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美

      ……

      姜心山在楼梯中间看到那双如白玉般精致的小脚时,心中泛起一丝古怪和警惕,随后调整呼吸,静步走了过去。

      他很相信自己的实力,虽然近几年时常不练,但底子还在,打几个人还是小意思的。

      悄悄从旁边拿出一根扫把,迎着阳光缓慢的朝着沙发走去。

      精气神提升到最高,准备好了一击必杀。

      愈发走近,姜心山虽然警惕但还是不由赞叹这双精致小足。在他所认识的女生中也就只有青山樱子那个小丫头能比试一番。

      但不管怎么赞叹,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走到沙发前,高高的举起扫把正要敲下去时,忽然停在空中。

      黑白分明的瞳孔渐渐放大,看着熟睡的少女愣愣出神。

      姜心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面前的女孩,在看到那双小脚时便知道长得一定很好看,事实证明确实很好看,甚至让他想到了李诗萱。

      不,不只是像,根本就是她的翻版,却又有些不同。

      李诗萱有一种生来高贵的气质,可面前的女孩却是那种不谙世事的纯情。

      即便是熟睡依旧带着拒人千里的感觉,这倒是很像当年初见郑恩静的模样。

      这个女孩的模样让姜心山忍不住伸出手去触碰她的睡颜,或许是想起了当年的李诗萱,这么多年没见,如今有这么相似的人出现,即便是有危险也要去触碰看看。

      而就在手指顶到雪白无暇的脸颊时,面前女孩忽然蹙了蹙眉,缓缓睁开了那双初生婴儿般纯洁干净的眼瞳。

      看着那双眼睛,姜心山忽然感到紧张,她眼中自己的倒影仿佛一块明镜,将自己内心深处的肮脏全部赤裸裸的摊在阳光下。

      小眼睛眨了眨,看见男人举着扫把直愣愣的看着自己,坐起身子迷茫道:“你举个扫把干什么啊?”

      “我……扫地呢。”姜心山定了定神,将目光从黑白分明的眼睛上移开,有些尴尬的将扫把放在地上。

      “哦,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微微皱眉,姜心山看着她青涩又熟悉的面容道:“这个问题应该我来问你吧,这是我家,你是谁?还有你怎么会在我家,你从哪里拿到的钥匙,谁送你来的,你背后是什么组织或者人,他们让来做什么!”

      似乎是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她很是苦恼,之间她揉着小脑袋,精致的小脸紧紧皱着,樱桃小嘴撅着发出“唔~”的声音。

      姜心山自然不会太过着急,只是一个小丫头片子,难道他还对付不了?

      他一直观察着女孩,回想着她背后的人究竟是谁,这些年树的敌都比较了一番,可都对不上,难道是新的组织?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进来的,我以前都是一个人在一个地方生活,有一天面前忽然出现了一道门,走进去就在这里了……”小女孩轻声说道。

      姜心山自然是不会相信这些,冷笑道:“胡说八道,什么面前一扇门,你当我傻吗?”

      “是真的!我以前一直在一个全是白色的空间里面,后来空间忽然变成金黄色,然后门就出现了!”女孩急切的表情只让姜心山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原来还打算让你自己说出来少受点委屈,现在看来不需要了。”姜心山站起身凑到她面前伸向她的手腕,结果却抓了个空。

      两人都是愣在原地,姜心山看着自己的手穿过白皙的手腕,狠狠按在沙发上。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姜心山向后倒退几步,惊声叫道。

      女孩将自己的纤纤素手在面前摆了摆,似乎想起什么,一拳打进沙发里面,只留下一节皓腕在外面。

      姜心山已经捂着嘴巴,惊悚的看着她。作为一名无神论者,看到这一幕幸好心理素质好,要不然指定要换裤子。

      “原来没改变啊。”将手从沙发里拿出来,看着毫发无损的手掌轻声说道。

      站起身走到震惊的男人面前,抬起头笑着说道:“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

      看着面前笑靥如花的女孩,心里却没有任何的想法,经过刚刚的事情之后,姜心山决定不去招惹她。

      那帮老头天天说什么练武练武,结果这女人连个实体都没有!

      收起心中的恐惧,脸上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道:“姜心山…咳,我的名字叫姜心山。”

      “哦~~,我知道啦。”女孩点了点头,看着男人一扫之前的态度,心中轻哼。

      “这里是哪里呀?”

      既然已经这样了,姜心山就没有再有多余的想法,听到她问自己虽然奇怪但还是说道:“这里是我家。”

      女孩翻了个白眼:“我当然知道这是你家,我是说你家在哪?”

      “我家不就在这里嘛。”姜心山古怪的看着她,似乎在怀疑她有没有病。

      “我是说你知道白玉京在哪里吗?”女孩怎么不知道姜心山眼中的意思,有些羞恼的说道。

      “这里就是白玉京啊。”姜心山看着她的眼神更加诡异。

      “这不是你家嘛!”

      “我家就在白玉京。”姜心山无语的说道,他越发怀疑这个女孩脑子不正常。

      眼睛缓缓睁大,有些激动的说道:“真的?”

      不知道她高兴个什么劲,姜心山点了点头。

      “啊哈!”女孩先是欢呼一声,随后眨着buling buling 的大眼睛说道:“那你一定知道火凤运动场吧!”

      “…嗯。”

      “那我们去看演唱会好不好?”

      姜心山疑惑的看了看她,不是,我们很熟吗?

      话说我们才见面连十分钟都没有吧,怎么感觉你跟我好像认识了很久一样,自来熟?

