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deepthroat在线

      在七号农场一个月了。

      气温早就回暖,寒潮持续了四天然后突然开始升温,每个人都担心的第三次灾变并没有来,荒民也没有再来过,所以这一个月来,虽然过的提心吊胆却是很安全。

      而一场寒潮之后,倒是有不少动物从山里下来了,来到七号农场的附近试图获得更多的食物。

      如果说荒原有什么好的地方,那么能打猎就一定是其中之一。

      野鸡和兔子本来就很多,一直很多,原来打都打不完,然后最常见的就是野猪了,野猪成群结队的从山里出来,把七号农场的红薯和土豆拱出来吃掉,在人类需要保护的今天,这都是非常好的猎物。

      但农场附近的野鸡和兔子特别多那是以前,到了现在,高起射程范围之内绝对没有野兽的存在。

      高起练枪法从来不用靶子,他只打活物,而且是能吃的活物。

      举着望远镜搜索了很久,高起颓然放下,射程之内除了喜鹊没有其他任何动物,但他不打喜鹊,因为喜鹊不好吃。

      当然只是相对来说更难吃,因为这七号农场就没有好吃的东西。

      天快黑了,这是动物出没的时候,但是高起依然没能发现任何可以打的东西,他只能遗憾的准备离开哨塔。

      但这个时候,他眼睛里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于是他马上转身,用望远镜看了过去。

      那是一头狍子,这是高起第二次见到狍子,只不过距离有点远,按照参照物来观测,应该是在五百米左右。

      高起有些犹豫是否要开枪,因为五百米的距离有些远了,这个距离打人没问题,但是打猎,就有些问题了。

      5.8毫米口径的军用步枪,穿透力一等一的好,但穿透力有些太好了,打在狍子身上就是一枪两个眼儿,除非是爆头,否则就算击中心肺区,狍子也一定能跑出去很远很远,虽然最终一定会死,却真不一定是在哪里。

      如果只是练枪法或者杀戮,这一枪当然能打,配上瞄准镜之后五百米肯定属于射程范围内,但如果是打猎,高起没办法保证一枪爆头,那就最好别打。

      高起很纠结,他在生死关头不会纠结,任何大事他都不会纠结,可是在这种小事上,在这种很有诱惑力又考验他猎德的事情上,他就会纠结个半死。

      端起了步枪,从瞄准镜里对准了狍子,距离太远了,狍子在瞄准镜里也是个小点,只能瞄个大概,根本不可能准确的瞄准脑袋的,瞄都没法瞄,那自然就更没办法保证命中了。

      狍子突然转身离去解救了高起,因为他终于不用纠结了。

      轻吁了口气,高起收起了步枪,但他顺着狍子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后,立刻就怔住了。

      狍子会跑是因为一辆车顺着高速开过来了,高起楞了片刻后突然就大喊道:“有车!有车!”

      就看到那辆车的一瞬间,高起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儿,但肯定很高兴就是了,因为看到车就说明城里终于来人了,就说明朝夕城解除了一级战备,不会一直封闭下去,而朝夕城打开城门,就说明第三次大灾变肯定没来。

      自从到了七号农场,就彻底与世隔绝,即使后来再有多少次能量波动高起也不会知道的,而现在,他终于可以确定真的没事了,至少是暂时没事。

      车开的很快,而王梓豪他们出来的更快,几个人全都上了屋顶,看到了那辆车后,王梓豪立刻就激动的大吼道:“城里来人了,没事!没事啊!”

      王梓豪对生死一直都挺淡然的,但他在城里还有老婆和一个女儿,所以他当然会激动。

      三个人又跳又叫的闹了片刻,随着车越来越近,王梓豪激动的道:“快,快开门。”

      几个人欢天喜地的把一个月来从没开过的铁门打开后,就在门前翘首以盼。

      车直接开了过来,停在了大门口,然后车门打开,黄飞从副驾驶上下车。

      早有预料的高起立刻欣喜的道:“飞哥,我在这儿呢。”

      高起很激动,他真的很激动,他迎到了着黄飞身前,一脸狂喜的道:“飞哥你没事就太好了!”

      高起是真的高兴,不光因为黄飞出来就代表着城门开了,不光是因为黄飞是他的靠山,他就是因为自己一个熟悉,而且好像关系不错的人没事儿开心。

      黄飞很感慨的拍了拍高起的肩膀,就是矮了半头的他做这个动作挺不好看的。

      何军也从车上下来了,他对着高起笑道:“好久不见,这一个月过的还行吧。”

      高起对着何军笑了笑,道:“挺好的,挺好的。”

      黄飞往高起身后看了一眼,道:“这一个月还好吧,在这儿待的舒心吗?”

