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自拍亚洲视频

      抱着全家桶回到营区,江腾脖子上挂着相机,手上提着文件袋和单独装的汉堡先行溜到了中队部办公室。

      晚点评什么的,自己也没正儿八经参与执勤,没啥好听的。

      将东西放好,江腾找到自己的办公桌,打开电脑。

      今天出去浪了一天,不代表工作就不需要做了。

      白天拍摄的素材,晚上还要归档,写宣传稿。另外马上过年了,年前的外出,执勤,营区内岗哨的排班计划表都要提前做出来。

      将相机里的储存卡拔出来接在电脑上,先做归档。再打开Excel软件,一边伸手拿过一个辣翅啃着,一边准备先将外出名单做好。

      “哟?你这小日子过得不错啊?!”

      讲评完回到办公室,王中队一眼就看到了江腾桌上打开的全家桶,还有插着吸管的肥宅快乐水。当即就忍不住笑着调侃道。

      “晚上打算加班啊?”

      “嗯,还有一个星期多点就过年了。我先把外出的计划做好,对了,中队。王不凡明天的执勤我打算给他挪到后天,到时候他爸妈走的时候,能让他目送一下,你看可以不?”

      江腾一只手扶着嘴里的鸡翅,另外一只手如小鸡啄米一般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头也不抬地问道。

      “行,这个事你跟换班的人沟通好就行,你自己安排。那我和老黄先去休息了,你忙完早点睡。”

      “好,麻烦把大灯关一下。我这有台灯,够用了,晚安!”

      “啪~”地一声,中队部办公室陷入黑暗。

      只有江腾所在的角落散发着一些光芒,不一会窗外响起了熄灯号的声音。

      “噗~”

      吐掉口里的鸡骨头,江腾伸了个懒腰。

      无论是窗外的寂静,还是办公室内的黑暗,江腾已经有些习惯了。甚至他都有点享受这种静谧的感觉,尤其是今天还有肥宅快乐水和炸鸡可以恰~

      “干活吧,文书人!”

      年前的外出算是时间比较长的外出假了,早上八点吃过早餐...当然,也可以不吃,去外面吃早餐,八点钟就可以出营区,下午四点归队。足足八个小时外出!

      这个计划做起来比较简单,注意避开执勤,上哨时间,然后各班轮流就好。

      做完外出计划,江腾发现自己还不困。可能是喝的可乐里有咖啡因的缘故,既然这样,那就继续干活~

      执勤和营区哨位安排,年前已经搞定了。主要需要考虑的是腊月29,年30和初一这三天,也算是正过年的时候。

      尤其是大年三十那天,新兵们会聚集在食堂内。一边看电视上的春晚,一边吃着早已准备好的零食...对了,还有零食要提前采购,明天得找司务长说一声...

      年三十的晚上,营区哨位基本不用自己操心,那天晚上是首长们发扬风格的时候。年三十支队机关的首长们会出来替战士们上哨,这个早就有通知。

      但营区外面,城市里的执勤岗哨却还是要安排。那么谁去,谁不去,就成了问题!

      尤其是年前这段时间繁重的勤务工作,基本上中队除了一些离队休探亲假的士官外,所有人都有执过勤...

      这就难搞了,要是有人没值过勤务,到时候年三十安排上去没人能说啥。可...等等,自己好像就是全中队唯一一个没执过勤务的战士...

      emmm,这特么就有些尴尬了。

      想了想,江腾还是将自己的名字打在了勤务值班表上。还是在大年三十的夜晚,同时再写一个...就张震吧!

      张老黑,自己熟悉。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不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指导思想,拉上张震下水,不容易得罪人!

      搞定了最困难的三十夜晚,白天就好说多了...

      一点一滴的做计划,写有关执勤工作的宣传稿件。不知不觉间,外面的夜色更黑了,已经枯竭的可乐再也无法为江腾提供快乐的源泉了。

      想想自己好像还有两根私藏的香烟,江腾乐了!

      悄咪咪地从办公桌抽屉里摸出一根,再带上卫生纸...

      厕所,偶来勒~

      江腾奔向厕所的背影像极了一只欢快的小二哈,然后...

      有烟没火,纯属调戏我!

      这悲惨的现实,让江腾宛如打霜的茄子,垂头丧气地回到办公室。

      保存!关机!睡觉!

      此时办公室内时钟上的指针已经划过了凌晨四点...

      第二天神清气爽地起床,看着周围干净整洁的床铺,江腾心里一颤!

      再瞅瞅窗外的阳光...

      得,这肯定睡过头了。

      那也就不着急了,优哉游哉地起床洗漱,再整理好内务。接着江腾来到炊事班...

      “牛师傅,有饭不?”

      “有,一大早王中队就嘱咐给你留点。来,今天整得小鸡炖蘑菇,香着呢,特意给你留了个腿!”

      炊事班的牛班长看到江腾嘿嘿一笑,伸手从旁边的保温箱里取出一碗汤,加几碟子小菜。

      “谢谢牛师傅。对了,牛师傅你咋不回家看看?”

      一边接过牛师傅递来的饭菜,江腾一边看着炊事班里仅剩下的两个独苗苗好奇地问道。

      忙碌了一整年的炊事班,也就过年前这段勤务高峰期可以歇歇。等到三十左右,他们又要忙活起来给战士们准备年夜饭了。

      所以当初批士官探亲假时,江腾最先报上去的就是炊事班的休假名单。

      “嗨,我去年回过了,今年就不回去了。来,吃,不够吃我这还有。小江啊,你要注意休息啊,别总熬夜,不然你年纪大了,这身体就虚了!”

      牛师傅脸上笑呵呵的,当真有种老黄牛般的憨厚。

      “工作再忙,咱们也可以慢慢做,这磨刀不费砍柴工嘛~”

      “行,我知道了。唔,这鸡肉好香!对了,牛师傅,你知不知道张司务长在哪?我找他有点事!”

      “他啊,不清楚。每回一到年尾就找不到他人,你去仓库找,应该能找到。咱们中队仓库找不到,你就去支队的大仓库,年底咯,要清查各种物资的储存情况。”

      牛师傅叹了口气,为江腾指了条路。

      “该退的退,该换的换...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铁打的库房流水的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