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火辣

      悬浮在碧瑶身前两丈外的伤心花突然一震,白洁晶莹的花瓣迅速变成黑红之色,深渊般的黑,血液般的红,像是圣洁的仙子堕落成邪魔。

      而后,空中那漂浮的花瓣海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数个呼吸的时间便全部染成黑红色。

      但不仅仅如此,每一片花瓣仿佛有生命一般,彼此组成一条条锁链,将那金色大光团一圈圈缠绕,最后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十丈大小的黑红球体。

      旁观的幽姬见此有些诧异地望向白云天,后者腼腆一笑:“幽姨,我按照瑶儿的习性修改了幽冥血杀,现在看来,威力应该没下降。”

      幽姬白了他一眼:“威力哪里下降了?原本只是偏向群攻的禁术,而且代价很大,需要付出施法者的精血。如今,照你这么一改,仅仅是法力消耗大就再无缺陷,更别说多了封困效果……”

      说着说着,她再次惊呼道:“不对!这不仅仅是封困效果,好邪恶的吞噬能力!”

      只见场中黑红色锁链在收缩的同时,竟渐渐有一点点的金色佛辉被撮吸而出,沿着锁链的纹路逐步被吞噬,而黑红色变得更加深沉深邃。

      幽姬有些酸溜溜地望向白云天:“天儿,我照顾你十一年,把你当做亲生儿子在疼,你就没有什么想表示表示的吗?”

      “好啦好啦,等会就把这新改的幽冥血杀抄给你。”白云天神色有些无奈道。

      “天儿,你就不打算给我特意改造一门法术吗?”幽姬目光灼灼看向他,不依不饶道。

      “……也可以,不过幽姨你要多等一段时日。”

      “那行。”

      被黑红色锁链包裹的金色大光团内,普方老和尚也发现那锁链的吞噬能力,却有些无可奈何。

      尽管他手中的念珠晶莹剔透,有神华在闪烁,有佛辉在萦绕,但随着黑红色锁链的逐渐收缩,念珠开始发出轻微的咔嚓声响,浮现出一条条细小的裂缝。

      而且,组成光团核心的佛文也一并出现裂缝,它们都将要支撑不住。

      除此之外,这些黑红色锁链还有扰乱神魂的可怕诱惑力,如果不是因为佛道有着凝神定魂的效果,恐怕普方的心神早就动荡,功法神通早就被破坏。

      眼看手中的念珠即将支撑不住时,普方眼神中划过一丝愧疚,喟然长叹:“老伙计,想不到还是需要借助你的力量……”

      只见一个淡淡的金色圆钵从普方体内飞出,由虚化实,上面镌刻有数篇细小的梵文佛经,以及雕刻着数尊大耳圆脸的佛陀。

      这只金色圆钵就是普方和尚的本命法宝——浮屠金钵。

      当年,普方正是用此法宝撞击狐岐山,使得很多无辜的生灵遭遇那场不幸。也因此,他事后封存此宝,不曾想今日竟亲手破其封印。

      浮屠金钵甫一出场,就自行旋转着,翻转悬浮在普方的头顶,垂下一道金色光幕护住他周身。

      而后他将手中的念珠一抛,散落在空中,与数百个黯淡的金色佛文交相辉映,共同以浮屠金钵为中心,形成一个金灿灿的“卍”字。

      “卍”字佛言在黑红色的锁链海里急速旋转,竟硬生生斩断数十根黑红色锁链,发出咔嚓咔嚓的剧烈声响,最后强行挤出一块空间。

      这一小块空间咋看之下,像是一尊八臂罗汉的形象。

      与此同时,虚空中传来一阵阵诵经声。声音先是很轻微,然后很快变得洪亮,巍巍然然,肃穆庄严,让人心中泛起无尽的皈依之意。

      感应到浮屠金钵的出现,碧瑶平静的美眸里浮现一丝无情的杀机。

      但古怪的是,她没有阻止普方的举动,反而静静地等待着,直到对方的浮屠金钵彻底稳住局面,就好像她特意等的就是此刻。

      碧瑶朝前方伸出右手,五根葱白手指伸开,掌心正对黑红色的锁链球,然后五指渐渐握拢,将要化掌为拳。

      嗡——

      随着她的动作,伤心花猛然狂震,再次绽放出黑红色的光辉,而后花瓣形成的锁链也随之爆射出黑红色的光辉。

      这黑红交织的邪异光芒,仿佛是由来自幽冥地府间的黑光、血海冥河里的红芒融合而成,冰冷刺骨,骇人心魄,令人四肢发软,心神俱颤。

      由白云天特意为碧瑶改进的幽冥血杀,终于展示出它真正的杀伐威力!

      护住普方的“卍”字佛言刹那间龟裂消散,一层又一层的锁链收缩绞杀,发出无数缕淅淅索索的声音,将佛辉飞快击散和吞噬。

      “咳!”

      普方吐出一滩夹杂着内脏碎片的乌血,脸色惨白如纸,头顶的浮屠金钵左右晃动,有些不稳和无力。

      修为比对方低一个大境界,法宝亦比对方低一个小品阶,他能坚持到现在,还是因为佛门功法克制魔道功法,能抵御那惑乱心神的魔音,不然早就一命呜呼。

      即便如此,黑红色的锁链大球仍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无穷无尽的、无可抵挡的绞杀之力压缩着普方的佛辉空间。

      似乎是因为见普方不敌,陷入生命危险中,灵泉寺剩余的僧人也一齐飞出,想要尝试攻击碧瑶来缓解他的压力。

      可是,先前就说过被白云天改进的幽冥血杀,拥有群攻和单攻的双重能力。

      只见黑红的伤心花再度分裂复制出无数的花瓣,也没有凝结成锁链,而是就这么浩浩汤汤如江河席卷,遮天蔽日,大气磅礴。

      无论面露恐惧的小沙弥如何催动木鱼,无论决然坚定的老僧人如何颂念佛经,无论他们祭出多少禅杖、念珠、袈裟、经文,尽皆覆没于漫天的黑红色江河里。

      怒骂声、惨叫声、肉身撕裂声、法宝碎裂声响起在席卷的江河中,下方掉落无数的血肉残肢和法宝碎片,淅淅沥沥如雨下。

      灵泉寺的房舍砖瓦上掉落一层令人作呕的马赛克,浓重的血腥味飘荡在这座古朴苍凉的佛刹里。

      残忍吗?

      不残忍。

      正道不会放过任何一名邪魔歪道,哪怕他们从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反过来,邪道也是同样如此。

      无论文明程度如何高,都不要忘了人类也是动物的一种,更不要忘了大自然的本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