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婷婷 男人装

      圣闲看向特思?罗宾,特思?罗宾笑语而言:“就全当行善积德呗,收费的事,我看还是算了,一镇的穷苦弱民,就别在为难他们了。

      只不过,昆昊必须死,昆昊这猎物,我看上了,他以违背人类人道主义道德底线,昆昊必须死。”

      特思?罗宾,命魂圣兽黑毛飞翅狮显现,飞出了房间,飞到昆昊身前,显现出人身狮首,不屑的眼神,看着昆昊。

      昆昊站在暴雨中,看着眼前特思?罗宾的命魂圣兽,昆昊咬牙切齿而问:“朋友,为何阻止洒家的去路?”

      特思?罗宾命魂圣兽黑毛飞翅狮,快速变成特思?罗宾的样子,坏笑着讲:“这里的人民,不喜欢你这样的贪腐且贪财好色,我这个人,很喜欢为人民解决问题,既然你是人民的问题,那我就必须解决你。”

      昆昊睁大眼睛,面目惊恐着问:“你想杀了我?”

      特思?罗宾笑语而言:“人民所养出的家畜牲口,是让有本事的人来宰杀享用,此一方民众,没能力交学费,那我就杀了你,以你之血肉之躯,一身资本,做教导此一方民众的学费。”

      金方道长飞身而来,微笑着讲:“朋友,给老道一点面子,放他一条生路。”

      特思?罗宾哈哈大笑着讲:“我以此福利小镇人民的名义,杀畜牲昆昊,金方道长你要阻止我?”

      金方道长叹气,无奈看向昆昊,昆昊跪地祈求到:“金方道长,两千年前,洒家可是施舍你一块肉,救活过你一条命,金方道长你可不能忘恩负义。”

      特思?罗宾听后,哈哈大笑而语:“两千年岁月,尔等就是发展出如此之文明?金方道长,我以言明,以人民的名义而杀,昆昊必须死,你若阻止,我连你一起杀!”

      金方道长似乎不喜欢特思罗宾的话语,紧皱眉头而语:“你当真,要杀了昆昊?”

      特思?罗宾大笑到:“金方道长,你老了,年纪大了,思维愚钝,思想不纯洁了,我说过,昆昊必须死,阻止我实行人族道义理想者,必须死!”

      特思?罗宾话说完,手上灵器狼刀在手,刀指向前,怒吼道:“杀!”

      特思?罗宾猛突刺向前,一刀刺穿昆昊,灵器狼刀一震,昆昊灰飞烟灭。

      金方道长看着特思?罗宾,特思?罗宾不屑着讲:“人族先圣曾言,【做个有用的人】,既然此人是没用的废物,且还贪财好色,那我就灭了他。”

      金方道长一口鲜血喷出,怒目老眼看着特思?罗宾。

      在福利小镇的镇府大堂里,圣闲命魂圣兽所显化的人,为笑着讲:“阳霸道,我的朋友,为传达我天玄郡众民与福利小镇民众善意,善义互惠,利民利群,就不收取费用了,只不过,昆昊被我小兄弟特思?罗宾,给灭杀了,还请你帮忙,处理一下后事。”

      阳霸道满脸不可思议看着圣闲,圣闲微笑着讲:“事以办妥,至于金方道长,我想他不会与我们为敌。”

      金方道长,与特思?罗宾对视,金方道长叹了口气而语:“也罢,昆昊你们杀了,也就杀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两千年了,他也享受够了,死也死得死而无悔。”

      金方道长话说得很无力,转身离去,而眼泪悄然滑落,颤抖着的老嘴,瑟瑟发抖,满面狰狞,咬牙切齿。

      特思?罗宾大声正气而语:“金方道长,你们所玩的权利游戏,脏了!似乎没有纯洁友谊可言了。”

      金方道长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都显得异常的苍老,泪流满面,哭泣着讲:“是我没教好昆昊,以至于有今日之惨死报应。”

      特思?罗宾捡起昆昊灰飞烟灭后所掉落的空间储物戒,特思?罗宾命魂圣兽消失,圣闲看向特思?罗宾问到:“你杀了昆昊?”

      特思?罗宾点头,微笑着讲:“我杀了昆昊,收获一枚空间储物戒,这可不是私有物,我想交给善义理共会处理,用之行善积德。”

      特思?罗宾话说完,把空间储物戒递给圣闲,圣闲接过空间储物戒,笑语而言:“貌似我们都不需要这空间储物戒里的修仙资源,但是很多弱势群体,的确是很需要这修仙资源。”

      圣闲把空间储物戒,递给了艾曼,艾曼笑语而言:“那我换算成硬币,明天捐给福利小镇,做慈善事业,这笔硬币,我看还是交给金方道长比较合适。”

      话说完,艾曼把空间储物戒,给收了起来,汉思保?罗突然开口讲到:“我觉得,罗宾你做错了,貌似昆昊也是一条生灵,是条人命,以佛之善义而言,我们如此杀了,有不珍惜生命之嫌疑。

      让昆昊活着,接受劳动改造,那才是真正珍惜生命的善义。”

      特思?罗宾笑着摇头而语:“保罗,你想错了,畜牲留不得,留之有害人类群体,只能实行人道主义,把畜牲毁灭。”

      圣闲听后,笑语而言:“罗宾与保罗,你俩都有理,只是我更偏向于保罗,能留着犹如榨油般,压榨压榨,榨点油水出来做公益事业,也是蛮好的嘛,干嘛要杀了?”

