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计20120201

      过于鸡肋的东西在这个世界是很难存活的,说强不强说弱也不弱的能力被派去执行高危任务的可能性更大。

      这一类人的称号赤羽慎很熟悉,特别上忍。

      慌神也只是一瞬间,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赤羽慎也没有心思去想太多。

      由于音忍多斯失踪(私下单挑我爱罗被秒杀),佐助缺席,赤羽慎额......复活。

      比赛排位出现了轮空,因此出场顺序也发生了有些小小的变化。

      第一场佐助vs我爱罗,我爱罗不战而胜,晋级下一场。第二场本是鸣人vs日向宁次,因为赤羽慎的闯入,变为了赤羽慎vs日向宁次。

      这边赤羽慎刚换上一身宽松的衣服,一听自己的对手竟是日向宁次不禁微微有些诧异。

      按理来说自己不应该会碰上日向宁次,这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诶,日向宁次竟然碰上了那家伙!”

      “是啊是啊,谁输谁赢都不一定,一个是天才,一个是狠人。”

      两个中忍围在一起悄悄的说着话,目光在已经站在场上的两人身上游离不定。似乎是在猜测谁能技高一筹,谁又会遗憾落败。

      不知火玄间叼着千本分别瞥了一眼两人,懒洋洋的说道。

      “那就开始吧。”

      说完,整个人便是抽身离开原地,跳向了场地边缘。

      “看样子会是场不错的战斗。”不知火玄间站在场地边缘,自顾自的说道。

      场上的赤羽慎看了看日向宁次,忽然有些心惊肉跳。对面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未来的大舅子。

      万一收不住手,下手重了,那以后岂不是很尴尬。

      赤羽慎有这个担心完全是很现实的,并不是说有多么骄傲自满。

      就像是一个刚刚上完战场拼杀的人,突然间让他参加自由搏击。真的不太好把握尺度,何况赤羽慎也是第一次实战。

      日向宁次白眼瞬间开启,很快便是注意到了赤羽慎微微发颤的右手。他丝毫不怀疑赤羽慎的实力,只是有一个点他很在意。

      那就是赤羽慎在对战赤铜铠时使用的那一套柔拳,似乎与日向的柔拳不太一样,却是又处处充满精妙之处。

      场上的日向日足同样关注着赤羽慎,此刻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目光一直死死的锁定在赤羽慎的身上。

      几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两人的第一次交手,到底会是怎么的场景。

      “拿出你的全部实力和我战斗!”日向宁次说道,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闻言,赤羽慎则是有些为难。

      突然间,他又想到了那些枷锁。得不到时总是盼望着能有一些特殊的道具或者血统让自己轻松一些,得到了却又感觉分外沉重。

      倘若自己过分的依赖不死的心脏和探测手,便是很容易忘记自己的本心,忘记一个忍者的基础。

      强大的体术,灵活多变的忍术组合,这才是一个忍者。庞大的查克拉,花里胡哨的忍术,更像是一个法师。

      相同这一点,赤羽慎眼神逐渐坚定起来。

      小水长流,则能穿石。立志不坚,终不济事。

      要想找到属于自己的忍道,就要始终看到自己的本心。那些拼命打拳修炼的日子,不分寒暑翻山过河的奔走。

      是为了得到写轮眼吗?是为了得到血继限界吗?

      那些日复一日的岁月,第一次学会分身术的喜悦。正是因为没有天赋,没有忍者学校可以上,赤羽慎才格外珍惜练习的机会。

      看着气势逐渐架起的赤羽慎,日向宁次也摆出了柔拳的起手式。

      两人的气势渐起,如同两股肉眼可见的查克拉在隔空碰撞。虽然宁次年纪尚小,但对于柔拳的理解已经超过了日向家绝大多数人。

      这股气势便是不由得微微让日向日足侧目,表情也越来越严肃。

      宁次使出一套常规的柔拳里的破山击,快速向着赤羽慎逼去。赤羽慎向右侧身,让身体重心微微下沉。

      右手手腕翻转九十度,一个太极里经典的野马分鬃扣住了宁次击打而来的右手,顺势向着左下方下拉。

      左手瞬间一个向上的横切向着宁次大空的肋骨处切去,宁次一惊,陡然回防,身体蜷缩一个翻身踢便是踢在赤羽慎的手掌之上。

      有没有真东西,一出手便是能看出来。两大柔拳之间的战斗,虽然众人不知道赤羽慎使得是什么拳法,但是这一过招便是高下立判。

      想要借力瞬间后撤,赤羽慎哪里会给他机会。

      一个微微的撤力,便是让宁次无法在自己的手掌之上借到足够的力。宁次如同一只麻雀,将赤羽慎横切而来的手当成树枝想要借力后蹬拉开距离。

      虽然赤羽慎的卸力并没有达到那种鸟儿借力飞不起的境界,但是撤去一些力总是可以做到的。宁次没有借助到足够的力,瞬间皱眉,手掌已经收至身前,微微回防。

      人在空中是无法改变运动轨迹的,正是破坏落地平衡的好机会。

      向前快速迈进两步,赤羽慎整个人的气势陡然转变。

      与之前柔和的太极不同,赤羽慎右手上挑,用出了一个撩阴的手法。这是想要逼着日向宁次侧身翻转,停滞在空中的日向宁次也明白。

      咬咬牙,日向宁次双脚一踏,惊险的踢中了赤羽慎的上挑手。这一场面瞬间引起观众场上的惊呼,真是日了仙人。

      各种比赛看了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撩阴这么凶猛的手法。

      在比赛场上,这一招似乎有些不堪。但赤羽慎毫不在乎,以忍者的反应速度,这一招是无非只能是逼人走位躲闪而已。

      毕竟没有人会用自己的下辈子做赌注,但是现在他就碰到了这么一个疯子。

      宁次不愿意被动的跟着赤羽慎的想法躲闪,从而落入下风。

      然而就这么一踏,日向宁次其实已经浪费了一招的时间。由于被踢掉右手,赤羽慎身形微微失衡,随后又干脆借势左转身来了一个翻身背锤。

      一锤击空,赤羽慎使出了八极里的连续肘击使得堪堪落地的日向宁次不停后撤走位保持不住重心。

      “还没完呢!”赤羽慎猛地冲去,日向宁次急促使用柔拳格挡。

      赤羽慎右臂一个肘击撞开宁次的点穴手,以刚克柔,横扫八荒。

      随即又是一个左手下压,推开宁次回防的左右手,右手一个八极撑锤右拳拳心猛地翻转向上,猛地将宁次击飞。

      观众席上,雅雀无声。

      何时见过如此精彩的打斗,一步错步步错,抓住日向宁次失误的机会,赤羽慎连续出招硬生生将日向宁次压制到无法破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