫点人过来..”

      “你的那几人还是省省吧。”陈悠和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伴着菜扒拉了大半碗米饭,“现在你要做的事,就是好好吃饭。不管什么事,都等先吃饱了,有力气了再说。”

      “我看就大李哥没胃口..”猴子早就在两人聊得时候,就干完了三碗大米,“陈哥真没骗我,这山下县里的菜真嫩,开胃!比车上啃干粮好!”

      猴子说着,伸了一个懒腰时,随意朝他们那里望了一眼,当看到他们胸前的义字项链,又见陈悠随后吃完饭,才继续小声询问道:“陈哥,他们真是喜子的人啊?”

      ‘喜子..’大李哥听到这话,是握筷子的手顿了顿,没胃口的状态又加深了三分。

      “嗯..”陈悠拽了点桌上的纸,擦了擦嘴,“八成是喜子的人。这省,也只有他的手能伸到这里。”

      “怎么办?”猴子也擦了擦嘴,同时当他的眼角余光又瞄了瞄边角那一桌后,却忽然道:“陈哥,有人拿手机了。”

      “吃好了吗?”陈悠询问一句,当看到猴子点头,大李哥也有点失神,顿时起身道:“吃好了那就走吧,别等他们叫来一帮子人,把咱们堵在了这里。”

      陈悠话落,叫老板过来结账。

      大李哥是有点恍惚,也没有掏钱。

      结落,陈悠看了看也起身的七人。

      猴子瞧见,是低笑一声,“陈哥,咱们走,他们也走,这真是一路的..”

      “那就送他们上路。”陈悠一边向着店外人少的地方走去,一边向着下意识跟着的大李哥道:“往前走,别往后看。”

      “好好..”大李哥心里害怕,只剩潜意识跟着。

      “大李哥..”旁边经过的行人和他打招呼,他也是心不在焉的点头。

      这一走,众人是相聚五十米左右,隔着行人,一路向着县外走。

      背心大汉等人跟着,也把手掌隐约放在了腰间。

      “在哪动手?”随着离县边近了,青年望着四周越来越少的行人,也询问一句。

      “他们估计想跑。”背心大汉把大砖头手机放进兜里,“我已经叫奇哥来这边了,想办法把他们留住..”

      背心大汉说着,一边扫过来往的行人,一边遥望着前方陈悠三人的背影,“只要这事能漂漂亮亮的办成,不惹其它麻烦,奇哥在公司那里说话更有底气!”

      背心大汉话落,众人也仿佛想到今后的奖金与在公司内的地位,心思是更加迫切的想要抓着陈悠。

      只是等众人刚来到县西外。

      他们却看到陈悠刚出了县口,就避着土路上的车子,忽然加快脚步。

      猴子也架着大李哥向前方山下的林内奔走,一副逃命的架势。

      “追!”背心大汉见了,下意识追赶。

      旁边的人也掏出枪械,朝着前方奔走。

      这一追,等他们脚下的路,布满越来越多的树叶,四周的树木也多了起来。

      背心大汉扫视着周围树木,与前方有些阴暗的树林,却发现人跟丢了。

      “走..”背心大汉见到这一幕,是一边持枪对准前方的森林,一边带人向后方退去。

      但在下一瞬间,随着七人刚退开没几米,伴随着‘砰砰—’连续枪响回荡林内,旁边的人倒地惨叫。

      背心大汉刚把枪械瞄准阴暗林内火光闪动的方向,‘砰砰!’又是两声枪响。

      他惨叫一声,捂着中弹的胳膊倒在了地面,血液从他捂着伤口的位置溢出,左侧大腿也被子弹打穿,蜷缩起来。

      同时随着泥泞的落叶枯枝,被踩动的声响。

      陈悠带着猴子与沉默的大李哥,从林内走出,望向了正在哀嚎的大汉与他身边的一位青年。

      现在只剩他们两人活着,其余人是胸口与脑袋等要害中弹,已经没了声息。

      “怎么不追了?”陈悠掂着枪械,目光望着憎恨的大汉,“站起来接着追。”

      “我草你..”大汉见到陈悠三人走来,也是动了动嘴巴,虚弱谩骂。

      陈悠走到他的身前,枪口对准他的脑袋,‘砰’,枪声过后,把目光望向了旁边惊惧的青年。

      他吓得瘫倒在地面,右胳膊鲜血弥漫,枪械早已在中弹时脱手。

      “他嘴里不干净,我也不喜欢听。”

      陈悠一边从大汉口袋里拿出手机,一边收起枪械,抽出腰间的匕首,走到青年的身前,刀尖对准他的眼睛,“来,咱们和和气气的说。刚才你们打电话,找的是谁?他人又在哪?”

      “是..是奇哥!”青年面对锋利的匕首,又望了望大汉的尸体,感受到胳膊传来的火辣辣刺痛,顿时想都不想的把奇哥出卖道:“奇哥是喜子哥最信任的手下..当初奇追你们..就是他带人追的..他现在在南边的崆市,离这里四百多里..估计晚上就到了..”

      青年话落,求饶般的望向陈悠,“哥..我知道就这么多了..”

      “说完就好。”陈悠点头的同时,匕首反握抬起,猛然插进了他的喉咙!

      “就这点人也敢过来追我。”陈悠拔出匕首,在他身上抹了抹匕首上的血迹,又望了望满地的尸体后,偏头看向已经吓呆的大李哥,

      “你现在可以打电话,叫你的人开车过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