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倾北冥夜煊免费阅读

      冰雪森林,极北之地的一方奇景,森林中的每一颗树都是那样的晶莹剔透,一年分四季,春夏秋冬,而冰雪森林里好像只有冬季一样,树上的树叶好像雪花一样,在秋冬时节纷纷飘落,而冰雪森林是在南部与中部交界处的一片森林,其中有着成名已久的三万年冰寒鸟,其属性接近极致之冰。

      这是在东方述突破万年后又过了一千年的时间,一切是那么的祥和宁静……

      如果不算后面那只红了眼拼命追赶东方述的冰寒鸟的话,而东方述每震动一次翅膀就会挂起一阵雪花,再看东方述怀中那颗冰蓝色的蛋,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然而事实上是东方述偶然间发现这个地方的,进去这片森林,发现一个洞穴里面传来的特殊牵引感,东方述怀着疑惑进去里面,没有发现任何魂兽,只有一个冰蓝色带着羽毛花纹的蛋,还有蛋旁边的蓝色石头。

      随着东方述脚步的迈进,那个蓝色石头愈发明亮,透露着诡异的色彩,东方述走到蛋旁边仔细看了一遍,喃喃道:“这难道是我的孩子,啊呸,难道我父亲他……”东方述的语气中带有一丝不可置信。

      ……

      远处的雪帝宫中

      雪帝照常打开精神探测,观察东方述,然后发现不是在他的“小破洞”,清冷色的眸子露出一丝疑惑,然后仔细感受一下发现东方述竟然在冰雪森林,然后好像还进入冰寒鸟的洞穴了(这只冰寒鸟是雌的),雪帝不可避免的想到难道东方述“另有新欢”,然后就看见东方述那不可置信的表情,以及口中喃喃自语的话,雪帝眼中显出一丝不可置信,以及一点点的失落。

      ……

      话锋一转

      东方述摇了摇头,口中说到“应该是这个蓝色石头吸引我过来的,至于这个蛋应该是那个狠心的父母把他丢弃了。”

      然后拿着蛋和冰蓝色石头走出洞穴,然后展开双翼飞了出去,然而这里的动静引起了出去捕食的冰寒鸟的注意,然后看见东方述手中的蛋,不可避免的直接暴走,开始疯狂追赶东方述,而东方述看见后方疯狂追赶的冰寒鸟,他二话不说直接加速。东方述心中想的很单纯“既然那只鸟追过来,那么这个蛋的父母应该就是这个鸟的仇人了。”而冰寒鸟想的更简单“那个魂兽偷走了我的孩子”,所以一场激动人心的飞行跑酷在冰雪森林拉开帷幕。

      ……

      雪帝宫中

      雪帝仔细感受一下东方述手中蛋的生命波动,是冰寒鸟的孩子了,所以雪帝眼神淡然的看着眼前仿佛闹剧般的一幕,好像刚才的失落的不是自己一样,老变脸人了。

      而雪帝看着冰寒鸟疯狂追赶东方述,冰寒鸟的行为她可以理解,但是东方述狂奔什么?

      用精神探测,探测一下东方述的念头,雪帝不免有些面色古怪,然后不顾形象的“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

      话锋再转

      东方述现在已经想骂娘了,因为那只“傻鸟”已经追出冰雪森林了,你到底跟这个蛋的父母什么仇什么怨,他们难道偷了你的孩子吗?

      不仅东方述想骂娘,后面的极寒鸟已经“快要裂开了”,她简直要原地爆炸了,今天就是出来捕个食,然后回自己的鸟窝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没想到自己匆匆一瞥,看到了什么,那只“傻龙”抱着自己的“孩子”在跑路,当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开始了冰雪森林追逐战。

      冰寒鸟叫了一声,精通魂兽语的东方述一声“河东龙吼”直接过去,冰寒鸟脑袋直发蒙。

      在冰寒鸟看来对话是这样的

      冰寒鸟:“放下我的孩子”

      东方述:“不可能”

      在东方述眼中就是另一回事情

      冰寒鸟:“放开我“仇人”的孩子”

      东方述:“不可能”

      冰寒鸟已经被这只“傻龙”气懵了,东方述才不管这只“傻鸟”懵不懵呢,东方述看见冰寒鸟在原地发愣,东方述赶紧卯足了劲的跑,一瞬间消失在冰寒鸟的视野当中。

      ……

      雪帝宫中

      雪帝看着东方述走时对冰寒鸟的小眼神,那意思好像在说:“你个傻鸟”,不仅莞尔一笑。

      雪帝看见东方述闯下的“祸事”,想着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

      ……

      东方述走出一定距离后,停下来休息了一会,面色苦闷,好像受到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

      “冰龙,还不快将冰寒鸟的孩子还给她。”

      东方述耳边响起一道分不清男女的声音,他先是一脸疑惑,后来想到了什么,拱手鞠躬。

      “不知是那位前辈在此,冰龙莽撞了。”

      “我不是什么前辈,只要你把冰寒鸟的孩子还给他就可以。”

      那道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再次响起。

      然后东方述就把那颗蛋拿在手里后,绕路返回,把那个蛋放在冰寒鸟的“鸟窝”里面。

      然后身上一丝若有若无的威压散去,东方述擦了一下不存在的冷汗。

      再次向空中鞠躬行礼

      “前辈可有名讳。”

      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先告诉我汝之名讳”

      “吾名东方述”

      “那好,我就叫做东方雪儿”

      那道声音轻飘飘的消逝在耳边。

      东方述产生了一个大大的疑问,为什么它也姓东方,难道是“一家人”。

      但还不让来的及想,冰寒鸟的身影映入东方述的视野。

      连忙展开双翼开始“新一轮赛跑”,去竞选那所谓的“秋名山车神”。

      ……

      雪帝宫

      “呼”的一声,雪帝对着空气呼出一口气。

      刚才那道声音就是雪帝,后来雪帝又用同样的方式把冰寒鸟赶回她的“鸟窝。”

      “哎,我为什么要帮他呢?不对,我是极北之地唯一的王,我帮的是冰寒鸟,嗯,没错,就是这样。”

      雪帝先是苦闷的叹息一声,然后又欲盖弥彰的小声嘟囔了一声,仿佛事实就是如此一样。

      ……

      冰寒鸟感觉自己今天可能是自己鸟生最倒霉的一天了,先是莫名奇妙的孩子被带走,然后还被那个“傻龙”气的不轻,然后那个冰寒鸟眼中的“傻龙”还对她伟大的冰寒鸟大人挑衅,然后又是一道声音告诉她她的孩子已经安全了,让自己回去看看,说完也不待她回答,就给自己释放“一点点”威压,自己被逼无奈,只能退回去,发现孩子还在,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至于那个蓝色石头,管它呢,反正冰寒鸟一开始只是想让破蛋而出的小冰寒鸟玩耍罢了,没了就没了。

      ……

      东方述的心情很是郁闷,因为任谁被“威胁”一遍心情都不会好,虽然只是潜在威胁。

      东方述心中现在“恨”死东方雪儿来了,在心中不停的咒骂她,等她突破十万年修为后就去找到并收拾收拾那个东方雪儿,到时候加入雪帝宫后问一下雪帝这个“东方雪儿”是为何人。

      ……

      雪帝宫

      “啊秋,啊秋。”雪帝好似感冒的声音传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可是冰天雪女,怎么可能会感冒呢?”雪帝清冷中略带有疑惑的声音传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