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维修工

      命理起身,一个轻微的动作,令她全身发热发烫,转头看向余浅冰,往他身边的两个女子瞅两眼。

      她们高贵沉稳,一举一动皆是人间富贵花。

      她开口问道:“六哥,你在哪撩的两位漂亮姐姐?”

      话刚说出口,命理识别不了任何有关自己的声音,莫不是自己成了哑巴?

      余浅冰见她的模样,眉头紧皱,像是在担心什么?命理每动一下,她身上的每一丝肌肤都生出恐怖的集群水泡,水泡随着变大而自行撑破,皮肤逐渐发生溃烂。

      至于命理说什么,他们三人全然听不清。

      纳兰蕊司起身,慌忙走到命理身旁:“孩子,别动。”

      她抚摸着命理的脸颊,此举让命理产生前所未有的亲切感。

      不知从何时起,命理已陷入她的温柔乡中,眼前这个女人,给她带来无限的安全感,仿佛这个世界只要有她在,命理就不会感到害怕。

      她的脸发烫得厉害,不知为何会有这种反应。接着,她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在床边不停地咳嗽。

      越是在菁水的流动之中行动,她的脸就烂得越来越快,越是行动她越是难以呼吸,越是难以呼吸她就越想动。

      就这样循环往复,恐最终会葬于此处。

      蕊司眼神泛着泪光看着命理,悠长的眼睫下溢出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在朦胧的环境下竟显悲凉。

      她摇头哽咽,鼻头酸涩安慰命理:“没事的,孩子。”

      命理看着她,心里莫名心酸涌起,她从未遇见一个代入感如此强的陌生人,竟然能把自己带入她的悲伤中。

      命理开口说话:“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可是没人能听到她说话,似乎与外界隔绝,又似乎是哑了。拾起眼泪,她的嘴巴开始溃烂。

      “阿著!快……快帮我把命理送上去。”

      命理不明白,为什么她叫余浅冰“阿著”?

      还没来得及反应,余浅冰将她甩出菁水之外。身体与菁水摩擦的时刻像被千万根针扎,痛不欲生。

      离开菁水,她晃而恢复神智,身边传来恐怖的水浪声。

      余浅冰用的力气太过强大,直接将她抛出机关口,本以为就停在机关口,可她的身体不受使唤的继续往上升。

      她越来越接近屋顶的琉璃瓦,已经设想到自己被砸毁容的样子,不堪入目。

      “啊!”

      她害怕的叫了一声,听见自己声音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没哑。

      一声“救命”响起,余浅冰将她从毁容的最后防线拉回来,俩人在面面相觑中于空中飞舞而下。

      “你……怎么这么快?这么快就上来了?”

      命理近距离看他的脸庞,邪冷之中藏有一丝魅惑,高挺的鼻梁犹如上帝亲自精细打造而成,脸颊棱角分明,掠过一抹说不出的俊俏。

      他身后的翅膀宽大而又坚韧,让命理不知不觉尝到了一丝被王者而宠的气息。

      “再慢一秒,你就小命不保了。”

      他将翅膀缩卷收回,房屋上的砖瓦全部掉落,“呯呯咚咚”的声音让命理想急忙逃离眼下的是非之地。

      紧急之下,只能跑到一旁的桌下试着躲过这场风波。

      刚踏出一步,余浅冰拉她回来,一个转身,她不小心踉跄在原地。余浅冰翅膀大张,羽翼秒变钢铁利剑。

      命理就这样摔坐在原地,不知所措,刚准备骂他六哥“深井冰”,可看他保护自己的样子,顿时把心里话收回去。

      阳光穿透六哥羽翼的缝隙照耀而入,光影投射在命理脸上,余浅冰头一次觉得命理给她一种心动的感觉。

      以前她对命理的喜欢也仅限于兄妹之情,可如今关注点似乎已跑偏。

      命理镇定,看着余浅冰迟迟停顿五秒未眨眼,心想:“这六哥也太给力了吧。”

      光影暗动,时间仿佛停留在这一刻,心灵的悸动感袭来。这种感觉仿佛隐于山间的明月,夹于山谷中的春风。似乎星河有花月,花月引涟漪;林间藏萤光,萤光寻尽梦。

      “命理,一会儿可能会有点黑,你别怕。”

      “六哥,你要干嘛?”

      “带你下去?”

      “下去?去哪?”

      “刚刚那个地方。”

      “什么?我不去,我去那地方会死的。”

      “不会,只要我抽出你的灵魂,咱们俩一起下去就好,下面那个水叫菁水,是饲养灵魂的上等好物。”

      “你不会要谋害我吧?”

      “不会,不是我要见你,是你母亲想见你,难道这么多年你一点也不想了解自己的身世吗?”

      身世?

      莫非自己真的是蕊司宫的人吗?

      这么多年以来,原主一直想找回自己真正的身世,这一次居然撞上。

      命理点头:“想,你的意思是刚刚那个女人是我母亲?”

      刚听到余浅冰“嗯”的一声,命理周围漆黑一片,忽而感觉自己灵魂被抽出,她起身穿过余浅冰那身坚硬的铠甲。

      头顶的转瓦穿过她的身子,而她依旧毫发无损。

      看着抽出肉体的余浅冰,夸他道:“六哥,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柔软的羽毛也能变得那么坚毅。”

      “看来这么多年,我的训练都没有白费,毫不谦虚的说,目前这身皮囊可以抵御世间万物。”

      抵御世间万物?

      命理心中忽有疑惑:“莫非菁水也能抵挡?”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问的余浅冰无话可说:“这……要不一会儿咱们试试?”

      “那现在咱们先下去吧。”

      余浅冰牵着她的手,俩人一同朝菁水漩涡冲去。

      这一次,命理再也感受不到疼痛,反而觉得心情舒爽,周围的一切环境呈现的朦胧美尽显柔和。

      她抚摸周边雾气,只觉神奇。一旁的余浅冰“切”的一声嘲笑她:“没见过世面的女人。”

      “哎!六哥,你今天怎么老是针对我?”

      余浅冰摇头无语,走在她前面领路:“跟我来吧。”

      青石街道,环境微凉,时而有行魂掠过,无论老小皆与人间无异。

      很快随着余浅冰径直走到一户人家,余浅冰进去之后,她本想跟上他的脚步,居然被那两个门口的丫鬟给挡在门外,语气极其嚣张的说:“无令牌者皆不得入内。”

      她指着余浅冰的背影:“可是他也没有令牌,怎么能进得这么轻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