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juy

      晚上来到即将开业的超市,看到货物全部进全,各种蔬菜类,干果水果类,肉禽类,各种小百和日用品也都上了货架。

      这时弟弟告诉刘长远,进这么多东西,咱们的钱没够,四姨父帮着垫付一千多。刘长远和四姨父说等卖了货款就还他,四姨父笑着说没钱就当入股了。

      这时王艳霞说:“大哥,你不到楼上看看吗,咱们的房子太宽敞了,一个人一个屋,比我姑家的都大,回去拿东西和他们说,居然还不相信我说的话”。

      刘长远说:“既然楼房这么好,好好干将来自己也买一个,我一会儿还得串个门,到我们单位管理员家去一趟,要不然早上进货都成问题”。

      说完在货架上拿了两条烟两瓶酒,让王艳霞记一下帐,提着烟酒向管理员老曾家走去。他家很好找,就在四姨家西楼中间楼口一楼,也就是刘主任楼下。

      当刘长远敲响门时,里面传来一个川味的中年女人声音,“是哪一个”?刘长远回答是曾师傅的同事,门打开露出一张中年妇女的脸。

      将刘长远让进屋,和四姨家的格局一样,因为家中种稻田,屋内还堆着水稻,显得很杂乱,本来南方人活的就很随意。

      老曾家四口人,两口子还有两个儿子,一家人正在吃饭,刘长远老曾还是认识的,隔三岔五找李玉凤报销买菜单据,经常和刘长远唠一会儿嗑。

      老曾这个人属于笑面虎,放下碗筷来招待刘长远,知道这个小伙子关系不一般,上下关系都挼的顺,是一个不可忽视的人物。

      于是吩咐婆娘,又是拿烟又是倒水的,刘长远说你们吃你们的饭,我的事简单说完就走,川蜀人很好客,非要老婆再炒两个菜,两个人喝一场。

      刘长远硬是被拖上了饭桌,将酒也给他满上。刘长远说:“曾师傅我今天真没时间喝酒,这不在老粮站那儿开了一家超市吗,早上让你帮着带点货”。

      老曾说道:“这个事情我没意见,只要我老乡老陈没什么说的,我这里好办,有的时候他在这里住寨,有的时候他回隆兴,就让他直接从山P县买回来”。

      刘长远说:“和陈师傅已经说好了,就是他要我和您打个招呼,可能是他想法多,怕你万一挑理怎么办,毕竟车上只有你们两个人”。

      刘长远喝了一杯酒,就告辞离开说自己的店里还有事。老曾让他把烟酒拿走,咱们之间用不着这个。刘长远心说,这是堵你嘴的东西,怎么能往回拿,硬是将东西留了下来。

      回到超市,刘长远在一块刷好白漆的密度板上,写下了“便民集市”四个字,告诉他们明天买上几挂鞭就开业,有事就提田长方。

      当晚刘长远就睡在楼下,让弟弟和王艳霞到楼上睡,明天早点下来正式开业,两个人上去后,刘长远想了一会儿和邓禹的事,就安下心来进行小说的创作。

      《励志青年》这本书,经过他夜以继日的创作,已经进入收尾阶段,这次写了能有三百多个章回,已经算作长篇小说了,对这个作品,他寄予了厚望,希望能有伯乐看到。

      第二天刚刚早上六点半,刘长远带着弟弟和王艳霞,挂上写好的匾额,放了一挂鞭算是开业,鞭炮声惊动了晨练的人们,都来看看热闹。

      中间有退休的老职工,有不认识的钻工们,还有几个是厂里的职工,都过来恭喜刘长远,刘长远也回应希望大家多捧场。

      老牛头居然也在其中,他看见刘长远,拉着他的手说:“孩子多谢你了,听占生说你上班,还开这么个超市,真能吃苦是个好孩子,你放心上班去吧,白天我帮你盯着”。

      然后带着晨练的老伙计们,一人买了一些东西,问到价格时,王艳霞是对答如流,服务态度也好嘴也甜,给老人们服务的很满意,一算帐发现比白天小市场的东西还便宜,说回去帮着宣传宣传。

      等到刘长远七半上班走的时候,营业额就卖了三百多,刘长远告诉弟弟,今晚他不回来了,去隆兴一趟,户口办下来了去取一趟,让他晚上在店里睡。

      刘长远还是跑步上的班,秋天也很凉快,跑步也不见汗水,还能锻炼身体,关键是他要将筋腱全抻开,离和沈洞国约定的一个月期限,马上就要到了。

      他跑着快要到厂子的时候,有个大嗓门女声在喊:“刘长远加油,刘长远加油”,他不用回头看,除了于敏那个乐天派,根本找不出第二个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