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嘉玲人体

      第98章 新店铺营销

      陈米笑笑没有再说话,她知道母亲苦日子过惯了,一向节俭,她得给她时间让她慢慢适应。

      收拾好了家里,又忙不迭地去归置店里的货,这一天下来,竟半点没得空。

      陈米本来打算第二天带母亲去转转的,结果母亲说:“这门面租一天就是一天的租金,既然收拾好了,就赶紧开张吧。”

      陈米也没打算搞什么开业仪式,自己买了一挂鞭炮放了,就算是正式开张了。

      陈米妈这段日子已经习惯了摆小吃摊,她本来是想着来了城里继续干自己的老本行的,但一想到女儿的店子刚开张,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便先放弃了自己的想法,准备先帮女儿把店子开起来。

      结果母女俩在店子里盯了一上去,进来看的人倒是不少,但就是没人买,这不禁让陈米妈心里开始有些着急。

      毕竟开店不比摆地摊,成本翻了几倍都不止,这要是卖不出去货,那赔的可就太大了。

      “唉,还是太心急了,咱们在城里人生地不熟的,就这么冒冒然地把店子开起来了,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陈米妈坐在柜台前面的凳子上,看着一直忙不停理货的女儿说道。

      陈米也没想到一上午过去了居然都没开张,她摸着自己手下的羊毛围巾,也觉得很纳闷。

      按理说自己家的产品款式新颖,质量也算上乘,价格公道,怎么会没人买呢!

      但她毕竟比母亲的经验丰富,就算如此也没有着急,淡定地对母亲说:“您放心,这个地段我跟韩炀之前已经来来回回跑了很多遍了,位置和人流都没有问题,您看上午不还来了好几波人看货。只是咱们店子刚开,信任得慢慢地建立,不着急!”

      劝慰母亲的话是这么说,但是陈米心里却清楚,只看不买,那肯定还是有问题的。

      到了下午,陈米看实在没什么生意,便嘱咐母亲在店子里看店,自己去了市场。

      陈米出来可不是瞎溜达,趁着现在还没人认识,她把周围的同行都走访了一个遍。

      等转完了之后才发现,这几个商户之间都是有联系的,这家没有的货,还会介绍你去另一家看。

      但是对于刚刚开张的希望羊毛品店,他们的口径都一致的很,杂牌子,质量差,价格还不便宜。

      到了现在若是陈米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就太对不起重生一回的自己了。

      第二天,她果断地在店门前拉了一条横幅:百分百羊毛,假一赔十!新店开张,折扣促销!

      效果立竿见影,来来回回从门前经过的客人,看见横幅,大都会到里面转转。

      再看到新潮漂亮的款式,都有些心动。

      “老板,你这确定是百分百羊毛吗?”有人不放心地再次追问。

      “您放心,绝对的百分百羊毛,这是我们希望工坊的第一家店,我们绝不敢砸自己的招牌!”

      那人听了,立刻就放下心来,拿着自己手里选好的两条披肩地给陈米。

      “行,我要这两条披肩,你给我包起来吧!”

      陈米热情周到地帮顾客打包好,因为是第一单,不仅给打了折扣,还又给客人送了一双羊毛袜,买披肩的顾客心里更加满意了。

      买东西这事就是这样,一开始没人买大家都观望,一旦有了第一个,那第二个第三个很快就都冒出来了。

      陈米负责招呼顾客,陈米妈就负责收钱,母女俩配合默契,这一天下来,销量很可观。

      店门前的横幅拉了三天,几乎每天都能吸引不少的顾客,而且大部分都会在店里消费,这让陈米妈渐渐放下心来。

      到了第四天,陈米把门前的横幅撤了。

      陈米妈有些不解:“你怎么把横幅撤下来了,没人进店了怎么办?”

      看着母亲担心的神情,陈米忍不住安慰她。

      “妈,拉横幅打折扣只是为了吸引人气,但是降价不是长久之计,这只是一个吸引人的噱头!人气上来了,咱就没必要这么搞了,否则品牌的定位会被拉低,希望工坊的其他客户也会不满的!”

      陈米妈不是很懂这些规矩,但是听女儿说了,便知道她有她的道理,便转回店子里没再说什么。

      横幅撤了,进店的人是少了不少,但是却也比第一天的时候好很多了。

      几乎每一个进店的人,陈米都会特别用心的招呼,只推荐适合客人的,绝对不会为了多卖东西而忽悠客户。

      所以但凡在希望羊毛品店消费的顾客,走出去的时候都很开心。

      陈米妈见横幅虽然撤了,但的确没有阻挡客人进店来消费,慢慢地也就放下心来。

      这天,陈米妈回家做饭了,陈米一个人在店子里。

      三个打扮时髦的大姐结伴进了陈米的小店。

      她们挑挑练练地看着店里的东西,却一直在跟陈米搭话。

      “小妹妹一个人看店啊!你是老板吗?”

      陈米早就看出这三个人的身份了,但是她们不说,她也不挑明,只是笑着回答:“是的。”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一人又接着问道:“小妹妹是哪里人啊,做这一行多久啦?”

      陈米好像没看到她们之间的互动一样,老实巴交地回道:“我就是咱们县里的人,只是以前一直在村里做手工,刚来县城。”

      三人一听这话,脸上的亲切一下子就没了,一个乡下来的小姑娘,她们自然是没什么怕的了。

      “村里来的啊!”一个人摸着自己的指甲,嫌弃地嘟囔了一句。

      她旁边的一个烫着大波浪头发的女人一手掐腰一手指着陈米开始嚷嚷:“你懂不懂规矩啊,在这里开店就算了,还乱降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扰乱市场行情,搞得大家都没法做了!”

      陈米早就看出来她们是另外三家羊毛品店的老板了,一听这话,便知道她们指的是之前自己拉横幅打折扣促销的事。

      她本心里是不希望跟她们起冲突的,所以虽然那人语气不好,但陈米还是耐心地跟她解释:“大姐你说的是之前拉横幅的事吗?我那不过是个吸引人气的噱头罢了,你没看我现在已经把横幅撤了吗?价格也恢复原价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