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亚洲妹我爱你

      张辽统率之五百将士尽带弓弩,突然发难射得汉军阵型一片狼藉。

      汉军军候再也顾不得近距离攒射贼军,大吼道:“放箭!放箭!”

      汉军弩箭齐发,下方的孟县方阵顿时传出一片惨叫之声。

      但与往日不同,下方整个方阵纹丝不乱,箭雨依旧密不透风。反倒是压制住了汉军的反击,汉军弩箭变得稀疏凌乱。

      双方相向而行,临阵三发,前排的军官不约而同的大吼一声:“收弓!跟某冲!”

      一声如惊雷炸响的呼和,震得汉军将士心神一颤。

      “万胜!”

      孟县大军一声慷慨高呼,自下而上的冲击速度竟不弱于汉军。

      两支剽悍大军凶狠的撞到一处,青山之下尽是血雾,残肢断臂飞舞半空。

      作为投效孟县以后的第一战,张辽亲赴一线。身披双层重甲,手持宿铁长刀,左劈右砍,无人可当。

      亲手砍断了两支支长矛,冲进汉军阵中,斩杀左右三人,打开一处缺口。

      身后的陷阵营将士立即涌入,跟在自家军候身后奋勇向前。

      山脚下正在打哈欠的黑山军将士眼睛忽然瞪的滚圆,手指山上的战线,满脸不可思议。

      旁边的士卒笑容满面,说道:“看来可以归营睡觉了。今天这伙人格外顺畅,这刚交战就溃退回来了?改日吾等亦学如此。”

      “非……非是如此!快……快看!”

      “有何可看的。还不是如往常一样?”

      话音未落,这名士卒亦是惊得合不拢嘴!

      周围遍地是黑山军将士不可思议的惊呼声。

      这!这!这定是在做梦!怎么可能!

      黑山军奋勇数十日连维持阵线都做不到,如今友军不但稳如泰山,甚至一部将士如楔子一般深深插入汉军阵中!

      “某莫非未睡醒?快扇某一巴掌试试!”

      “嘶!这如何可能?”

      “定是汉军使诈!友军恐中其奸计!”

      雄浑的鼓声振奋而起,声音中满是激昂澎湃,再当不得假。

      友军果占上风!

      “杀!”

      “杀!”

      “杀!”

      喊杀声直达云霄,三军将士心中抑郁一扫而空,多日来连战连败的阴霾烟消云散!

      而山腰上的孟县大军亦不负众望,推锋必进。

      一排排的汉军将士被砍倒在地,殷红的鲜血流遍山腰。

      远方众人以肉眼可见山上孟县大军正将阵线不断向汉军火红色的军阵中推进,脚下尽是血红色的大地。而突入汉军阵中的箭头亦愈发蔓延不可阻挡。

      作为全军锋锐,张辽已手刃十余人。自身重甲被砍飞数十枚甲片,甲胄上染满鲜血,但所幸未被砍穿。

      身后将士奋勇,容不得张辽喘息,舍命向前拼杀,矛头直指汉军大旗。

      孟县将士自下而上攻伐只能闷头苦战。

      山上的汉军军候居高临下却看的清楚,贼军众人行伍之间配合极其默契,厮杀技巧与个人蛮力亦远在汉军之上。

      最致命的当属敌军战刀锋利无比,汉军身上的甲胄根本挡不住对面随意一刀。甚至有力大者力劈而下,举刀格挡的汉军连刀带肩被斜劈两段。

      对面全身浴血的猛将越逼越近,甚至能看清他身上鲜血与汗水蒸腾而起的白汽,汉军军候终于胆寒。

      大吼着下令道:“鸣金!收兵!”

      汉军将士本就凭着最后一股勇气才免力维持阵线,听到金声,这口气消散,再也抑制不住恐惧。争先恐后的向关内逃窜。

      阵型顿时大乱,撤军演变成一场大溃散。军候悔之不及!不过想到这里距关门只有几百步,便稍稍安心。

      只能怨上承平日久。郡兵上下都未经历过大战。

      大军溃败还想安稳归营哪有那么容易!

      张辽已经收刀,累的几乎直不起腰,气喘吁吁的站在路边休息。

      上百铁骑从方阵中间甬道策马而过,途中便引弓射箭,引起溃军的一阵惨叫。

      铁骑踏过,身后留下数十具尸体。

      拥挤的汉军终于抵达关前,却发现关门只能容四人通过!

      远处是追杀的铁骑,前面是阻塞的战友,恐惧不已的汉军将士竟将刀剑砍向战友的后背!

      一时间自相残杀,互相践踏而死的汉军溃兵竟比铁骑杀死的人数还多。

      汉军军候这才知道自己酿成大错。虎目含泪,亲自带领卫队为全军殿后。却被汹涌的铁骑无情踏过,踩为肉泥。

      最后的抵抗被碾碎,汉军溃兵再不思其他,眼中只有前方的大门,凡是挡在自己身前的战友都逃不过被捅一刀。

      此时山下喊杀声响彻云霄,密密麻麻的黑山军将士云涌而上。

      张辽乃召回铁骑,全军退至山下大营。

      汉军在壶关的守兵只有千人,一战折了数百,又被黑山军昼夜猛攻十余日,折了数百。

      余下汉军胆寒,一部溃散,一部投降,黑山军乃克壶关。

      失去壶关这一雄关,上党再无雄城可守。

      杨凤便尽起手下大军,兵分三路,攻城拔寨,快速扩充实力。

      至此张瑾便主动向杨凤请辞。

      雄关已克,正是品尝胜果之际,怎能抽身而退?杨凤便不允,对张瑾说道:“张校尉,远道而来,助某攻克壶关。如今正是收获之时,只需大军跟在某部之后,无需攻城陷阵,某部所获皆分予孟县三成。”

      张瑾面露微笑,婉拒道:“某瑾代吾主谢过杨校尉慷慨大方。但太原战事紧急,某无暇他顾,需星夜兼程返回晋阳。”

      如此杨凤只得作罢,最终在临行前送上自三处豪强坞堡内缴获之物资。有钱百万,粮数千石。算是给孟县将士的馈赠。

      想着这些都是将士奋勇,以命博来的战利品,张瑾便未推辞。平均到每个将士身上不过钱一千,粮数石而已。

      但张瑾知道决不可擅作主张。

      即便要奖赏军功,亦需张瑞亲自下令,一切依典而行,诸事自有法度。

      绝不是自己一介将领可以胡乱下令,且用的是他方财物。

      此举名不正,言不顺,乃是取乱之道。

      三军将士亦不敢接受。

      张瑞闻知此事倍感欣慰,再度确认张瑾有都督一方之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