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川千织

      冷冽的潭水暗流冲击着萧尘的身体。

      他的身上黑灰之光与圣洁之光交替闪烁,嘴角一抹鲜血溢出。

      逆乱之脉乃是天下至邪至恶,而这天心印乃天下至刚至纯,两者本就相驳,萧尘想要勾动两者的联系,无异于痴心妄想。

      此时萧尘的体内,一股逆乱的黑光正与无暇的圣洁碰撞着,两者都想要要磨灭对方的存在。

      两相驳斥之下,一股恐怖的能量在其胸腔之内爆发出来,犹如火山喷发一般,在其体内掀起一股毁灭风暴。

      全身经络完全承受不住这恐怖的冲击,瞬间在两者的交锋之下寸寸断裂。

      萧尘脸上狰狞,但是未曾有过一丝畏惧。

      何为正?和为邪?

      在萧尘的世界里,早已没有了正邪之分,他要的只是强大的实力。

      “哼?天心印,天地之心又如何?也想在我面前兴风作浪?”

      萧尘发自神魂的拷问,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魂力将天心印包裹住,惊魂木源源不断的提供着魂力。

      “嗡嗡嗡”

      圣洁光芒将萧尘体内照亮,想要冲散萧尘的魂力,瓦解他的逆乱之脉。

      极致的毁灭爆发,萧尘此时已经全身布满裂缝,好似下一刻就要被那圣洁的光芒冲击溃散。

      天心印颤动,好似在说:我乃圣洁化身,不容污秽之气侵染。

      “你自以为代表正义?你可知?你的出现让多少人丧生在抢夺之中?

      且不说上一世的我,上古之时的天下大贤孔圣人、荒古大帝、纯阳天尊等等,哪一个的死不是因为你的出现?

      你本就是罪恶的源头,掀起逆乱的根源,何必在我面前故弄玄虚?”

      传说天地之心乃是突破彼岸的钥匙,只要的到天地之心,就能够打破天道的限制,进入那不可名状的境界。

      没有人知道它的由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每一个时代的夺位之战结束之后,它都会出现,而且只会寄居在众生敬仰之人身上。

      太古时期的孔圣人、荒古大帝,上古时期的纯阳大帝、白月天尊,哪一个不是平定夺位之战,重还天下太平的圣人,但是最终都因为天心印的出现,落得个众叛亲离、身死道消的下场。

      “哼,一代又一代的大贤死在你的手中,难道你还敢自称圣洁的化身?”萧尘神魂发生,质问天地之心。

      “嗡嗡嗡”

      圣洁光辉减弱一分,但是依旧不断的将萧尘推向死亡的深渊。

      那颤动的圣洁好似在反驳:邪恶的是那些人,不是我。

      “是,邪恶的人,并非是你。但是所有一切都是因你而起,是你勾起了他们心中的邪恶。”

      “嗡嗡嗡”

      天地之心不断颤动,圣洁之光闪烁不停!

      正义化身?罪恶根源?

      本就没有多少灵智的天心印一时间陷入了混乱,自己到底是什么?

      萧尘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嘲笑道:“罪恶本就应该与逆乱交融,我的逆乱之脉乃天下至邪,而你又是罪恶的化身,你本就该配合我。”

      “若不是你,我岂能重活一世?岂能开启逆乱之脉?你既然造就了我,那就该成全于我!”

      萧尘颤抖的声音满含拷问。

      是啊,若不是天地之心,他不会带着仇恨重生?

      天心印彻底凌乱,它不知道自己是好是坏了。

      圣洁的光辉一点点消退,逆乱的黑暗一点点入侵。

      七条逆乱之脉欢呼雀跃,好似迎来了一生中最崇高的洗礼。

      它的使命是侵染圣洁,在这一刻,它们侵染了天地间最高尚神物!

      天心印,天器榜榜首之物,浑然天成,正义化身。

      此时,向逆乱之脉妥协了!

      圣洁之光消失,萧尘的身体不在崩溃,天心印之上反而出现一抹绿光,游走萧尘周身,修复他的损伤,将经脉重组起来。

      萧尘内心好笑,他猜到这天心印有些灵智,但也仅此而已,几句话就将其忽悠得彻底妥协。

      “你会带我找到真正的自我吗?”

      突然,一个柔弱的声音在萧尘体内响起。

      是天心印!

      萧尘愣了一下,找到真正的自我?他自己都不知道真正的自我是怎样的,怎么带天心印找到真正的自我?

      不过,萧尘依旧点了点头。

      天心印就此沉寂下去,任由逆乱之脉将其包裹,强大的逆乱之气侵染萧尘的心脏。

      其内,洁白无瑕,通透明亮的天心印之内也泛起了灰黑之气。

      它,不在如从前那般耀眼了,有的只是昏沉与幽暗。

      它,失去了从前的圣洁,有的只是愈发强大的逆乱。

      黑色的逆乱脉在天心印之上蠕动,将它最后一点光辉也遮掩住了。

      一道黑色的门户在萧尘的胸膛之内缓缓搭建!