      高起赶紧道:“挺好的挺好的,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危控部异能二组副组长黄飞,飞哥,这位是七号农场王梓豪场长,他叫周浩然,这位是丁嘉泽,我们相处的特别好。”

      何军笑道:“我说兄弟,韩组长去一组当组长,飞哥是二组的组长了。”

      高起先是一愣,然后他马上道:“恭喜飞哥。”

      黄飞皱眉道:“不忙说这个,其他人呢?”

      高起一脸无奈的道:“现在七号农场就我们几个了,其他人……没了。”

      黄飞诧异的道:“什么意思?没了?”

      王梓豪低声道:“我们遇到异兽的袭击,护卫队全体阵亡了,然后就高队长刚到第二天早上,附近的荒民对我们发动了袭击,又死了三个,那些荒民里有个异能者的,还好高队长打死了他,要不然我们这些人肯定完了。”

      黄飞再次愕然,他看向了高起,一脸诧异的道:“你打死了一个异能者?”

      高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没错。”

      黄飞还是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道:“怎么打死的?”

      高起这一个月来始终在想一件事,那就是异能者的铁链捆住了他的胳膊之后,为什么他会没事。

      什么可能都想过了,包括异能对他无效这种事高起都想过,但是想想韩若锋的异能他并无法抵抗,那么异能无效这种可能好像也不太符合他的情况。

      高起没办法再找一个异能者测试一下,所以他这一个月来只能自己空想,却始终没发现自己有任何异常,而他很想找个人问问的,但他却始终没和任何人提起过。

      为什么不说,因为高起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在这个异能者越来越多,而且地位越来越重要的今天,如果他真的有能使异能无效的异能,那必然是他的不幸,因为他会成为所有异能者眼中的天敌,比公敌危险的天敌。

      以前高起特别希望自己已经是个异能者,而现在,除非他搞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异能者的天敌之前,高起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异常,包括黄飞。

      现在黄飞问起为什么能打死异能者,高起只能有选择的说了。

      从腰间拔出了短喷,高起一脸庆幸的道:“多亏了这把短喷啊!当时那异能者冲着我就过来了,我手枪子弹都打完了,我看着打中了那异能者三枪,可他就是没事儿,然后我掏出这把喷子,就一枪,一枪就把他给打死了。”

      在追问下把当时的情况描述了一边,没有添油加醋,但高起也没说自己的胳膊曾被异能者的铁链缠住,而且他还没事。

      高起的描述足以让黄飞和何军瞠目结舌,然后黄飞指着高起拿在了手里的短喷道:“你用这把枪又打死了一个异能者?行啊你!”

      说完的黄飞还对着何军道:“怎么样?”

      何军竖起了大拇指,对着高起一脸佩服的道:“厉害!用这把枪打死一个变异人,一个异能者,你这神枪啊!”

      周浩然立刻道:“高队长不光是神枪,他还……”

      王梓豪马上用更夸张的语气道:“高队长还打死了好几个荒民呢,一枪一个,一枪一个,他可不是只有这把枪厉害,他是什么枪都厉害,黄组长您看我们院里,这晒着的肉干儿,这都是高队长打的野味儿。”

      黄飞往院里看了一眼,道:“是吗?还有野味儿呢?都有什么啊。”

      高起笑了笑,道:“哎,咱们别在这儿说啊,进去说嘛,快请进,请进。”

      黄飞点了点头,他看也没看王梓豪等人,只是抬脚往前走的同时道:“那就进去说,我今天来找你有点事儿。”

      院子里的挂着一串风干的野鸡,高起指着野鸡道:“今天的太阳足,把熏过的野鸡和兔子拿出来晒晒免得坏了,还有熏过的野猪肉呢。”

      黄飞叹了口气,道:“不对,你们这就不对,不能晒的。”

      高起笑道:“不知道啊,我们都是摸索着做的,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搞。”

      “哪个是你屋?这个啊,进去说点事儿,小何,把我带的东西拿上。”

      何军返回车上,王梓豪他们识趣的离开,等高起把黄飞领进屋后,

      黄飞先是来回瞧了瞧,然后他坐在了高起唯一的一把椅子上,一脸随意的道:“枪法练得怎么样了啊?”

      “还行,还行。”

      黄飞笑了笑,道:“行不行的都得是你了,今天晚上跟我去办件事儿,敢吗?”

      这个敢不敢一问,高起就知道这事儿不好办,肯定很危险,而且很明显的,黄飞一开始去找学校找他,就是为了今天晚上的事情了。

      高起肯定不能说不敢,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一脸坚定的道:“没什么敢不敢的,只要飞哥你用得着我就行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