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高HHH小说

      紫禁城里的天启皇帝也在关心金启钱庄的新难题,这天正拉着魏忠贤问呢。

      “皇上,金启钱庄账上的钱太多了,连钱庄大掌柜李全双都没想到会揽过来这么多的存款。”魏忠贤苦笑着对皇帝说道。

      “哦,这是好事啊!揽了多少存款?”天启皇帝很诧异。

      “已经有两千二百万两银子了,皇上,原来琢磨也就弄个七八百万两就差不多了,谁知能有这么多人来存款,现在放贷仅仅放出去三成的钱,那个小李子都心急如焚了。”魏忠贤说道。

      “嘶!才一年多时间而已,就揽下这么多钱,而且还没处花,这天天都得给人付利息啊!”皇帝也头大了。

      “现在所有的团社货物都从钱庄走账,也放出去一些贷款,最大的收入来自手续费和保费,现在已经开始发放一些移民贷款,待移民到达大员马上就由北海钞行直接转款给钱庄还清贷款,风险倒是不大,但是贷款时间短,收益也有限,还好去年河南那边遭了灾,不少人找着出路去了海外。。。”魏忠贤说道。

      天启皇帝打断了他,“嗯,这遭灾怎么就还好了呢?”

      魏忠贤赶紧打了自己的嘴一下,“瞧老奴这张嘴,那旱灾真让人痛心呐,好多百姓背井离乡去了海外,不过遭灾之地没有发生民变,也是好事啊!”

      皇帝说道,“遭灾的百姓能有一条出路也是善举啊,只是这一块的用款量也太少,杯水车薪啊?”

      “是啊,太少了,现在的钱庄能维持个不亏损就不错了,小李子请求董事会开放海外业务,不过董事会没有同意,还是继续进行境内业务开拓。”魏忠贤说道。

      天启皇帝点头表示认可,沉思一下说道,“如果把贷款放给遭灾地方的百姓,让他们能活下来,等日后再还款如何?”

      魏忠贤说道,“这贷给百姓的钱叫青苗钱,是地方的王府、卫所和士绅的善举,他们的佃户活不下去也会借款,而且利息很高,不过还不还得了还看自己的造化了。”

      魏忠贤对这一块也有研究,为啥士绅不愿意放遭灾的百姓移民,是很多的百姓借了他们的青苗钱,可能一直还不上,利滚利也有一大坨了,一下子也收不回,只能慢慢盘剥,虽然青苗钱利息很高,但遇上还不上的人家也没有好办法,有好女儿的家还可以拉女儿抵债,一穷二白的只能听之任之了。

      但是你不能一走了之啊,要不剩余的钱款找谁要去呢?

      天启皇帝一听明白了,这一块是士绅和勋贵们的利益,而且他们把控乡里,还能威压百姓还款,钱庄嘛?还是算了吧。

      “那如果我们贷款给户部,让户部拿这些钱去打建奴,收复辽东怎样?”天启皇帝异想天开。

      “皇上忧心国事,让老奴十分感动啊,只是怕这钱就是给了户部,也不一定管事呢,户部用钱的地方多了,万一本都收不回来就没法跟存款户交代啊?”魏忠贤一听,赶紧夸奖了一句,然后就“只是”了。

      魏忠贤心想,就朝廷那帮人,给他们一千万,能有五百万用在实处就算是道德高尚了,不说打不打得赢建奴,就算打赢了,这钱从哪里收回呢,卖辽东的土地么?那么贫瘠的地方能卖多少钱?还有好多有主的地,人家来要怎么办?用税赋还款,那谁有本事从士绅身上收上税?以后朝廷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反正贷款给户部,那是肉包子打狗,连个响也听不到。

      天启皇帝一想也是这个道理,自己的内帑给了户部,什么时候见户部还过钱,这帮孙子花起来心安理得,自己的皇爷爷顶着骂名到处弄来的内帑现在被户部零打碎敲弄出去不少,他们连一个谢谢都没有,还不知足的想继续讨要。

      搜刮起皇帝来都如此,何况小小一个钱庄,那是怎么也填不满户部这个无底洞啊!

