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油开背怎么暗示飞机

      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可是,如果虚空领域的异能者真的极端危险,他们又怎么这么简单的放走自己?

      难不成,昨晚上那些人只是单纯的吓唬吓唬自己?

      有这种可能性!

      不过,也有可能因为自己真的是他们见过的第一个会说话的虚空异能者,所谓物以稀为贵,他们放过自己的目的,是为了观察自己在平常生活中会不会有什么异常举动?

      真是这样,现在可能就有人在监视自己!

      还有麦茜·海丽!这位自由女神教会的神父。几句话就让他人入睡,绝对也是异能者!那她所属的阵营可能是“自由”,“自由”阵营的异能者有催眠方面的能力?

      这个问题现在没法去弄明白,理清思绪后,庒松开始想着接下去该怎么应对。

      首先,他表现的要尽量正常一些,才能打消潜在监视者的疑心。

      其次,自己也要主动去搜寻卖秘籍的那个人,看看他身上有没有穿越回去的线索。寻找的过程要尽量看起来像自身的正常活动,不惊动潜在监视者。

      如果没有找到,那只有走“异能者”这条路,才可能找回穿越回家的希望了。

      而成为一个强大的异能者需要的方法,知识,资源等等,他现在一无所知。

      还有,庄松想弄清楚是谁把自己从烂尾楼丢到了垃圾堆里,秘籍是被翻过的,把自己扔垃圾堆的人或许清楚那三页注释消失的秘密。

      另外,假设对方还比自己弱的话,得要让他们付出一点代价。

      把自己扔大便上,这怎么能忍。还有,顺走他的那件外套也得赔。

      最后,生活总得要吃饭,要吃饭就得工作。而工作...哎,不提也罢。

      作为优秀的打工人,庄松立即起身开门,前往老实人牛排餐厅,他之前就在那工作。

      这家牛排餐厅就在赛林街上,离庄松的住所不到一百米的距离,刚进去餐厅没多久,他便被老板给轰了出来。

      “滚蛋!这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我才是老板!”大腹便便的秃头老板甘伯·科曼怒气冲冲丢下了这句话。

      根据之前对这老板较为刻薄的印象。庄松倒也不觉得可惜。工作可以再找,现在,他正好可以去弄清楚黑店老板娘的信仰。

      庄松很清楚,昨晚审讯他的那个组织不会这么简单的就把他放回来,很可能在暗中监视他。这也证明他们对自己起码是没有很大的敌意,只要自己的日常行为表现的正常一些,应该就不会挑动他们的神经。

      而且,反向调查对方对自己也有好处,这样可能会增大和他们打交道的概率。他们肯定是异能者。自己现在也是异能者,却对异能的使用,以及异能者的“修炼”和“升级”等一无所知。一旦和他们打上了交道,就可能了解到这方面的知识。

      重返托里兰街区,那家黑店大门紧闭,庄松环顾周围一圈后,走到了距离该蛋卷店不到十米的一个面包摊前。

      “您好,请问您知道这家店啥时候关的门吗?”庒嵩冲这位头发缠着黑布,露出一缕缕白发的老太太问道。

      选择与她沟通的原因,庒嵩觉得对方是老年女性,可能会更好说话一些。而且,她的摊铺离蛋卷店也很近。和黑店老板娘打过交道的可能性大些。

      “你问这个干嘛?”老人抬头,瞥了一眼庒松。

      “我很喜欢这家店的司康饼,特意过来买回去当早餐的。”

      “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喜欢这家店食物的人。”老人很严肃的摇摇头,接着道。“我不太清楚,那个下贱的女人可能又去和哪个男人鬼混去了吧。年轻人,最好不要去里面买东西,即便你的目的是那个女人,也不要进去,她不会和你这种看起来不是很有钱的男人睡觉的。”

      “额,谢谢您,您误会了,我和她有着共同的信仰,我们都虔诚的侍奉那位存在,因此才会有一些共同话题,并不是您想的那样。”庄松略显尴尬的笑了笑。

      老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很不好看,嚷嚷道,“我活了这么久,你这种人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别被她的表面给迷惑了,这个女人非常蛮横,有一次我把摊子摆在离她店近一点的地方,她就叫来两个男人把我轰走。我一个七十岁的老太太被她推倒在地上,你说还有什么事是她做不出来的?”

      “她还非常下贱,和很多男人鬼混在一起,如果跟你有了什么共同话题,那肯定是看上了你的财产。”

      “也就只有枪炮之主才会收留这样的人吧。我对你们的神并非不尊敬,只是祂对于我来说太遥远了。年轻人,愿圣光庇佑你早日看清真相。”

      老人说了一大堆,然后十指交叉握在胸前,并抬起头闭上了眼睛,像是在沐浴什么东西一样。

      做完这些,她低下头接着做黑面包。庄松冲她道谢,随即离开了这里。

      这个老人提到了圣光,那就是圣教廷的信徒。圣教廷信仰的神灵是“世界守护者”,她刚刚那个姿势是圣教廷信徒的祈祷礼节。抬头闭眼,象征着沐浴神灵降下的圣光。

      虽然没找到老板娘本人,但庄松也清楚了对方的信仰是“枪炮之主”。

      “枪炮之主”在伯哈特城的传教组织叫枪炮协会。

      昨晚绑走并审讯他的组织,目前看来有可能就是枪炮协会。

      得到了想要的消息后,庄松现在得去找一个能够迅速查阅到资料的地方。于是他来到塔斯街,进了一家名叫“牧城”的网吧。

      进入二楼的网吧之前,庒松在楼下捡了一根大拇指粗细的小木棍,将棍子藏在长袖里。然后在网吧兜兜转转,他在等一个有缘人。

      大概十分钟后,一个穿白背心的胖子起身往厕所方向走去,庒松先一步走到离卫生间不远的拐角处,站在那装作看一个人打游戏。等这个胖子进入卫生间关上门后,他再轻声走到卫生间门前,将棍子从袖子里抽出,插入门把手里卡住墙壁,固定好后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

