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图片

      夜色皓洁,月光在溪流间跳动,一条山间小路上,树林投影中,瞬时出现了一道剪影,这道剪影一晃又快速消失,重新出现在了前面的树影之中。

      兽鸣轻吟,不时有橙黄的眸子闪烁在山野丛林之间,一对红眸子突然出现,它看到了山路中疾行的人,向小路边悄悄移来,潜伏中,这对眸子闪烁着,好似感受到了此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突而一瞪。

      此人有些可怕!

      瑟瑟发抖中,这一对眸子没有在路边一丝停留,而是迅速向丛林隐去。

      丛林又恢复了原样,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苏文墨没有在意,只是微微一笑,然后继续赶路。

      云阳县五里村,在云阳县西边,崇山峻林中的一个小盆地。五里村,这个五里,不是离云阳县城只有五里远,而是整个村子住户不太集中,村民散住在方圆五里之内。

      半年前,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侦巡邪祟,便是在五里村遇到鬼物,鬼物吸走了他的魂魄。

      苦读半生为功名,半生功名半生梦。

      这具身体原主人,本是一个书生,也叫苏文墨,苏家独苗,属老来得子,父母对他很是宠爱!他父母从小就教他读书识字,也期盼着他能考取功名,光宗耀祖!所以在父母相继去世后,为实现其父母的愿望,他变卖家产,17岁开始应考,五次参加仓州府的府试,五次皆铩羽而归。家资耗尽,走投无路的他,恰好遇好第四组招文案,他便去了。

      却不想,才几天,便在侦巡中遇到了两个鬼物,第四组其他捕快们被一个鬼婴缠住,而另一个鬼物却扑向了他,手无缚鸡之力的他,被另一其鬼物吸走了魂魄。

      在其他捕快的拼死力战下,击杀了一个鬼婴,另一只鬼物却逃了。

      此战也成了第四组捕快的噩梦,第四组唯一的修行者战死。至今,第四组都还没有招到修行者。以至于到现在,也没来斩杀另一只鬼物。

      苏文墨想着这些,加快了步伐。

      他已然修行了半年,拥有十二年的修为,想必要杀一只鬼灵,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终于,远处一片洼地能看见些许灯火,如繁星点点。凭着记忆,苏文墨目光移动,看向不远处的小山坳。

      在小山坳下面,趁着月光,可见那里的断壁残垣。

      孤房残影,破败不堪!

      一般不强的鬼灵是不会离开它的诞生之地太远。

      想来,那只鬼灵应该还在附近!

      苏文墨紧紧地握着长剑,向断壁残垣缓缓走去。

      晚风拂衣,荡起他双鬓间些许的发丝,吹起他脚踝处的衣角。

      树影微摇,有残叶被微风卷起,飘飘落落,轻轻的在空中荡漾。

      风有点凉,透出阵阵寒意,可苏文墨的心却是非常热烈。

      这是他第一次要斩杀鬼物!

      难免!

      难免有那些一些小激动,外加一点小紧张!

      苏文墨凝神,略站了少许时刻!

      “公子!救救我!”

      突然,一位女子的声音传了出来,声音如黄莺轻吟,很是悦耳。处在这般环境下,这声音虽是悦耳,却给人更加阴冷恐惧之感。

      苏文墨身体微微一顿,环顾四周,提剑走了进去,断壁残垣的里面,月光之下,空空荡荡。

      “公子!救救我!”

      娇媚的莺啼从四周再次响起,从断壁处,从残缺不全的屋顶上,从乱石间,从旁边的树丛间,从阴冷的灰色天空中,仿佛这声音来自四面八方,听不出具体的方向。

      “奴家这里好痒!”

      苏文墨双眼迷朦,好似在月光下看到了一个美妙的女子,她的纤手在小腿上挠着,好像很痒的样子。

      鬼灵的迷心术!

      苏文墨默念静心咒,一道法诀打在眉心,去除心中的瑕想,目光向左边断壁之处扫去,左手中食指往双眼一抹,打开阴阳眼,看到那里有一道鬼影。

      鬼影带着邪气,充满着魅惑。

      他确定了是正主之后,随着心跳的加速,对着她,苏文墨缓缓提起剑来。

      “你能看见我?”

      苏文墨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她。

      感觉,她也没这么可怕的!

      他心中略定!

      这时,幽灵般的年轻女子身影微微凝出身形,虽还是灵身状态,却还是能看清她惨白的肌肤,还有那双空洞的眼神。

      女人眸子抬起,带着看着苏文墨突然一怔,“你长……长得好俊……。”

      苏文墨拔剑的手也略微一顿。

      有吗?

      我很俊吗?

      鬼也会说实话!不是鬼话连篇吗?

      这一句话倒让苏文墨又缓解了不少紧张的情绪。

      “公子,你好眼熟……。”

      “半年前来过吧!”

      “公子,你……你要干什么?弱女子想与你相守……。”

      “你话真有点多!”

      苏文墨冷冷一语,不再诉说,从背上将三尺长剑拔出,修为如火山般瞬间暴发,长剑袭卷,如一道匹练,笼罩着女子的头部,在他不断的掐诀中飞速射出。

      碎!

      长剑带着庞大的气息,震开残垣地上的落叶,扫出一条干净的线路,袭向鬼物,欲一剑击碎击鬼物的意念。

      鬼灵一般是没有心的,想要杀死她,只有强势击碎她的意念。

      那女子失色,连忙闪躲,一边渗出大量黑气。

      可她还是慢了,飞剑的速度极快,直追她而来。

      砰!

      才渗出些许黑气的她,头部被剑直接击碎,那女子连惨叫之声都没有来得急发出,她带着些许黑气的身子,如颗颗星粒,自上而下在月光下消散。

      “你心中有怨,不该牵怒他人,吞噬他人生魂。”

      苏文墨冷如冰霜的喃喃道,同时,手上一引,长剑飞卷,稳稳的复归剑鞘之中。

      “只道你实力有所提升,却还是只停留在鬼灵级。我样也好。”

      苏文墨一剑轻松斩杀了鬼灵,心中还是有些惊讶,或许不是鬼灵太弱,难道是自己太强了?

      呵呵!

      本来带来的符箓也白带了,没用上。

      苏文墨见鬼物消散一空,还是掐起一诀,口中默念起道门的渡化经:天地无极,万炁根本,斩妖缚邪,渡苦恶炁,大道无量劫!

      “你不自渡,我便渡你一回吧!”

      他口中喃喃,刚一说完,脑袋中却突起了声响。

      “渡化怨灵,灭其怨念。功德转修为一个月时间的修为。”

      咦!

      话音刚落,只有他才能看见的星星点点,从身前瞬间融入到身体之中,苏文墨顿觉一股厚实的灵丝在全身游走,然后回到丹田。

      苏文墨明显感觉到他丹田中的气河有了不少的增加!

      斩杀了鬼灵就有一个月时间的修为,倒不是几柱香的功德修为时间能比。

      第一次击杀鬼物,苏文墨没有巨大的波澜,让他略感意外的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杀了鬼灵,也能得到功德,而且得到的功德,远远高于他平时所做好事。

      苏文墨稳固了一下修为,他拍了拍肩上尘埃,望着深遂的远山。

      想必击杀其它邪祟也应该会有功德?如果有功德?那要不要去寻找其他的邪祟呢?

      也不知道那山中有没有厉害的邪祟。

      做好事得来的修为虽然少,但却稳妥。

      现在这个修为,倒是没必要去山中冒险~。

      稳住,别浪!

      苏文墨微微一笑,身影移动,消失在断壁残垣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