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网址观看

      “叶老师,你没事吧?”李凝看结束了,就立马跑去叶微那里,担心地问道。

      看样子是看上人家了。

      叶微虽然是个老师,但看起来更像是个职场精英,西裤白衬衫的,就差打个领带了。

      虽说是个老师,但年龄也不大,看起来也就二十六,二十七的样子。

      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五官精致无比,有一种从漫画走出来的感觉。

      难怪李凝会迷上。

      林稚笑着摇了摇头。

      其实林稚不知道的是,李凝只是想去摸一摸叶老师的腹肌。

      但想到直接问,好像不太好?

      李凝在原地纠结该怎么委婉而有礼貌地问?

      ……

      而林稚则和旁边的男孩聊起天来。

      “刚刚谢谢你了。”林稚递过打火机,真诚道谢。

      “没事,反正我也要出去。”男孩摸着头,腼腆地笑了笑。

      “对了,你的名字……?”林稚想起用完别人的东西,连名字都还不知道。

      “白易。我是个攀岩爱好者。”白易巅了巅自己的背包。

      林稚懂了。

      “那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从山上掉了下来。”白易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噗呲一声,林稚没有控制住,笑出了声。

      她正打算继续问,被周安打断了。

      “哎哟,疼死我了,有没有人管管我啊?”周安在角落里正捂着被抓伤的大腿,假装很痛的样子大声嚷嚷。

      画面既心疼又好笑。

      大家走了过去,扶着他坐了下来。

      叶微也跟着蹲了下去,看着他受伤的地方,抬眸问“有刀吗?”

      林稚和李凝摇了摇头。

      “我有。”白易从背包里翻出找一把折叠的小刀递给了他。

      叶微什么都没说,把小刀打开,晃着小刀,刚好从窗口折射进来的光,落在刀尖上,怪渗人的。

      周安看着叶微手上的刀不停晃着,下意识地往后挪,害怕得结巴“叶老……叶老师,你要干嘛?”

      一看周安的样子,就知道他误会了。

      “放血。要不然会感染。”叶微很冷静地说出这句话。

      “我不会变成那,那个样子吧?”

      “你再啰嗦,就不止是感染了。”

      “那我会死吗?”

      “……”叶微无语。

      “我不要死啊,我还没谈恋爱,还没结婚呢……”周安还在喋喋不休,突然“啊”了一声,叫得很是凄惨。

      叶微正拿着小刀把他大腿受伤的地方切了个小口,鲜血直流。

      可流出来的是,青绿色的血。

      就连周安的脸色都开始发青了。

      “不行,感染已经很严重了。只能截肢了。”叶微脸色很严肃地说。

      大家都震惊了,没想到只是被抓伤会这么严重。

      林稚一点也不意外,因为她已经事先看过那张纸了,如果不是感染速度这么快,这里也不会有这么多变异人。

      “啊,那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周安一脸苦大仇深。

      话音刚落,周安的身体正一点一点地在消失。

      “啊,叶老师救……救我。”周安看自己的身体正漫漫消失,惊慌失措地求救。

      突然真想打自己一巴掌,好的不灵,坏的灵。

      叶微不知道在想什么,不发一语。

      可能是在想办法救他吧?

      毕竟周安是他学生不是吗?

      “林稚姐,周安他怎么会这样?”李凝眼神里很是担忧。

      虽然经常和他逗嘴,损他,但周安好歹是她同学啊,李凝不能眼看着他消失掉。

      林稚看着周安一点一点消失掉的身体,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李凝的问题。

      全部的房间她都看过了,房间?

      林稚突然想起那张纸条,便把全部纸条拿了出来,从里面翻找出想找的那张,然后把其它的人都喊了过来。

      “你们看。”

      “感染者,淘汰。”李凝疑惑地念着上面的字。

      “那他怎么会消失了呢?”白易也同样疑惑。

      “我想他们是说的淘汰应该是消失。消失应该不是死亡,应该是被送往到某个地方了。”叶微沉着脸分析道。

      “嗯,有可能。”林稚点头表示也同意这个说法。

      因为感染不会造成死亡,只会让人产生变异,要不然那些人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但具体周安去了哪里,大家也不得而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