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不信我让你当场怀上

      第68章火烧清凉山

      如今夏日炎炎,身上穿的衣服本来就少,缺少衣物保护之下,被桐油一浇,皮肤就像被热水煮过一般。

      一阵桐油泼下来,贼兵的攻势很快被挡了下去。黑煞神甩了甩袖子,一张脸阴沉似水,刚才要不是反应快,他这会儿也像别人一样躺在地上哀嚎了。

      “兄弟们,不要停下来,继续攻城,不要扎堆,老子倒要看看,他们有多少桐油可用!”

      黑煞神自以为聪明,可是攻城的人不扎堆,攻势瞬间就弱了下来。让黑煞神更失望的是,城头上守军看到压力不大,竟然不倒桐油了,开始往下边扔滚木。

      接下来,黑煞神一旦集中人手,滚烫的桐油就再次浇了下来。

      “额就不信了,七尺的汉子难道还踩不破这只破孩(鞋)?”

      攻城一个时辰,黑煞神弄得灰头土脸,伤亡近千人之后,不得不下令暂时退下。

      到了这个时候,王自用也有点骑虎难下了。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小小的代州城竟然这么难啃。

      拿下了宁武关,又拿下了千年关隘雁门关,最难得路都闯过来了,却在代州城栽了个跟头。

      王自用没有责怪黑煞神,整个攻城过程,他从头到尾看在眼里。黑煞神攻城不可谓不拼命,只奈何代州城似乎早有准备,又有高人指挥。

      如果兵马全在,上万兵马扑上去,三面围攻,小小的代州城又有何惧?就算代州城准备再充分,在上万大军面前,也不过是土鸡瓦狗。

      可惜,李养纯那帮子混蛋非要抢什么天母神玉。

      就在王自用一筹莫展的时候,两名劲装大汉急匆匆的走来。这二人一人背着钢刀,另一人背着长弓,全都是虎背熊腰,一看就是威猛之人。

      他们便是王自用麾下最能打的猛将,闯塌天刘国能,射塌天李万庆。

      这二人乃是结拜兄弟,打仗时一个负责冲锋,一个负责居后掩护射杀,配合的是相当默契,所以也并称“塌天二将”。

      王自用一直对这二人极为仰赖,如今看他们神色匆忙,心里便有了不好的感觉。

      “王头领,刚刚,李养纯和张大受打起来了,眼下他们的人已经战作一团,咱们还得早做打算!”

      果然,刘国能开口第一句话,就像一把刀子,在王自用心口狠狠地戳了一下。

      虽然早就想到那些人会开打,可心中总抱着侥幸心理,希望他们能识大体。可事实发展,证明他们已经被天母神玉迷昏了头。看来,指望李养纯那些人来支援自己,已经不太可能了。

      继续强攻代州城,或许能攻下来,可万一官兵驰援,自己该怎么办?

      想了想,王自用不自觉的看向旁边的刘国能,“老刘,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刘国能拱拱手,沉声道:“王头领,恕我直言,一眼下的情况,咱们清扫代州的可能性不大了。为今之计,就是赶紧回雁门关,只要雁门关在咱们手中,咱们就可以进可攻退可守。如果继续在代州耗时间,恐生事端。”

      “哎,只能如此了,可恨的李养纯,狗娘养的张大受....”

      回头看了看代州城,王自用心头涌起一股深深的不甘。本来可以轻松横扫代州的,却因为李养纯和张大受,最终无功而返,还平白折了近千名弟兄。

      王自用说撤就撤,至于李养纯和张大受,他也懒得通知。心里本来就有气,通知他们做什么?更何况,通知了也没用,那些人已经不听他王自用的命令了。

      话说王自用撤走一个时辰,大军行了没五十里地,就得到了一个噩耗。

      大同府兵马突然从山阴西边杀出,攻破了雁门关。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把王自用震了个头晕眼花。继续回撤,跟大同府兵马对战,重新夺回雁门关?

      王自用也算是胆大包天之人,可是却没有跟大同府兵马一决雌雄的勇气。大同府和宣府兵马,可不是那些卫所兵能比的。

      九边精锐,隶属京营,这些边军经常跟鞑靼、瓦剌作战,战斗力十分强悍,跟大同府边军争雁门关,那是在找死。

      雁门关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剩下还有一条路,走太和岭。

      就这样,王自用麾下四千余名残兵,放弃休息,赶紧掉头朝太和岭方向而去。

      ......

      王自用所部往太和岭方向逃窜,而此时李养纯以及张大受也不好过,双方经过一番混战,伤亡不小。

      可刚靠近清凉山,一票兵马从高坡山林里杀出,随后滚木落下,大量的易燃之物堆成了小山。几乎转眼间,前后燃起了大火,火势旺盛,浓烟滚滚,遮蔽了半天天空。

      伴着大火,两侧伏兵尽出,箭矢如雨,不断有人倒下。

      近万兵马,集中在不到五里长的山道上,人群拥挤,就像一条臃肿的长蛇,面对箭雨,只有被动挨宰的份儿。

      不断有干枯的草堆扔下来,火势一点点蔓延,箭与火组成了一道无情的杀阵。

      张大受看得睚眦欲裂,官兵太狠了,这是要把他们活活烧死在清凉山啊。

      这里可是佛教圣地,神仙居所,对方居然敢干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

      不管有多么惊异,可事实就发生在眼前,由不得你不信。越来越多的人被大火吞噬,李养纯怒吼一声,瞪着猩红的眼睛看向两侧高坡。

      “冲上去,必须冲上去,否则咱们就只有等死的份儿。”

      迎着箭雨往上冲,没有相应的保护,那几乎等同于自寻死路。

      可李养纯也没什么好办法,留在山道,必死无疑,若是能冲上去,那大概率能活。

      代州是一座小城,既然要守城,那么安排在清凉山的伏兵肯定数量有限。

      事实证明李养纯是对的,当贼兵不顾死活的往两侧高坡冲锋时,伏兵也开始慌了。就这样,在付出巨大的伤亡后,李养纯和张大受的人终于逃出了清凉山。

      回过头,看着浓烟滚滚的清凉山,李养纯和张大受对视一眼,似乎商量好一般,谁也没有再提天母神玉的事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