      皇帝不说话,魏忠贤也明白,建奴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持续的输血,希望大明朝庞大的身躯能够最终把建奴耗死吧。

      “不想了,让小李子他们头疼去吧,反正有一点,所有的贷款必须保证安全,向贷款给户部这种的,我看还是算了吧。”天启皇帝说道。遇到比较麻烦的事情,他本能的躲避,毕竟他还是一个刚二十岁的年轻人。

      而焦头烂额的李全双乘坐白翎船运公司的平底船离开了大沽港,他的目的地是白翎堡,想当面跟北海钞行的老总胡亦菲请教目前的困境解决办法。

      白翎堡现在又是繁忙一片,不过没有看到社团的大型船只,都是雇佣的高丽船和日本船只排着队靠港,现在正是辽河口移民的收尾阶段,建州部尽管极不情愿,但也遵守约定,反正就今年了,忍一忍就过去了。

      胡亦菲见到李全双时,还以为有什么紧急的情况,“出了什么事情,让你亲自到白翎堡来,你可是金启钱庄的大掌柜啊?”

      “胡总,现在的局面很麻烦,金启钱庄账上的资金太多了,可以用于贷款的渠道很狭窄,没有办法吃下这些个资金,董事会也不批准境外的贷款,可明朝境内适合的贷款需求太少啊!”李全双是来请教来了。

      接下来胡亦菲仔细的听取了李全双的介绍,结合明朝境内的形势,苦思冥想许久,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方案。

      “社团最近是忙于消化从辽东获得的移民,接下来主要进行的应该是政治结构和社会结构的调整,要把新老社员整合成一个完整的整体,这个过程还得三年左右吧,才能让这批移民迸发出生产力和消费能力。”

      胡亦菲继续说道,“何况社团这几年的不断发展下,也积累了一些财富,目前对资金的需求也是不那么强烈,北海钞行的资金状况也能应付,不过三年后的大发展,需要的资金会是海量的。”

      李全双说道,“就算三年后咱们需要海量资金,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目前钱庄的巨量资金该向什么地方发放,解了燃眉之急才行,如果不解决,可能会打击境内存款的积极性。”

      胡亦菲琢磨半天,“既然金启钱庄的贷款不愿意出境,咱们祭出基础建设大法,用投资基金的形式吸引这些闲散资金,在北美搞大建设怎样?”

      李全双表示比较疑惑,“金启的资金不能出境啊,怎么可能往北美贷款?”

      胡亦菲跟李全双解释道,“我们单独成立一个理财基金,跟金启定个协议,利用金启的影响力让散户的资金流向利息更高的理财基金,这个理财基金给金启一定比例的佣金,既降低了金启所付出的利息支出,降低账上的资金压力,又能让金启获得一定的佣金收入,包赚不赔,你说怎样?”

      李全双是个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意思是让金启在揽储的时候动员储户把钱都买理财基金以获得更高的利息收入,完美避开金启的贷款不出境政策?”

      “对啊,到时理财基金再投资新大陆的基础建设,不过这就得请示执委会了,加强新大陆的交通,农田水利,城镇工程建设,不过执委会不一定会批准,”胡亦菲又有点泄气的说,“还是得落到人身上,那边的人太少了,短时间也没有规模,现在是资金富裕,缺人呐!”

      李全双在一旁也说,“我明白了,咱们新大陆是不缺资金缺人,所以投资规模上不来,不过明朝境内的投资渠道又非常狭窄,王府、士绅和勋贵已经把经济层面全都垄断了,整个社会死水一潭,一点活力都没有了,随便往哪个方面放贷,都会受到抵制。”

      “是啊,明朝是贫富差距太大,已经到了王朝末期了,”胡亦菲想了想,又想出一个招,“还有一个方案,金启资金不让出境,那我们就进去投资,就投移民路线基础建设,比如整合运输线,陆路补给点还有最重要的安保准军事力量建设,各项食品和物资储备等等,和金启签订十年期的借款协议,虽然是纯花钱,但这段时间我们只需要支付贷款利息就成,压力会小一些,等遇到灾荒之年就可以开始规模移民了,有移民贷款做抵押,应该能接上。”

      李全双说道,“那接下来几年是纯投入,没有产出的,淡江镖局的压力很大啊。”

      胡亦菲说道,“这肯定要执委会批准,这就跟下围棋一样,咱们本来想轻轻的点上几个子,就算是丢了也不可惜,可是现在越下棋子越多,只能继续越下越重了。”

      “其实咱们还是退可守的,毕竟是用金启的贷款来建设,咱们自己投入不多,就算全部丢掉也不可惜,还有一点,移民设施的基础投入,是为了将来更多更快捷的移民,我们要认识关键的一点,明朝境内的人是我们需要的,明确这个目标,执委会的领导会做出正确决定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