      特思?罗宾一下子恍然大悟,哈哈大笑着对圣闲伸出大拇指称赞到:“圣闲大兄弟,好高明的思想,果然不愧是我们的主持,居然有如此远见,罗宾佩服至极,实在是,佩服!佩服!”

      汉思?保罗突然感叹道:“所有人,都觉得保罗我黑,可是我突然发现,我实在是太单纯!太纯洁了!在你们面前,我纯洁得犹如犹如白纸。”

      说话的汉思?保罗,看向圣闲,圣闲给了汉思?保罗一白眼,怒斥:“看我干嘛?”

      汉思?保罗伸出大拇指称赞道:“黑,真黑,特黑,实在是太黑了!我佛,你的善义呢?”

      圣闲很不高兴,嘀咕着讲:“也总比杀了的强啊?怎敢说我不善义,这不合乎法理呀!”

      霎时间,汉思?保罗无语了,圣闲笑语而言:“好了,没其他事,咱们就休息吧,明天还得努力干活呢。”

      特思?罗宾无奈而语:“那我杀昆昊,是对还是错?”

      圣闲无奈而语:“怎么做,都没错,全在于你自己的内心,是否干净,思想观念,纯不纯洁。

      这人世间,不是人间天堂,就是人间地狱。至于我们是否会不会有一天能得道成仙,飞升仙佛界,就看我们自己的努力与造化了。”

      此时,在清净楼下,金方道长身后,跟着苍淼,苍淼一脸认真着问金方道长:“老师,他们真杀了昆昊师兄?”

      金方道长点头而语:“他们当着我面,就杀了昆昊,昆昊死不足惜,只是后悔我没教导好昆昊,才有今日之报应。”

      苍淼微笑着讲:“昆昊可是我们养的家畜牲口,让一外人给杀了,似乎不妥,这事,我得跟他们讨论讨论。”

      金方道长无奈而语:“问题是,人家杀得堂堂正正有道义,且他们都不是弱者,老道我没脸向他们讨要说法。

      尤其最后言告,说我们玩的权利游戏,脏了!没纯洁友谊可言了,这话让老道我都气吐血了。”

      苍淼皱眉而语:“这些外来的佛修,究竟想做甚?居然敢如此打脸,忒不给我们绿林中人面子。”

      金方道长叹气而语:“人家实力打脸,我们还能怎么着?”

      苍淼叹气而语:“那我还是回家吃饭去了,不然我夫君担忧我的人身安全。”

      苍淼转身离去,金方道长愁眉苦脸,叹气而语:“绿林中人,不好忽悠啊!”

      一时间,金方道长,更是愁眉苦脸,连连叹气,无奈而摇头,离去的苍淼,却向福利小镇的镇府而去,待到进去镇府正堂,阳霸道看见苍淼,微笑着讲:“媳妇,上功夫绿碧灵茶,把珍藏的山野老树绿碧嫩芽灵茶,那来我与新朋友,品尝功夫绿碧灵茶,聊聊人生理想与远大梦想。”

      圣闲尴尬得面皮抽搐,苍淼微笑着讲:“聊个屁呀,人生理想,还不就是想炼气修仙,修仙资源无数。至于梦想,飞升仙佛界,成佛做祖,这难到不是梦想?

      不过话说,你抢人家两颗归元丹的事,这位大兄弟,真的不计较我们所做所为?”

      圣闲清清嗓子讲道:“这是我小兄弟,口说脏话,所应该付出的代价,这是你们的规矩,我必须遵守。只是以后我们在福利小镇的生意,还望哥哥嫂嫂,以后多照顾照顾小弟生意。”

      苍淼微笑着讲:“这位大兄弟,我还不知你姓甚名啥呢?”

      圣闲抱手行礼而语:“小弟姓圣名闲,见过嫂子。”

      苍淼微笑着感叹到:“圣闲呀!你让我们照顾你的生意,那我们的生意,你照顾不?”

      圣闲面皮抽搐,思考了一会儿,叹气而语:“对不起,嫂子,这事,得去问我妻子,我妻子所定家教法则比较严,恐怕我无能为力了。”

      苍淼叹气而语:“佛教门众光棍多,那你总该有光棍的朋友吧?给嫂子介绍介绍。”

      圣闲叹气而语:“佛教持清规戒律修行,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佛有密宗,可密宗有明文法则,做事得有妻子同意,夫妻之间都是相互奉献真爱,忠诚于对方,以修法相心义,以法相修光明不灭琉璃佛身。

      所追求的是:(

      夫妻光明无藏秘,

      心相真爱无私密。)

      所以嫂子你应该懂得,小弟实在是怕回家被妻子给打死。至于佛教密宗光棍,都没媳妇,就算想照顾你们生意,找不到妻子,争取不了同意,跟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苍淼怪异的看了一眼圣闲,圣闲笑呵呵着讲:“我说的是实话,佛教光棍多,可是持清规戒律修行,想想都不可能。就算是密宗夫妻,却也得争取妻子同意,妻子不准我犯家法规则,所以只能对不起嫂子你们了。”

      阳霸道叹气而言:“我看你不止是佛修吧,你还是道修。”

      圣闲叹气而说道:“我们那一脉道修,道教更是注重夫妻之间的阴阳平衡。所以阳霸道大哥,你应该懂得。至于道教光棍道修,持有清规戒律,连妻子都没有,更是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阳霸道听后,给岔气了,差点一口气上不来,给气闷晕了。过了几秒钟后,才缓了过来。阳霸道对圣闲说到:“你都想哪里去了,都把我们想成什么人了?我问你道修之事,不是做妓院皮肉生意。”

      圣闲满脸不可思议着说:“可你就是一个开妓院的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