      圣洁不再,逆乱将开!

      萧尘看着最后一丝圣洁的泯灭,心境微微发生变化。

      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是错?

      当初,自己也是光耀万界的圣洁之光,太平之心的拥有者。

      现在,自己却要打开这满含罪恶的门户!

      “哼,我并非什么能够为天下放弃一切之人,我也不是什么天下大贤。既然如此,我何必犹豫不决?”

      萧尘呵斥自己,天不怜我,我何必悲天悯人?

      上一世的他,真就甘愿为天下放弃一切?

      那为何他还要在最后施展太平祭天术?

      那他为何不肯交出天心印?

      萧尘心念一动,逆乱之脉瞬息插入心脏中,源源不断的将逆乱之气输入到心脏之中。

      天心印彻底失守,不仅不与逆乱抗衡,反而还在洗练着逆乱之气。

      让原本杂驳的逆乱之气变得纯净无比,呈现出纯粹的黑色。

      逆乱之脉与心脏相连的那一刻,萧尘不仅仅承受着身体上的痛苦,还承受着心灵上的拷问。

      不过,萧尘心意已决,既然做出了抉择,那以后即便是为天下人唾弃,为天下人不耻,他也在所不惜。

      即便今后逆乱之脉溃散,天心印崩碎,逆乱之门瓦解,沦为过街老鼠,他也不会有分毫后悔。

      “逆乱之门——开!”

      萧尘心中大喝一声,与此同时,胸膛之上,一股黑色的光晕闪烁,那恐怖的逆乱之气在经过天心印的洗练之后,变得纯净无比!

      一道门户在萧尘心脏处打开,天心印为基石逆乱之脉为框架,框架之上,一个狰狞无比的图案浮现。

      萧尘凝神屏息,想要去看清那图案,只可惜,凭他现在的神魂强度,连对视一眼都做不到,如何去看清那图案?

      萧尘也不执着,逆乱之门已经打开,虽然还不完整,但是想要弄清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萧尘缓缓起身,整个人处于寒潭三十丈之处,负手而立,幽静的寒潭之水已经不在对其有威胁。

      那纯净的逆乱之气正在一点点凝炼萧尘的肉身,将其中的杂质缓缓逼出体外。

      “逆乱之气淬身,天心印开启逆乱之门,今日便创下这《天地逆乱法》!”

      萧尘朗朗出声,四周幽静的寒潭之水都泛起丝丝涟漪!

      他感知了一下自身的体魄强度,一点点往下沉去。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逆乱之门开启的那一刻,寒潭之上,天空色变,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乌云密布,整个峡谷之中狂风大作。

      就连古树,都被狂暴的飓风吹得摇摆不定,一身白花,如骤雨般洒落,一两个呼吸之间就将整个峡谷铺满。

      就连那寒潭之上也盖满了花瓣。

      九重山中气息变得极其压抑,原本狂暴的灵兽匍匐下来,那些在兽潮中依旧坚持的人也是感觉到身上压下一座巨山。

      活着的人庆幸灵兽暂时不攻击他们了,但是却有比灵兽更加恐怖的东西压抑在心头。

      不止九重山,整个东灵域或多或少都有所感应。

      有人猜测是某位隐世大能在九重山中渡劫。

      有人猜测是什么强大的灵兽暴动。

      有人猜测是古仙洞府出世。

      “会不会是第九重山中出现了什么好东西?”有人惊疑道。

      ……

      九重山,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山分九重,但是根本没有人到过第九重,即便是那些星窍境强者也仅仅是到过第八重山而已。

      至于那第九重山,完全就是传说中的存在。

      且不说有没有人有那个实力到达第九重山,即便是有,也根本找不到进入的方向。

      东灵域的人甚至都已经怀疑这第九重山是否真的存在了!

      第七重山,峡谷之中,张静蜷缩在古树之下,瑟瑟发抖。

      原本她坐在寒潭边上,等待着萧尘上来,但是那突如其来的风暴以及那压抑之感,差点没将她推入寒潭之中。

      她何曾见过这样的声势啊!

      即便是星窍境强者对拼,也没有这么大的声势啊。

      星窍境,在东灵域已经是顶天的存在了。难道这里,还隐藏着什么强大的存在?

      “希望你别出事才好啊,若是你死在寒潭之下,那我就要生生被外面的灵兽困死在这峡谷之中了。”

      张静心中默默祈祷,她只希望萧尘快点从寒潭之中出来,带她离开这里,因为这里的气息实在太压抑了!

      寒潭之中,萧尘缓缓下沉,他感觉到,那阴烈火寒潭草的果实已经近在咫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