      “兄弟,实在对不住,没钱上网只能用下你的电脑了。”

      庒松坐到了这个胖子开的电脑前,打开浏览器,直接输入了“枪炮之主”四个字。查阅有关这位神灵的信息。

      “枪炮之主,是创世神血液中的热量和身上部分角质层结合的化身。是开启热武器时代和主宰热武器的伟大神灵,祂给弱者带去可以反抗欺压者的力量,祂让怯弱者变得更加勇敢和自信,祂给了人们敢于发声的机会,祂是进化!是革新!也是毁灭!是战争的号角!……”

      查到的和原本知道的差不多,网上没有和异能有关的任何信息。

      他输入“异能者”进行查询,结果显示出一部电影的资料,往下翻页则是一些动漫,小说等无关紧要的词条信息。他接着输入“阵营”,同样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庒松输入了“虚空”。最顶上的词条是对虚空的释义,第二个词条为“虚空之地”,庄松将“虚空之地”词条点开。

      虚空。根据科学调查,是一个孕育着无数紫色怪物的世界。公历26928年,位于世界南大陆的布亚王国遭到虚空入侵,该王国的上空出现紫色裂缝,无数嗜血的虚空怪物从中跑出,它们通体为紫色,以所有有肉有血的生命为食,布亚王国在短短数月内被覆灭。

      面对虚空怪物的不断入侵,在同处南大陆的艾尔卡王国的联合下,众多国家派出了军队前往抵御并艰难镇压了虚空。然而,这未能挽救布亚王国,这片土地被虚空彻底污染,大地上的磁场,空气,重力等等环境因素完全改变,变成了虚空怪物的乐土,也不再适合人类和其它生物生存。

      随着空间裂缝的扩大,布亚王国的国土,以及该王国周围一带的原始森林,都被紫色雾气彻底笼罩,紫色的气体能够将接触到的所有生物感染为紫色怪物,那里也彻底成为了怪物的乐土。

      为了进一步阻止虚空扩张,在26988年,在艾尔卡王国的倡议下,众多国家合力修建了“塔南防线”,并派出军队驻守,将虚空之地和人类世界彻底隔绝开来。

      这一事件彻底改变了已知世界的格局,人类抛弃偏见,联合在一起抵抗虚空入侵,许多敌对或正在发生战争的国家因此重新交好。强盛的布亚王国被灭国;一些生存在库格原始森林,其栖息地离布亚王国很近的原始部落也没能逃脱种族覆灭的命运。

      而主导了这一场抵抗战争的艾尔卡王国,在国际上树立起了巨大的声望,布亚王国剩余的人才和技术资源也被艾尔卡王国接纳,促进了该国的发展。

      这些信息,庄松以前也大概知晓那么一丢丢。据说很多电影,电视剧或者游戏,都会把反派或怪物的外表设计成紫色。

      为什么是据说?因为庄松没看过电影,电视剧和游戏,他没有童年。

      看完这些,庄松现在确定,“虚空阵营”和这虚空之地应该有很大的关联。这从侧面印证了沧桑男人说的那句“没见过会说话的虚空生物。”真有可能是实话。

      庄松输入“紫色怪物”进行搜索,得到了更多怪物的信息和图片。词条上将紫色怪物定义为“虚空生物”,和昨晚那个沧桑男人对自己的称呼一样。

      从图片上看,这些生物大部分都是类似于虫子的形貌,体积上有小有大,小的和苍蝇差不多,大的跟三层楼的房子差不多。从习性上来看,上面说它们嗜血残暴,人类,动物,植物都是它们的食物,甚至会相互吞噬。

      从这些怪物的特点介绍上看,它们外壳坚硬,一些成年的虚空生物甚至炸弹也炸不穿其表皮;且还爪牙锐利,钢铁可以轻易撕碎,且它们中的有些种类还附带污染作用,可以将人感染同化为虚空生物。庄松把自己的异能特点和它们比较了下,现在貌似只有第一点有些符合,但他的表皮还没硬到这种程度。

      “砰砰砰!”庒松听到了砸门的声音。回头一看,网管已经跑向卫生间。他赶紧把浏览器关掉,起身走人。

      “这特么的怎么回事!木棍谁插的?为什么老子会被锁在里面!”

      “这个…我不清楚。”

      “不清楚?这有监控吗?老子要查监控,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捉弄我!”

      “没监控,老板没装。”

      看到戴着眼镜的瘦小网管被胖子吼的很憋屈,庄松心里对这位网管表示致歉。

      走出网吧,经过这几个小时的调查,他目前已经掌握的信息有两个,一是黑店老板娘的信仰大概率为“枪炮之主”,那么昨晚审问自己的那些宗教警探(他暂且这么称呼)则应该是“枪炮协会”的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