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重生>

      其实凯恩也感觉到了事情蹊跷的地方,但他却不敢拿尤希娅的性命做赌注。

      鑫迪说得对,留在艾伦尼要比回到贝勒塞强,有他的护卫,以尤希娅光之圣女的身份和神圣之力的价值,起码会很安全。

      这对于她来说,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来吧。”凯恩忽然长出了口气,平静地说道。

      眼中红光渐渐消散,他缓缓闭上了眼,仰头张开了自己的双臂。这段时间实在是太累了,这一刻,他竟然感到了无比的轻松。

      “凯恩…不要…”尤希娅焦急地呼喊,脖子上还沾着血迹,眼中又流出了晶莹的眼泪。

      杰尔斯顿时大喜,对着一旁的两个士兵招了招手:“你们去,拿两条禁锢锁链过来!”

      “是!”

      两个士兵领命而去,很快就找来了两条长长的灰色锁链,在杰尔斯的示意之下牢牢地捆住了凯恩。

      真的是应了那一句话:里三层外三层。

      “现在可以放开圣女了吧?”杰尔斯看着两个士兵说道。

      两个士兵闻言松开了手,尤希娅第一时间跑向了凯恩,却被两个士兵及时拦住。

      凯恩试着动用了一下体内的力量挣脱束缚,却心灰意冷地发现自己的大部分力量被一种特殊力量给压制住了,仅存能够调用的力量不足以挣脱这种束缚。

      “看来要结束了…”凯恩在心底长叹了口气。

      “凯恩…”尤希娅在哭喊,但凯恩却连看她一眼的勇气也都失去了。

      “大人,你…啊…”两声惨叫突然响起,杰尔斯手中长剑染血,绑架圣女的两名可怜虫倒在了血泊之中。

      “我说过,对光之圣女不敬就是对国王陛下不敬!”杰尔斯冷笑着,收起带血的长剑朝着圣女的方向走了过来,神色渐渐平和了下来,“边关守卫失职,让圣女大人受惊了。”

      不远处,指挥官听到这句话差点气得背过气去,心中一阵憋气,但敢怒却又不敢言。

      尤希娅双眸含泪地看着杰尔斯,乞求道:“求求你放了凯恩,我答应跟你们回去…”

      杰尔斯有些为难地看着她,“这个人罪大恶极,竟敢公然闯进王城把您掳走,而且还杀了我们那么多人,我要把他带回去交给国王陛下亲自发落!”

      “可是…”

      “圣女大人!”杰尔斯骤然变得冷酷起来,他挺了挺胸,“请别为难我,仅有而可怜的意志,我也是职责在身。刚才您也看到了,这个人身上充满着邪恶的气息,如果这次放过他,会有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不是这样的,凯恩只是我的守护骑士…”

      杰尔斯没有再听她解释什么,而是对着旁边几个手持利剑的士兵喝到:“你们几个,先把圣女先送回去!”

      “是,大人!”几名士兵齐齐答应了一声,向着圣女围了过去。

      “凯恩…”

      圣女很快被带走,杰尔斯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看也不看正阴沉着脸叫人收拾残局的指挥官,抬起手中利剑缓缓走向了凯恩。

      他似乎是想要给对方一点颜色,但一双眼突然睁开,两道冰冷的目光直视而来。

      杰尔斯一时震住,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依然感觉到了一股冰冷的寒意,和他对视的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凶残的野兽。

      “先把他押下去,好好伺候!”他沉着脸,对着几个随他一同追击圣女的士兵说道。

      ……

      阴冷潮湿的地牢,飘散着一股淡淡的臭味,凯恩被五花大绑地栓在四根铁链之上,两个士兵守在一边,另一个士兵手持长鞭,正一鞭一鞭狠狠地抽在他身上。

      裸露在外的肌肤布满了狰狞血痕,血水浸湿了衣裳,仅仅贴在身上,他脸色苍白,身体四处传来剧痛,但却一声未吭,两道目光依然冰冷犀利,看向那名不断招呼自己的士兵,带着一抹嘲弄。

      过了片刻,那名士兵似乎是累了,把刑鞭交给了旁边另一名士兵:“该换你了,杰尔斯大人说过,这个人知道贝勒塞帝国的很多情报,只要他不开口,我们就一直打下去,但注意不要把人打死。”

      另一名士兵接过刑鞭,点了点头,顶替了他的位置。

      “杰尔斯大人。”

      地牢外面忽然传来两个士兵恭敬的声音,伴随着一串沉闷的脚步声,响起了铁门被推开的声音。

      杰尔斯缓缓走了进来,士兵停止了手里的动作,恭敬地让到了一旁:“大人!”

      “你们几个先出去。”

      “是!”三名士兵齐声答应,一同退了出去。

      凯恩冷冷地目光直视着他,嘲讽道:“你的小把戏实在太卑劣了一些,当时我就该一剑杀了你。”

      “是吗?我觉得你运气似乎不是很好,因为你太小瞧我了。”杰尔斯阴恻恻地笑着,把手背在了身后,“如果我没记错,你名字叫做凯恩?贝勒塞该死的神圣骑士?哦不,你体内的力量太过邪恶,是成不了神圣骑士的,至少那些顶着正义大旗的人不会把你放在明面上。”

      “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请不要怀疑,我对你的身份没有太大兴趣。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现在的处境很不妙,因为你落到了我的手里,总有一天我会弄清楚你体内力量的奥秘,然后把这股力量占为己有,如果你能好好配合,我可以考虑留你一条性命…”

      “想知道秘密?想要获得我体内的力量是吗?现在你就可以过来,但你为什么要离我那么远?”凯恩的嘴角慢慢挑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我如今都这样了,你还在害怕什么?你的胆识配不上你的军衔。”

      “你…”杰尔斯大怒,他拔出长剑,似乎想要一剑刺死凯恩。

      “恼羞成怒了吗?来吧,用你剑抹过我的脖子,不用顾虑什么。”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死去。”杰尔斯慢慢冷静了下来,“我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杰尔斯手中的长剑霍然刺出,扎进了凯恩的大腿,狠狠地翻搅了一下。

      大腿传来的剧痛撕扯着凯恩的神经,让他嘶嘶抽着冷气。

      “记住这种感觉,这是作为你刚才冒犯我的回报!”他一把收回了长剑,殷红的鲜血顺着凯恩的伤口喷涌而出,染红了地面一片。

      “也就…这点能耐…”凯恩大口大口喘着气,看着他目光依旧充满了嘲讽。

      杰尔斯冷冷地哼了一声,转身向外走去。

      “给他止血,别让他轻易死去!”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