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

      我只是对他一笑,而不语。

      “买定离手。”

      激动人心的一刻,所有人都在呐喊自己所下的注码。

      “四五六,大。”

      “是大,我们赢了。”冬梅激动的跳了起来。

      我也漏出微笑看着赢钱的冬梅,我感觉这冬梅可能没赢过,这也太兴奋了,可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脸上一股刺热,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

      我被冬梅强吻了,我这老处男一时之间还没有适应冬梅的热情似火。

      “财迷,你行啊,我这是头一次赢钱,快,这回压大压小。”

      此时骰子已经摇好,已经有人开始下注。我在冬梅的摇晃中,回过神。

      我扫过那些下注人的脸,“大。”我小声说道。

      冬梅毫不犹豫的加大注码,直接下了五百万在大上。

      “我就不信邪。”我身边那人又压小。还用不懈的眼神看着我。

      我对他摇摇头。

      “兄弟,如果这把你在赢,我就服你。”

      然后就开始呐喊起,“小。”

      “小。”

      “小。”

      结果依旧开大。

      “行啊,兄弟,这回我跟你买。”

      冬梅收回刚赢的筹码,搂住我的脖子,“财迷,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姐姐爱死你了。”

      我还以为冬梅还要强吻我,可等了一会,并没有等来,心里有那么一点失落,这时我才知道,我是多么期待那瞬间的美好。

      “他们下注了,财迷,你快看看这把买什么?”冬梅兴奋的问道。

      我看了看下注人的脸,我就郁闷,这把不管是买大还是买小的人,都是面目无光。

      “这把买大还是小都会输。”

      冬梅一听,不但没有失落,还很兴奋,把嘴凑到我耳边问道,“你能知道是哪个豹子么?”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你看着我的脸,如果有变化,你就喊停。”冬梅对我耳语道。

      下一刻,冬梅拿起一个筹码,压在三个一上,我摇摇头。

      冬梅又压在三个二,可我看冬梅的脸上还是没有变化,我又摇摇头。

      就在冬梅压在三个四上时,冬梅的面目开始红润,“三个四。”我说道。

      冬梅得到我的确定,下一刻,冬梅把所有的筹码全部压在三个四上面。

      “美女,你这是什么套路。”准备跟我下注的青年一脸的情绪道。

      “兄弟,你想跟就跟,不跟你可以买其它。”冬梅没好气的说道。

      “鬼才跟你,一对疯子。”青年又压在小上。

      嘴里还嘟囔着,“我就不信,这把还不开小。”

      “买定离手。”

      在众人的呐喊声中,这把开出了豹子,三个四。

      冬梅一跳而起,搂住我,开始对我强吻,而且这回居然强吻我三口,此时我以被这种幸福所同化。

      “财迷,你太棒了,我们发达了。”冬梅开始收筹码。

      我旁边的青年,一拳砸在台按上,“槽!”

      “没天理,居然开豹子。”

      赌博就是这样,几家欢喜几家愁,此刻,我与冬梅面前已经有二百多个筹码,价值两亿多。

      “我们现在赢了这么多,是不是该收手了?”我可不想在输回去。所以问冬梅。

      “财迷,我们要乘胜追击,不赢它十亿我们不回家。”这次冬梅没有低调,而是是无忌惮的说道。

      我一听,那只有舍命陪美女,只要美女高兴,比什么都重要,而且我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此刻我的内心十分亢奋。可接下来就让我郁闷了。所有人都不下注,都在看我与冬梅,而且大多数人都看我,还漏出一脸的猥琐笑容。

      “你们……怎么不下注?”我问道。

      “哥们,你先来,我们跟你下。”这是所有人一口同声道。

      我一听就更郁闷了,你们不下注,我怎么知道该下在那,可这话也说不出口。

      合官此时已经摇好骰子,并高声道,“各位,下注。”可此时没有人下注,只是目光都看着我一人。

      我此时尴尬的很,不过这难不住我,“冬梅,下一枚在小上。”我对冬梅道。

      “就压一个呀,我们现在已经有两亿多,玩就要玩刺激的。”冬梅不解的问道。

      我在冬梅耳边小声说道,“现在没有人下注,我也不知道压在那会赢,只有试探。”

      冬梅立刻对我一笑,已经明白我的意思。拿出一枚筹码,压在小上。冬梅刚下注,这些人,纷纷向小上下注,我扫过所有人的脸,却发现都是灰头土脸并没有红润光泽出现。

      “压一枚在大上。”

      冬梅立刻又压一枚在大上。

      “兄弟,你这是干什么?究竟是压大还是压小?”有人不满的问道。

      “不好意思,各位,我也是碰运气,你们要是跟输了可别怪我。”我解释道,以免一会输了钱,有人埋怨我。

      这些赌徒也不傻,立刻理会我的用意,纷纷拿回自己压下的注码,也跟我一样,分别在大小上个压一枚筹码。

      我一看,还是没有人脸色红润,“难道这把又是豹子?”

      “压一枚在豹子上。”我对冬梅道。

      冬梅立刻又压在豹子上,可依旧没有人脸上出现红润光泽。直到压满所有豹子,也没有人脸色出现红润光泽。

      “这是怎么回事?”我正在不解,可跟着下注的人已经不满。

      “兄弟,你这全都下注了,除非出豹子,我们能赢,不管出大还是小,我们都是输。”

      “是呀,你到底会不会堵?”

      此时,合官已经漏出笑意,“买定离手。”

      结果开出的是一二三小。这一把,我们所有人都输了。埋怨声四起,都是在说我就是个坑,更离谱的还有人说我是赌场的拖,是来坑他们的。

      此时我也是有口难辩。

      突然,一声爆喝。

      “你们干什么,谁让你们跟的,我有求你们么?输了钱,开始埋怨我们。”

      冬梅此时就是一头母老虎,把所有下注的人喷了遍。

      “臭娘们,你最好回家刷刷牙,在这大呼小叫的,是不是找抽。”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男人,一脸横肉,撸胳膊就要动手的架势。

      我立刻火了,敢对我身边的女人无理找抽吧。

      就在疤了脸刚过来时,我上去就是左右两个大嘴巴。

      “滚。”

      那疤了脸被我打的嘴脸流血,一张嘴,就有一颗牙齿掉出来。

      疤了脸用手指着我,无与伦次的说不出话。

      与此同时,十多个一看就是和疤了脸一样的混混围了过来,就要对我下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