      “好个屁!我跟你很熟吗?再说,你谁啊你,是人是鬼都不清楚。”姜心山冷笑道。

      听到这句话,女孩笑脸渐渐消失,变得沉默起来。

      见她不说话,姜心山也不好再说什么,即便对她还抱有怀疑和恐惧,但看在这张令他怀念的面容上还是说道:“你先说说你到底是谁,我再考虑一下。”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只知道有人叫我孝顺……”

      孝顺?是名字?那也太朴实了点。

      “之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我确实在一片白茫茫的地方独自生活,不用吃饭,不用睡觉,只是一个人孤独游荡,没有目标也没有方向。”

      “后来,从天边传来一片金芒,然后整片天空都变成了金色,再后来面前就出现了一扇大门,推开之后,就是这里了。”

      所以这是玄幻小说是嘛?

      姜心山忍住心中的吐槽,和蔼的说道:“那你知道你家在哪里吗?”

      说起这个,女孩更加落寞:“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好像被车撞了,可能我早就死了吧。”

      深吸口气,姜心山屁股挪了挪,离她远了些。

      “既然是这样,那你应该不会再出现了,那么又怎么会在那个你说的空间里的呢?”

      “可能,是玉坠吧。”女孩抬起头看着姜心山脖间隐隐的红线道。

      “玉坠?!”姜心山不由自主的摸上了脖间的玉坠。

      “对,就是玉坠。”女孩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你的玉坠很像是我家祖传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的记忆中被车撞的时候它发出了白色的光芒,然后我就去到了那个地方。”

      “之后的事,你也知道啦,我就出现在了你家。”

      姜心山还是有些不信,但她虚无的身体总不会骗人,况且自己也能肯定不是做梦,也只能点头应下了这个理由。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在我这里住下还是……”

      女孩听到这句话,急切的凑过去一边说道:“我没有地方可以去的,而且我好像也离不开这里。”

      干咳着悄悄离她远点,当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太冷的原因。

      姜心山皱着眉说道:“怎么会呢?你连墙都能穿……”

      自己家又不不是什么监狱,地下除了一个打坐的暗房也没有其他东西,凭她的穿墙技术不管是什么地方都能去吧。

      “我也不知道嘛,手放到门把上就有种刺痛的感觉,穿墙就好像没有用一样!”

      说起这个,女孩就皱起秀眉不满的表情显露出来。

      姜心山摸了摸下巴,想了会儿说道:“要不我先把门打开,然后你再出来?”

      “肯定不会有用的,别试了。”女孩泄气的说道。

      “试试呗,反正没事。”姜心山却对这件事很感兴趣,不管什么事,总要试试再说。

      “算了吧。”

      “出事算我的。”

      “痛的又不是你!你当然可以这么说啊。”

      最终女孩还是站在门口,双手抱胸看着跃跃欲试的男人道:“先说好啊,蛋糕一块都不能少!”

      “你放心吧,几块蛋糕而已,你要是想吃,我可以现在就开家专门做蛋糕的公司,让你吃个够。”

      姜心山丝毫不为这个约定发愁,蛋糕公司他本来就打算为郑恩静开一家的,只是郑恩静她不同意罢了。

      “那……”

      女孩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已经尝过那种感觉,现在要在知情的情况下再做一次,说不紧张是假的。

      “别那那那的了,我开门了啊。”说着就打开了门。

      亦如之前自己推开的大门,金色的阳光伴随着微风荡漾起女孩柔顺的长发,郁郁葱葱的树木也带着花香飘散空中。

      不同于之前只能在窗户中看见的风景,女孩水灵灵的大眼睛更加睁大,直愣愣看着天地间的颜色。

      “喂!别看了快出来啊!”见女孩傻傻的站在原地,姜心山叫道。

      “啊?哦。”

      被声音惊醒,俏脸微微一红,看着那道门栏又有些害怕和紧张,闭上眼睛咬了咬嘴唇。

      “呀!”

      扑通。

      看着摔倒在地的女孩,姜心山心中想笑,随后又是伸出手说道:“没事吧?”

      本以为会很疼,结果全身上下仿佛没有一点伤痕的女孩从地上爬起,将手放到男人手中,站起身说道:“没事。”

      没有得到回应,女孩疑惑的看向姜心山,却见他正盯着两人的手发呆。

      赶紧将手缩回去,然后笑道:“别看啦,你碰不到我,可我却能碰到你,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随后又是想起什么道:“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

      “没有啊。”女孩笑靥如花,在太阳底下伸了个懒腰,灵气秀美以及那熟悉的面庞让姜心山再次想起了李诗萱。

      “真是,太温暖了!”

      “你也能感受到温度?”

      “哼!闭嘴!”

      ……

      “现在你算是天高任鸟飞了,有缘再见吧。”

      看着酷似李诗萱的女孩,姜心山声音也不由放软了些,不过他可是很想让她赶紧离自己远远的,他可不想自己身边有一个不人不鬼的东西存在。

      抬着头虚眯着眼,感受阳光以及微风,女孩心中有些激动,又听到姜心山的话,露出很久没有露出的笑容道:“嗯,谢谢你。那....再见。”

      女孩说完便消失在眼前,姜心山站在原地过了会才坐到车上。

      “呼——”

      深深的呼出口气,姜心山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真是太不科学了。”

      “怎么不科学呀?”

      “当然是刚才的事啊,莫名其妙的女孩,说的那些胡言乱语还有那.....”姜心山顿了一下,眼角瞟了下后视镜却没有发现人影,可自己明明听见了女孩的声音。

      猛的转头看去,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