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的裸壁纸

      而他修行的前十几年,都是陈长衍在为他传道解惑,他们之间的关系说是同族祖孙,倒不如说是实质的师徒之情。

      陈长青在几年前坐化,如今跟陈念之最亲近的,也就是这位年过一百一十三岁的老人了。

      “还能记得那些年我教你修行,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

      “你那时候还小,但是却最安静聪慧,记得第一次教你认识筋脉窍穴,你竟然听了一遍就全部记住了。”

      “那时候我就跟你七叔公说,你生有慧根,陈家往后恐怕就得靠你了。”

      老人家笑着讲述琐碎往事,眼眶却微微有些泛红。

      陈念之静静听着,等到他絮叨完,突然微笑道:“老叔公,不如你留在灵洲湖吧。”

      “留在灵洲湖?”老叔公神色一怔。

      “嗯。”陈念之点头,他摸着贤烟的小脑袋:“这灵洲湖山水具美,是个养老的好地方。”

      “你在灵洲湖养养花种种草,钓钓鱼看看书,顺便照看一下这两小家伙。”

      陈长衍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目光扫过两个小家伙,然后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这两个家伙,我确实放心不下。”

      “刚好我也没几年了,家族也该把传承的事情交给青字辈了。”

      听他这么说,陈念之的眸子露出了几丝笑意。

      ‘我年幼时,你悉心照料,为我启蒙,引领我踏上修行之路。’

      ‘如今你已年老,就让我照顾你最后一程吧。’

      “……”

      修行,是一条漫长的道路。

      对于修士而言,时光就如一条涓涓而流的小溪,在人们无法察觉之中缓缓流淌。

      一转眼,就是两年过去。

      陈念之已经二十岁,这一年也是他下山到灵洲湖的第五年。

      这一日陈念之端坐在湖心岛边,吞噬着朝霞之气,一直到朝霞散尽,他再将朝霞之气和昨夜吸收的月华之力融合,最终转化出了一缕鸿蒙紫气,这才睁开了眼眸。

      “呼——”

      一口雾气呼出,陈念之缓缓收功。

      他感应着体内的那团鸿蒙紫气,他露出了几分笑容,多年来他从来不会忘记每日吞吐朝霞月华的功课,如今又快要积攒出一口鸿蒙紫气。

      “只要再等两三个月,这一口鸿蒙紫气就该成型了。”

      “到时候鸿蒙紫气充盈,我淬炼经脉的速度也会加快许多。”

      这些年他十分刻苦,又有灵桃这等宝物增进修为,从练气七层到练气九层大圆满竟然只用了短短五年时间。

      如今真气他的已经彻底充盈筋脉,达到了自身能容纳的极限,再这样下去恐怕只需要一两年就能达到冲击筑基的门槛。

      眼下他估计只需要两年的功夫,就能将筋脉淬炼到极限,到时候他的脉络韧性和强度都远超寻常修士,也就有了冲击筑基的资本。

      “再过两年左右,我应该就可以尝试突破筑基了。”

      “只是没有筑基丹让真气变得温和,我也只有五六成的把握成功,实则还是有些凶险。”

      “如果有一枚筑基丹的话,我应该就能十拿九稳的突破成功。”

      “要么还是再等几年,看看能不能得到一枚筑基丹?”

      陈念之念头快速闪烁着,然后哑然失笑了起来。

      “越是快要筑基,我反而越来越患得患失了,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想这么多又有什么用呢?”

      结束修行功课,陈念之沿着灵湖开始照例轻点苍青灵鱼,然后就看到一个孤舟划了过来。孤舟上占了三个人,为首一老者老远就高声喊道。

      “小念之,我又来了。”

      “十六叔公。”

      陈念之目光微微一动,微笑着招呼道。

      眼下又是又是一年灵米成熟的日子,今年照例来的还是陈长陆。

      十六叔公性情爽朗,他带着两个家族晚辈上了岛,见面就道。

      “今年我可给你带来了好东西。”

      老人家小心翼翼的,十分宝贝的拿出了一个木盒。

      陈念之打开木盒一看,眼睛豁然一亮,露出了欣喜之色。

      “是木葵花。”

      “是啊,这是前两个月刚成熟的,我前几天刚从灵药园采摘过来,还新鲜着呢。”

      陈长陆说着,眉目间洋溢着几分笑容。

      木葵花是一阶上品的灵药,也是炼制回气丹的主药。

      回气丹是一阶上品的辅助灵丹,它的功效很不凡,就是吞服之后一次性回复练气后期修士七成真元。

      这种丹药对于练气修士来说极为珍贵,毕竟能够一次性恢复七成真元,对于很多修士来说几乎相当于多了一条命。

      对于陈念之而言,如果有了这回气丹,就能多催动几次赤铁刀胚,倒时能发挥的战力恐怕就几乎抵得上半个筑基修士了。

      “这木葵花栽种了六十年才成熟,可真是难得的很。”陈长陆摇了摇头,扶着长须笑道:“有了这枚木葵花,你就可以尝试突破一阶上品炼丹师了。”

      陈念之点了点头,又道:“想要炼制回气丹,还缺一份辅药铃心草。”

      “铃心草好找。”陈长陆微笑着道:“等到收完灵米之后,我就要要一趟余阳坊,到时候去替你买一份过来。”

      “这倒不用麻烦你来回跑一趟。”陈念之摇头,笑着说道:“刚好今年的灵桃熟了,我准备去余阳坊市卖掉,积攒一些灵石,也顺便收购一些灵药。”

      “那感情好,明日我们一道去余阳坊,刚好做个伴。”

      两人有说有笑,到了陈念之的院落之中。

      只是简单的休憩了半个时辰,众人就开始收割起灵米。

      灵米枝叶强韧,寻常修士收割起来都非常费力,好在陈念之真气醇厚远超寻常练气九层修士,所以仅仅耗费了小半日,就将几亩灵米收割了干净。

      收割完灵米之后,陈长陆又去抓捕灵鱼,没了其他妖兽天敌的克制,经过五年的繁衍生息,灵洲湖的苍青灵鱼鱼群又扩大了一番。

      如今灵鱼数量已经达到了两百二十七条,比陈念之刚来的时候多了八九十条。

      鱼群大了,每年能售卖的灵鱼也就多了,陈长陆抓了三十条灵鱼,面露欣喜地说道。

      “今年的灵鱼比往年又多了两条,看来能能赚取的灵石也更多了。”

      陈长衍也很开心的上去搭了把手,看着灵鱼笑道:“这几年谁不知道我陈家苍青灵鱼是余郡一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