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什么样的浪花填空

      闻言,阿武的表情有些奇怪,谁知道这一晚上两个孤男寡女都干了什么。

      见状,苦竹怒道:听到没有。

      见苦竹发怒,反而肯定了猜想,不过应该还没有打算公之于众,是以,现在可不能蹙了眉头,想到这里,阿武跳下桌子,立身道:是。

      点点头,苦竹继续吩咐道:等会庄主要是醒来,白天不用管他。

      是,这次阿武没有多想,直接应了一声。

      走出大门,苦竹有些无奈,自己顶着这一身青肿,被人看笑话是避免不了啦,不过那又怎么样呢,该吃饭的时候还是不能不吃啊。

      来到食堂,苦竹亲自端盘去打早餐。

      既是厨师,又是打饭菜的翠花阿姨见苦竹这副模样,惊讶道:哎哟我的大少爷,您这是怎么啦,痛不痛,是哪个没良心的下这么重的手,告诉阿姨,阿姨帮你教训他。

      眨眨眼,苦竹好奇的问道:翠花阿姨,您想怎么教训他啊。

      闻言,翠花阿姨眯着眼神神秘秘一笑,轻声道:你不用担心会被人发现,我给他下药,让他在茅坑中待几次。

      咦,苦竹一副恶心的表情,旋即又换上一副笑脸,道:中,不过这人可不是一般人哦,万一连累到你就麻烦了。

      嗨,翠花阿姨不在意的一挥手道:管他是谁,敢欺负咱家大少爷,老娘让他吃下的全部吐出来。

      捂嘴偷笑一下,苦竹道:多谢翠花阿姨照顾,这个人就是庄主,他竟然仗着年纪比我大就揍我,可怜我这小身板经不起揉捏,被打成这样,翠花阿姨可要替我做主啊。

      听到是叶清泉打的,翠花阿姨有些尴尬,本以为是药不理呢,就这师徒俩三天两头打架,这下有些下不来台了,于是委婉推脱道:原来是庄主啊,本来这是没问题的,可庄主不吃我做的菜,就是想下药也没机会啊。

      苦竹自信道:这个您放心,今天他一定会吃您做的饭菜的。

      额,翠花阿姨有些无语,这是退路都没有了吗,只是要对付庄主,有些不敢啊。

      见翠花阿姨犹豫,苦竹笑道:没事,翠花阿姨多给我打几个菜吧,我实在太饿了。

      闻言,翠花阿姨像是做了什么决定,道:这事翠花阿姨给你做主了,还反了天了,今天就给他个教训好了。

      有句话翠花阿姨没说,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教训,以如今苦竹的身份,能把他打成这个样子的,不管怎么说,身份都是远超自己的,虽然自己需要苦竹的照顾,但也不能什么话都说,否则只会给自己挖坑。

      说着,便认真的把苦竹的盘子多放了几个不一样的素菜包。

      听翠花阿姨这么一说,苦竹眼睛一亮,笑道:很好,真有什么,就说是我干的,怎么能真的连累翠花阿姨呢。

      搓了搓手,翠花阿姨道:如此,要不要多加的料。

      见翠花阿姨有得寸进尺的意思,苦竹平静道:您注意分寸就行,如果其他人也跟着遭殃,你就要小心了。

      说完,便带着食物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见苦竹似乎有些不高兴了,翠花阿姨刚刚兴起的念头顿时熄灭了,不敢做的太过。

      这时,又陆陆续续的来了一些人,有杂役下人,有那几个少年少女们,不过见苦竹这副模样,尽管诧异,却不敢过来,谁知道会不会迁怒,所以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

      不多时,朱八德也来了,对苦竹一脸青肿视若无睹,或者说习惯了,只是有些奇怪,今天怎么来这里吃东西了,要知道苦竹可是从未在这里吃过哪怕一顿啊。

      打过早餐,便端到苦竹的桌子上,问道:今天怎么舍得来食堂吃饭了?

      从朱八德一来食堂,苦竹就发现了,是以,根本没有什么惊讶表情,道:一晚上没睡,大家都累,便不给他们添麻烦了。

      咬了一口包子,朱八德问道:昨天晚上什么情况?庄主为何发怒?还有琵琶响了一宿。

      叹了口气,苦竹道:昨晚庄主犯了魔障,琵琶声是为了给庄主镇压心魔的。

      朱八德好奇问道:庄主哪来的心魔?

      忽然想起什么,朱八德道:是我多此一问了。

      苦竹转移话题道:师傅,你说,那几个小家伙的资历如何。

      朱八德道:还行吧,也就橘红生稍微凸出点。

      苦竹问道:那师傅觉得,这几个人可靠吗,我说的是忠诚度。

      闻言,朱八德苦笑一声道:这个你就不用问我了,我的心思都在酿酒上,哪有心思去猜测这些啊。

      苦竹道:如果,他们九个都是为了学习我们的酿造术才来的,师傅还会尽心尽力去教吗。

      朱八德疑惑问道:你什么意思?

      无奈一笑,苦竹道: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这下朱八德更疑惑了,问道:你既然都知道他们意有所图,为何还要将酿造术一五一十教给他们呢?

      苦竹道:我需要这些有资质,有野心的人,才能真正撑起一个酒庄的运行。

      朱八德好奇问道:你就不怕他们学完了酿造术,便另起炉灶?

      不屑一笑,苦竹道:就凭他们也想学全酿造术,不付出代价是想都不用想的。

      听苦竹这么一说,心中一动,朱八德道:你是说仙酿之法。

      闻言,点点头,苦竹道:是啊,仙酿之法并非凡俗能够做到的。

      朱八德疑惑道:那你之前?或者说,你在告诉我,你非凡俗。

      苦竹道:是也不是,那天酿造完,我回房间再次参悟一番后,突觉不对劲,可能要失败了。

      朱八德道:为何?

      苦竹道:既然是仙酒,材料自然也非凡物,只是对于仙草,单有其传说,不得其真颜,实乃一憾呐。

      闻言,朱八德皱着眉头思索,忽然道:你是说限制我们酿造仙酒的,就是仙草咯。

      苦竹道:限制我的是仙草,限制师傅的还多一样。

      朱八德道:何物?

      闻言,苦竹周围扫视一圈后,用一个只有二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道:师傅,我给你一道酿造仙酒的钥匙,作为交换条件,你承我一个因果如何。

      朱八德道:何谓钥匙。

      苦竹道:是一种。

      说到这里,苦竹的声音直接在朱八德的心中回荡,道:是一种功法,红尘佛心经,入门后就是一把钥匙,用来参悟红尘酒谱将事半功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