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混混把校草玩出水男男

      于是,张顺等人折腾一天,并没有任何收获,士卒死活攻不进林家庄瓮城里面。到了晚上,张顺只好再开作战会议,商量了半天,萧擒虎提议连夜攻城。本来魏从义、陈金斗还反对来着,结果硬是被萧擒虎给说服了。至于那张慎言,照样是一言不发,冷眼观看。张顺都习惯了,也不甚在意。

      到了晚上,张顺等人吃罢晚饭,接着点灯夜战。他们时不时用火炮轰击一下,动不动假装冲城一回,只吓得林家庄鸡飞狗跳,不敢懈怠。林明德本来就箭伤未愈,再加上昨晚因为自己三弟“花和尚”偷城之事,又折腾的没睡上安生觉,只觉得困的不行。他只得通过大骂城下的“狗官”以振奋精神,省的自己昏睡过去了。

      结果骂到了三更半夜,“沉塘官”林明德喉咙都快骂哑了,张顺等“狗官”还没停止攻击,他实在遭不住了。便只好安排两拨人轮班防守,自己则去卧室休息去了。

      但是,他心中实在忿懑难忍,从来都是他欺负到别人头上,哪有别人骑在自己头上的道理?他躺在那里,头疼的厉害,却因为有气郁结于心,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好容易刚一合眼睛,便又听见外面响起厮杀之声,他气的不由得骂了句:“狗官,这个时辰还特么不睡觉,能不能让人安生一会儿!”

      刚骂完,林明德自己一个激灵跳了起来,他发觉事情不对:“这声音不应当这么近,难道官兵杀入庄内了不成?”

      林明德连忙找到自家的霸王枪,勉强拿起来前去查看。他推开门口一看,只见外面一片火光,到处都是厮杀之声。林明德连忙喊了两声自家的管家,却不见踪影。他正要有所行动,却突然见一股人马冲了过来,抬头一看,只见那为首之人身高八尺,魁梧健壮,豹头环眼,燕颌胡须,手持双刀,身背强弓。不是别人,正是张顺的结义二哥萧擒虎是也。

      原来晚上,萧擒虎自觉此事因自己而去,便建议张顺继续夜攻,以吸引林家庄的注意力,自己则带着精挑细选的十名壮士从后山攀爬奇袭林家庄。这山崖本来无名,因为靠近林家庄,便被人称作林家崖。

      刚开始张顺、魏从义和陈金斗都不同意,觉得太过冒险了。那萧擒虎便说道:“我本是太行山的猎户,翻山越岭、攀岩渡崖本是寻常,此山崖虽然陡峭,却并非不可攀爬之地。”

      “我在做猎户期间,曾做铁爪三把,正好可以用来攀岩。攀爬之时,我投掷铁爪勾在悬崖峭壁的树木之上,凭此作为借力,待我攀爬一段,再放绳索拉下面兄弟上来。如此往复,当能轻易攀上此崖。”

      张顺他们见萧擒虎说的有鼻子有眼,便信了八分,同意了他的计划。前半夜,萧擒虎和十位敢死壮士提前休息完毕,出发之前,张顺请他们吃了酒肉,一人发放白银十两,众人才誓师出发。

      然而,这夜间攀爬和萧擒虎想象并不一样,因为视线受阻,萧擒虎经常投上钩子,却什么也勾不到,甚至还出现虽然勾到了东西,用力攀爬之时,反而脱落的情况。幸好萧擒虎翻山越岭经验丰富,每次都投掷两只钩子,勾牢实了才进行攀爬。

      只是萧擒虎挑选的那十人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这些人都是张顺从孟津招募而来的饥民,对山地没有那么熟悉,再加上野外攀爬。常常有人一不小心踏空了,或者抓绳子没抓牢,便跌落下去,摔了个粉身碎骨。幸好,此地距离林家庄有一定距离,又有山崖阻挡,跌落者的惨叫声才没有传到林家庄去。

      萧擒虎与众人攀爬了约莫半个时辰,才终于爬到了山顶。萧擒虎往下一望,只见林家庄正在下面。这时候萧擒虎抬起累的发抖的双手一点,却发现只跟着自己爬上来三人,余者皆死于山崖之下。

      事已至此,萧擒虎也顾不得许多,只能和另外三人坐下来歇息一会儿,吃了一些携带的食物,又喝了一些水,才往山下摸去。为了攀爬方便,众人皆不携带长兵。另外三人有拿刀的,有拿剑的,只有萧擒虎携带双刀,背着自己的虎筋弓,那精铁打造的丈八长矛却是放到营地去了。

      到了林家庄,庄子另外一面还在响起零星的炮声,果然没有人关注到这庄子背后。由于庄子背山而建,四人正好借助山体的高度,轻易便翻入到庄子里面。

      到了庄里,萧擒虎心想:自己狩猎猛兽,皆是先射杀其雄壮凶狠者,再追击老弱病残,这打仗道理应当也是如此。只需自己等人寻得那林明德,一刀两段,便是成功。

      于是他便借着月光带领另外三人去寻那庄主林明德,这林明德骄奢狠辣,却是好寻,庄子里最豪华之处当为其人所居。萧擒虎想到此处,便向最高大豪华的院子摸索过去。

      到了跟前,萧擒虎带领另外三人翻墙而过,便去寻那“沉塘官”林明德。谁曾想正好遇到了前去安排换班士卒休息事宜回来的林家管家,萧擒虎见其衣着不凡,便趁机挟持了他。他在问明林明德所在之后,便顺便一刀结果了此人。左右不是好人,萧擒虎连问他身份都没有问,便判了这管家的死刑。只是没想到这管家临死之前,惨叫一声惊醒了林家奴仆。萧擒虎只好带着其余三人,一边厮杀,一边寻找林明德所在。而林家奴仆不知道多少人攻了进来,顿时乱作一团。

      那萧擒虎趁着混乱根据那管家的说辞,找到了林明德所在,当其正要冲入屋内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人提着铁枪出来。萧擒虎不识得此人,却是识得他的精铁霸王枪和身上的锦衣。

      于是,萧擒虎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带着另外三人前去捉拿此人。不曾想这林明德虽然受伤,却手持长兵,他挥舞起霸王枪来,他们四个人手持短兵,皆进不得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