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污版下载秋葵视频免费观看秋葵视频无限制观看

      陈夏今天的心情非常好,开开心心去上班了。

      一路上,四院无论是医生还是后勤大妈都热情地眼他的打呼,当然后勤大妈的热情,因为这位可是顶头上司。

      但医生护士们的热情是因为这份年货福利实在太丰厚了,丰厚到在越州地区绝对是第一份的。

      人嘛,总是有虚荣心的,年底了难免会互相攀比,尤其是现在这个时代,职工都是以单位为家,对集体荣誉感看得比较强。

      两个不同单位的人在路上碰到,互相一问,

      “你们单位发了什么?噢,几块肥皂呀?还行,我们单位?我们单位发的不多,就是5斤肉、10斤海鲜、10斤瓜子花生外加一箱苹果一箱鸭梨。”

      得,妥妥能惊掉别人的下巴,把“仇恨值”拉得满满的。。

      哪怕是越州地区单位效益最好的“越州钢铁厂”、“越州铁矿”都没有这么好的福利,所以四院人的脸上有光,走路走得瑟。

      尤其是卫生系统,四院这次简直把同行都同罪了。

      平时在业务上一枝独秀,赚钱能力全系统第一也就算了,现在福利也遥遥领先了?

      以前医院有钱时,买不到年货,全地区的医院都差不多,四院甚至还不如一院二院,毕竟人家在城区里面,有地区方面罩着。

      今年不一样,一院二院发的那叫啥?

      一人5斤大米,2斤猪肉,手帕牙膏茶杯,妈呀,这是供销社清仓大处理吧?

      反正根据顾院长开会回来跟大家说的,人家一院二院的职工就差罢gong了,反正那边的总务科和分管副院长已经没法做人了。

      这也导致陈夏现在在单位里受欢迎程度,仅次于人民币。

      陈副科长上班先是去了总务科,年底了,总务科也闲下来了。除了挂几个灯笼,布置一点春节喜庆的东西外,其他也没事可做。

      医院春节期间除了急诊外,门诊全都停掉了。总务科各班组除了值人员外,也全部都可以回家休息。

      不过跟几十年后不同的是,这时候的春节只有3天假期,初四就要正式上班。

      这让很多家在外地的职工根本没办法赶回去,可是没办法,七八十年代就是一个讲奉献的时代,个人利益和亲情,嗯,放一边吧。

      后勤工作每年都如此,也不需要陈夏操心,让各班组自己定下值班名单,报给他就行。

      总务科要说难管理也难,因为职工众多,锁事太多,就类似于宫里面的打杂太监兼内务府。

      要说简单也简单,只要管住人,提高效率就行。

      这时候的单位,后勤部门绝大多数都是临时工。

      像四院,50多个临时工生杀大权就都在陈夏这个科长手上。正式工没办法开除,临时工要是干得不好,一句话就要走人。

      在柯镇这个小地方,被开除还能去干嘛?就是想种田都没地儿。

      别说什么人际关系啦,错综复杂啦,真的有关系的人也转正了,能当临时工的人肯定有些关系,但这个关系不足以让陈夏忌讳得不敢下手。

      所以四院的临时工干活都很积极认真,混日子的几乎没有。更何况很多都是职工家属,要是自个儿被开除了,会影响家里人在医院的面子。

      就在陈夏刚进到自己办公室后,电话铃声响起了。

      “喂你好,这里是总务科。”

      “嘻嘻,陈医生不开刀,怎么被发配到总务科管仓库了?”

      电话里的声音很好听,这声音陈夏一直没有忘记,“哟,原来是方姑娘呀,什么时候采风回来了?你哥咋样了?”

      “你还好意思说,这么久了都不联系我们,我哥早就康复了,我们后来在贵州待了一个多月,画了很多那么苗族侗族的少数民族画,要不要送你几幅?”

      “送画?我觉得你送钱我会更高兴的。”

      “嘻嘻,你还真逗,对了,过年的时候能不能来趟临安?我和我哥想好好谢谢你。”

      “谢啥呀,一个阑尾手术,小意思啦,真要谢,要不你以身相许得了。”

      “你长得不美,想得倒是挺美啊……”

      两人在电话里聊了十多分钟,挂了电话,陈夏的耳朵边一直都回荡着许媛那黄鹂鸟一样轻脆的声音,真是好听,真让人怀念啊。

      “哼,什么好听?”

      突然一个声音从窗户口传来,陈夏被吓了一跳,连人带椅子一起摔倒在地上。

      “顾女侠,你干嘛,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呀。”

      “你跟谁打电话这么起劲?噢,我知道了,一定是女的,花心大萝卜,有一个姚银苹还不够,这次又是哪家的姑娘瞎了眼看上你。”

      顾琳一边说,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嘴巴翘得可以挂饭篮了。

      “花心大萝卜没有,不过我抽屉里还有一盒酒精巧克力,不知道某些人喜不喜欢吃?”

      然后就听到噼里啪啦一阵脚步声,办公室门一下子被推开,顾琳冲了进来,一把拉开抽屉,把一整袋巧克力都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马上笑嘻嘻地说道:

      “陈科长,任大主任有请。”

      对付这丫头,最好的办法就是美食,如果一份美食不够,那就两份。

      陈夏站起来,慢慢走到她身边,快速地用手把她的发型弄得乱糟糟,然后夺门而跳。

      就听到顾琳在那边尖叫:“陈夏,这次巧克力也哄不好我了,我生气啦!!!”

      春节前的传染科病房里,住院病人几乎都出院的,病人也要回家过年呀。

      每年到这个时刻,病房里都是最清闲的时候,今年托陈夏的福,特意给传染科的同事们在分东西的时候,份量足了一些。

      比如这个猪肉吧,陈夏已经提前给总务科和传染科的职工分掉了,想要猪肉的哪一部分都自己选。

      这绝对是个天大的便宜,这年头谁都想要肥肉,瘦肉只有傻子才要。

      比如分带鱼和鲳鱼的时候,称好了斤量,多给你一条带鱼或者一条鲳鱼那也是占便宜的事情呀。

      陈夏就用这种小恩小惠,至少在总务科和传染科得到了大家的极力拥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